EC怎么那么可爱那么好?!

呆八查/EC | Not human(十一 完结)

人是这个世界上最无法掌控的存在,他们总是让事情变得混乱无序,总要衍生出一大堆不遵循逻辑的繁复线程。

在一个短暂的瞬间里,David得出一个结论——任务结束,清空指令。

清空关于基地的一切,清空关于查尔斯的一切,甚至清空他作为David,从诞生直到眼前这一刻的一切,他将获得新生,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继续生存。

可他没有动,他跪坐在隔离墙的一侧,双手抵着没有温度的透明玻璃,怔怔的看着正在忍受病毒攻击与折磨的查尔斯,David知道那很痛,那是他亲手完成的病毒,迅速而残忍,绝不给被感染的变种人留半分生的希望。

查尔斯本来就苍白的脸颊,已经毫无血色,疼痛让他无法再保持微笑,他笑的很勉强,笑给David...

一对儿小可爱,新年第一天收到的,开心死了。

参照神仙画画的 @---小刀--- 太太的作品,艾瑞克:想不想一起发泄一下兽欲,链接在这里


拍照技术太破了,但是他俩太太太可爱辽~~

你好啊 2019

2018挺动荡的,没啥大事但又多又碎,ec故事写了不少,但都跟着情绪跑,浮躁的有,虎头蛇尾的有,不着边际没有逻辑ooc跑到没边儿的也有,临近年末的时候把去年这个时候立的flag悄咪咪删掉了,因为除了继续写故事,继续爱ec,其他的都没有实现😝今年不立了,就留一个:继续爱ec吧,这个太容易啦~ec多好多好多好啊,怎么可能不爱啊!

呆八查/EC | Not human(十)

“他在哪儿?”

不知是那恐怖病毒造成的血腥画面刺激了他,还是这前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恐怖行动激怒了他,亦或是,查尔斯知道,即便艾瑞克知道了一切前情之后,没有再问过David的事情,但他心里仍充溢着爱人被夺走,被洗脑,甚至爱上另一个男人的妒恨。

艾瑞克的声音听起来那么遥远而陌生,他站在查尔斯面前,双手几乎要捏碎了他的肩膀,愤怒的问,“不要再维护他了,查尔斯,他在哪儿?”

艾瑞克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查尔斯犹豫的眼神,难道他的心里还想着那个人,还怀念那些他们度过的日子?那种简单的……幸福的……他完全无法给予的生活?他恨David居然用变种人做实验,残忍的谋害了他们,他恨David居然如此明目张胆的...

呆八查/EC | Not human(九)

虽然不算车,但有屏蔽词,更新一小发。

图片,走你

随缘,二楼走你

呆八查/EC | Not human(八)

查尔斯的手指僵硬而痛苦的勾起,他迅速充血的双眼挣扎着望向艾瑞克,紧紧的抓住他的手臂,他张开嘴,像是有什么迫切的事要告诉艾瑞克,但喉咙里却只能发出竭力压制疼痛的抽气声。

艾瑞克惊慌失措的抱紧他,他不知道在这一刻查尔斯经历了什么,他只知道查尔斯一定痛不欲生,查尔斯的身体蜷缩在他的怀里,脸颊紧贴在他的胸口,那里已经被他额头沁出的冷汗打湿了。

“查……”话音未落,艾瑞克就仿佛被一道闪电击中了,他的大脑像翻滚喷薄的火山,灼热的岩浆顺着血脉流遍他的四肢百骸,艾瑞克咬紧牙关,他知道这火刑一般的体验来自于查尔斯,但他不能放手,他的手臂酸麻,身体忍痛已经接近极限,他突然双膝一弯,重重的跪在脚下的石头上,膝盖...

呆八查/EC | Not human(七)

暴风坐在地狱火的屋脊上,无声的注视着远处层层叠叠的阴云,漆黑夜色中,乌云静谧无声的堆积上来,像是把巨浪滔天、铺天盖地那一刻定格了。

从云层间银灰色的缝隙中,缓缓的落下雪来。

细雪无声,悄然落在万磁王的头顶。

万磁王伸出手掌,让一片小小的雪花落在掌心里,看着那片雪花慢慢融化,就像这里所有人的希望,凝结……又破灭……

暴风是个坚强的女孩子,她不会哭,却心灰意冷的让这十月的秋季,下起雪来。

在他身后的门里,他听到Jean极力隐忍的哭泣声,“我知道他是,他是,他是教授,我看到了……可是我唤不起他的任何记忆……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把他送回去?”

早知道会对x学院的人造成第二次伤...

呆八查/EC | Not human(六)

帕西做完最后一台手术,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他换好衣服,从医院大门走出来,虽然疲惫,但手术顺利的成就感足可以覆盖这些了,今天早上他的车胎被人扎破了,他估摸着是隔壁那个七岁男孩儿和他十五岁的哥哥干的好事,他对小孩子一向没什么抵抗力,即便再顽皮,他也会挖掘到他们身上的闪光点,然后觉得小孩子可爱到不行,所以没有通知社区保安调监控,他只是无可奈何的打了个电话,叫来拖车,把车子拖到修理厂去了。

这会儿,他不得不步行到地铁站,然后横跨差不多半个市区,返回自己的家,女儿应该已经睡了,妻子则很可能穿着那套性感的丝绸睡衣,一边读侦探小说一边等他回去。

就像这个世界上最普通最平凡的存在,他走在人潮涌动的纽约街头,...

呆八查/EC | Not human(五)

艾瑞克把查尔斯小心的放在床上,他不知道艾玛和Azazel是什么时候走的,他低垂眼帘,只看着那张陷在鹅绒软枕里的苍白脸庞,查尔斯正沉沉的睡着,轻柔的呼吸,一如往常,他的清瘦和虚弱让人心疼,可无论如何,他就在自己的面前,触手可及……

然而,艾瑞克却不敢,他的双手用力按在膝盖上,衬衫下面,结实的手臂已经肌肉虬结、青筋暴起了。

万一这是艾玛制造的一场梦……

他明知道艾玛绝对不敢。

这世上,敢跟他开这种玩笑的,恐怕就只有查尔斯了。

他还记得查尔斯看到他带着头盔出现在大宅门前时的神情,那么落寞的双眼,却仍在对他微笑,“我不会不经允许就进入你的脑海,老朋友。”

艾瑞克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查尔...

呆八查/EC | Not human(四)

“喂……”艾瑞克转身离开,查尔斯在身后突然叫住他,“你看起来很痛苦,也很愤怒,命运待你不公,你失去的远不只是一个朋友,对不对?”

艾瑞克站定,转身,查尔斯坐在轮椅里,脸上的笑容让他想起记忆里最深刻最温暖的烛光,查尔斯看着他的眼睛,柔声道,“痛苦和愤怒永远不会让你平静……”

艾瑞克震惊的握紧颤抖的手指,他仿佛看到查尔斯的灵魂,在这个与他一模一样的人身上复活了,正透过那双纯蓝色的眼眸,在另一个世界温柔、关切的看着他。

查尔斯轻轻的说,“痛苦是你的一部分,愤怒也是,让你抛开这些,进入全然的平静,你就不是你了……”

艾瑞克看着他,说道,“继续,查尔斯,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可以找到愤怒...

1 / 10

© pp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