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战警同人(EC AU)复仇(五)

汉克不够精明,但他不傻,他很惊讶于艾利克斯的洞察力,虽然对面那家伙此刻正歪着脑袋琢磨风扇在墙上打下的黑影,但双眼含着笑意,正在等汉克的答复,“你怎么知道我不开心?”汉克问道。

艾利克斯扭过头,汉克卸下了故作老成的职业面具,他仍然严肃,并且带着一些高傲的派头,但样子很可爱,绝对不像一名虚张声势的检控官了。

艾利克斯微笑着说,“职业病。”

汉克莫名其妙的问,“职业病?”

“因为有的人不开心就会杀人。”

汉克想起艾利克斯的职业,他是保镖,“也对……”他点点头,“你要保护别人。”

艾利克斯摇摇头,“不是别人……我只保护一个人。”

“查尔斯泽维尔?”

这次艾利克斯点点头,“是的。”

“保镖也不好干……”卸下伪装,简单的交流,让汉克放松下来,他靠在椅背里,不再扮演什么超级记者的角色,轻松的语气,就好像谈论一个正常的职业那样,说出这句话,“……挺危险的。”

艾利克斯摊摊手。

汉克以为艾利克斯没听懂,强调了一下,“得拼命呢!”

艾利克斯淡淡的说,“拼命无所谓。”

“那什么才有所谓?”汉克好奇的问道。

“大多数时候必须杀了对方……”艾利克斯回答说。

汉克这才突然想起,坐在他面前的并不是简单的保镖,黑手党的保镖,意味着,他的身份,更多的应该是名杀手才对。他顿了顿,对面的艾利克斯不再看他,他低着头,左手的拇指摩挲着右手手指关节间的老茧……汉克在手里悄悄的比划了一下,发现那个关节正是扣动扳机的位置。

“你为什么走上这条路?”他们转了一圈,又回到最初的问题上,但两个人的距离似乎已经没那么远了。

艾利克斯低着头,轻轻的说,“是我自己选的,我知道我是什么人,也知道我该走什么样的路……”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汉克问道。

“二十多年前了,我九岁的时候。”

汉克讶异的盯着艾利克斯,“你才九岁……怎么知道什么样的路是对的?”

艾利克斯抬起头,深沉的目光似乎穿透了汉克的心,“你现在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吗?……有很多事情比对或错更重要。”

“我不懂你的意思。”汉克摇摇头。

“恩情,友情,道义,还有……”每说一个词,艾利克斯就稍停片刻,每一个词都对应着记忆中的一个人影,直到他说到第四个词,那道人影突然变得模糊,艾利克斯只看到了一双眼睛……他停住了……汉克觉得艾利克斯的眼睛似乎穿过了他的身体,直接看向他身后的那堵墙上。

“还有呢?”汉克问。

“……没有了。”艾利克斯回答说。

“可是,我还是不明白……”

艾利克斯收回空茫的视线,他看着汉克,问道,“你不介意我从二十多年前开始说吧……”

汉克点点头。

艾利克斯叫身后的史密斯给自己和汉克分别倒了杯水,这才定了定神,把记忆拉回到二十多年前——他走进泽维尔家族的那天。

“我出生在贫民区……”艾利克斯抬起头,看着汉克,汉克在艾利克斯的眼中看到了寒冰一般的冷漠,“在我出生的地方没有对与错,只有强与弱……我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但在我的世界里,只有一个极其单纯的法则——弱肉强食……我偷了帮里的毒品去换钱,我的父亲会为了赏金出卖我,直到现在我都不会怪他,他是坏人吗?不!他只是要在那个世界里生存下去,错的是我,是我自己把事情搞砸了。”

汉克搓着手,他感到愤怒,出卖自己儿子的父亲,“那是他的错!你是他的儿子,他的责任是保护你!”

艾利克斯微微一笑,“他错了,那又能怎样?在贫民区里,过分的道德感只会让人变得软弱,没有任何意义。”

汉克哑口无言……不得不承认艾利克斯说得对,他突然发现,如果说自己是生活在白昼里的人,那么艾利克斯就是生活在夜晚里的人,在明朗的日光下,道德能够约束人们的言行,让生活得以继续下去,而在暗无天日的黑夜里……那是他没见过,也看不懂的世界。

艾利克斯接着说,“后来我犯了点事,被送进感化院……”他望着汉克,突然咧开嘴,笑了,“那里大概是个你更无法接受的世界……”

汉克问道,“何以见得?”

“那里都是孩子,最大的也就十几岁,你知道孩子最可怕的地方是什么吗?”

汉克没说话,他皱起眉头,看着艾利克斯。

“他们会不为任何原因的欺负更弱的孩子,如果说他们能从中得到什么,那大概就只有乐趣而已……我进去的时候只有八岁,而且严重的营养不良,瘦的皮包骨头……还好,我在那里遇到了波比。”

“你说的是查尔斯泽维尔的法律顾问,罗伯特?”

艾利克斯赞赏的点点头,“看来你做了功课了……没错,我们都叫他波比。……感化院里,没人敢惹波比,因为他的父母是为布莱恩泽维尔而死的,所有人都知道波比迟早会被泽维尔家的人带回去,我那时候很担心,因为波比是我唯一的庇护者,如果他走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离开感化院……还好……”艾利克斯笑道,“当布莱恩泽维尔派人来领走他的时候,他也带上了我。”

“那天,是我第一次走进皇后大道……”

艾利克斯的思绪回到二十多年前的皇后大道,那一天拥有他记忆中最明媚的阳光,最清澈透明的蓝天,他们在社区大门外下车,步行穿过浓密的棕榈树下的林荫路,一幢幢精巧别致的别墅错落有致的分布在主路两边,在靠西侧的别墅后面,隐隐有水声传来,他觉得那里应该有一条小河——后来他验证了自己的想法,只是那条河比他想象中要宽的多。别墅门前的草坪上,有七八个孩子在玩耍,但是敏感的艾利克斯却始终有种被窥视的感觉,他频频向几幢别墅的窗口瞄过去,树木的浓荫阻碍了他的视线,但他也发现带他们回来的人向他投来惊诧又赞叹的目光。

直到他们走到社区的最深处,一幢更大更气派的房子前,三个孩子正并排坐在门前的一棵大树上,边吃果子边盯着艾利克斯和波比看。

“埃里克,迪克兰!你们又带着查尔斯爬树……”

话音未落,那个叫迪克兰的孩子立刻大声的叫道,“放心吧,雅各布叔叔,我们会保护好查尔斯的。”他的确从始至终都小心翼翼的扶着那个最小孩子的肩膀,就像一个牢靠的安全带,“是啊是啊,雅各布叔叔,你看,我掉不去的。”那个叫查尔斯的孩子一边啃着手里的苹果,一边左右扭动屁股,以证明自己是牢牢的钉在大树上的,他心无旁骛的扭,旁边的迪克兰立刻紧张兮兮的更加用力的按牢他。

其中最大的那个孩子两腿一伸,从树上跳了下来,他来到波比和艾利克斯面前,靛蓝色的眼睛在他们脸上扫过,伸出手,对波比说,“你好,罗伯特,我叫埃里克。”

波比也友好的伸出手,与他握了握,但很奇怪的问道,“我们见过?”

雅各布也奇道,“埃里克,你怎么知道他就是罗伯特?”

埃里克不屑的翻了个白眼说,“雅各布!我们都见过罗伯特的父母,他的眼睛颜色跟罗伯特叔叔一模一样……”

“我是你爸!埃里克!别叫我雅各布!”

埃里克白了他一眼,转过身,仰起头,对着大树上的孩子露出笑容,“下来,查尔斯,认识一下新朋友。”

“好!”查尔斯露出一口漂亮的小白牙,从树杈上站起身来,张开双臂就要往下跳……

“危险,别跳……”雅各布的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查尔斯毫不犹豫的跳了下来,埃里克从容的伸开双臂接住了他,然后一直护着查尔斯的迪克兰也从树上跳了下来。三个人配合的亲密无间,就好像这是他们做过无数次的事情……

雅各布指着埃里克“臭小子!等我回去收拾你!”

查尔斯从埃里克的怀抱里跳出来,笑嘻嘻的对埃里克说,“你完蛋了,臭小子。”

然后三个孩子一起来到波比和艾利克斯面前,雅各布指着波比说,“这是波比……”波比对他们点了点头,指着艾利克斯说,“这是我的朋友,艾利克斯。”

“艾利克斯……”查尔斯对艾利克斯伸出手,一双海蓝色的眼睛弯成了一汪秋水,“我是查尔斯,你几岁?”

“八岁。”艾利克斯看着查尔斯的眼睛回答说。

“我七岁……”查尔斯笑眯眯的说,“这是埃里克,十一岁,这是迪克兰……六岁!”

“去你的,查尔斯……”迪克兰轻轻的推了一下查尔斯,“我也八岁了!”

“罗伯特……”埃里克插话道,“没记错的话,你应该十岁了吧?”

“是的,你们叫我波比吧。”

艾利克斯打量着面前的三个新朋友,他们的穿着干净、体面,他们眉目明朗,每一个都很英俊漂亮,他们与贫民区的人不同,他们与感化院的人也不同,他们来自一个温暖的,没有饥饿没有寒冷的世界……十一岁的埃里克,有着与年龄不符的锋利目光,悠然自得的站在那里,隐隐透出一些令人臣服的威严风范,八岁的迪克兰,是几个孩子中最漂亮的一个,他应该有一些意大利血统,五官轮廓很深,眉眼细长,乌黑的眼睛,乌黑的头发,艾利克斯注意到,迪克兰始终注意着查尔斯的一举一动,似乎在保护他,但那目光中除了一些童真,还有些更加深沉而忧郁的东西……七岁的查尔斯,不像埃里克那样夺目,不像迪克兰那样漂亮,却是最令人移不开目光的一个,还带着婴儿肥的小脸蛋儿,可爱的好像能掐出水来,还带着苹果汁的嘴唇,粉嘟嘟的闪着健康的光泽,尤其是一双蔚蓝色的大眼睛,宛若一片安静的大海,让人莫名的安心和舒服。

……

汉克注意到艾利克斯眼眸中的笑意,他第一次见艾利克斯露出这么温存又真实的笑容,“五个人从小一起长大,这份友情真让人羡慕……”汉克发自内心的说,汉克从小就是个孤僻的小孩儿,他聪明而瘦弱,这似乎已经成了一个会被孤立甚至被欺负的标签,还好他有一个温暖和睦的家庭,庇护着他的成长和他的骄傲。

艾利克斯说,“不,是四个,波比只跟我们在一起住了一个星期。”

第一章皇后大道

雅各布带着艾利克斯和波比来到大宅门口,按响门铃等待佣人过来开门的时候,他回过头,向埃里克喊道,“带查尔斯和迪克兰去咱家吧,埃里克,莉莉安做了查尔斯爱吃的小甜点。”莉莉安是埃里克母亲的昵称,埃里克闻声,笑眯眯的把身后的查尔斯拉出来,佯装嫉妒的在父亲面前捏查尔斯肉嘟嘟的脸颊,“又是给你做的,又是给你做的!”查尔斯笑嘻嘻的在草坪上跳来跳去,躲避埃里克,迪克兰则跑过去一手阻止埃里克,一手把查尔斯保护起来,查尔斯跳到迪克兰的身后,越过迪克兰的肩膀向埃里克龇着牙齿,露出一口漂亮健康的小白牙……午后清爽又慵懒的阳光照在他们身上,恍惚间,艾利克斯觉得自己仿佛已经身在一个完美的世界里了。

然而,当泽维尔家的那扇大门在他面前缓缓打开,当他真的在这里度过了整整一年心惊胆战的生活之后,……当他知道了更多关于这三个俊美少年背后的故事之后,他彻底明白了一件事——在这个世界上,其实不存在所谓“完美”。

汉克的情绪、表情随着艾利克斯的讲述不停的变换,在早已习惯了隐忍和猜忌的艾利克斯面前就像一只单纯好糊弄的小白兔,这令一向不爱多废话,深信废话不如拿枪突突更痛快的艾利克斯深感——太好玩儿了。这半天,几乎透支了他半辈子的讲话量。

已经深深入戏的汉克猛然听到“心惊胆战”四个字,不禁打断艾利克斯,问道,“泽维尔家那么恐怖?连你都觉得心惊胆战?”

艾利克斯摇摇头,“不,不是你想的那种恐怖。”

皇后大道其实并不是一条街道,而是一座隐藏在繁华的纽约城中的奢华社区,拥有大概三十几座风格各异的大小别墅,她看似隐藏在一片小小的城市丛林之中,却恰恰与彼时方兴未艾的华尔街隔河相望,布莱恩泽维尔刚一回到美国,便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与这片社区紧密的连接在一起了。

起初,他只购买了社区最靠里的十余座建筑,供自己的亲信和一些手下居住,他下令重修了社区背后那条大河的观景道,更多是出于安全考虑,因为一旦皇后大道遭遇威胁,他们需要一条可以运载大量兵力进出的道路——以及可以随时逃亡的通道。直到三年后,布莱恩唯一的继承人,查尔斯泽维尔出生,初为人父的布莱恩泽维尔决定买下皇后大道社区中的全部三十多座房产,彻底把皇后大道变成一座固若金汤的军事堡垒。

当然,住在皇后大道的人,能够一直与赫赫有名的黑手党头子——布莱恩泽维尔做邻居的人,也都不是一般人,兼具大富大贵和难能可贵的勇气,布莱恩泽维尔对他们相当敬重和钦佩,他决定向邻居们好好表达一下这份感情。

于是在查尔斯泽维尔三岁那年,皇后大道发生了一场震惊美国政界以及全境黑手党界的黑帮交火事件。

交火双方是——布莱恩泽维尔的心腹手下,雅各布兰谢尔;以及——雅各布兰谢尔的亲密朋友——库珀多梅内克……

“库珀多梅内克?”汉克反复咀嚼了两遍这个名字,他总觉得这个名字很是耳熟。

艾利克斯叹了口气,刚刚还夸汉克功课做的不错,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打回原形,即便不了解黑手党头目布莱恩维泽尔的掌故,看过一些财政新闻也该对这个名字很熟悉了吧,他说,“库珀多梅内克就是迪克兰多梅内克的父亲……”

汉克“哦”了一声,但还是皱着眉思索着,这个名字他是在哪里听说过呢?

艾利克斯习惯性的搓着手指上因常年握枪而形成的老茧,说起了那个惊心动魄的夜晚。

那天晚上,河边的观景道真的变成了运兵道,十余辆黑色面包车趁着夜色,游蛇一般,悄悄的开进皇后大道,随着一声划破夜空的枪响,呯呯砰砰的枪声从四面八方的树丛里响了起来,一颗燃烧弹陡然照亮某位议员家的前门,接着皇后社区的主路上不知什么东西开始燃烧,火势蔓延,烟雾四起,伴着或沉闷或高亢的枪声,二十分钟后七辆警车被路障挡在皇后大道之外,就在警方设法拆除路障的时候,几颗手榴弹被引动了,社区里响起了剧烈的爆炸声,所有的别墅都在爆炸声中颤动了几下,相信住在别墅里的人的心颤动的更厉害……就在警车晃动着红蓝警示灯尖叫着冲进社区时,黑色面包车早已顺着宽阔的观景道绝尘而去……布莱恩、库珀和雅各布穿着睡衣,挠着头发从房子里走出来,雅各布打了个哈欠说,“难得老婆孩子都出去了,我们三个老伙计打会儿牌,外面怎么这么热闹?”

这场血腥的交火,最终带来了三个结果——

第一个结果,当天晚上警方从皇后大道上抬出了十几具尸体——经过后来的确认,这些尸体,有的是布莱恩组织中的叛徒,有的是布莱恩的死对头,有的……则是警方安插在布莱恩身边的卧底……他们的致命伤全部是自斜上方射入后脑的子弹,这是典型的黑帮处决手法,这个结果令警方大为光火,但苦于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当晚的交火与黑帮处决有关,这样一只老狐狸,怎么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的家门口?而且,神通广大的布莱恩几次斡旋,纽约警方接到了更高层的指示——这件事到此为止,就当没有发生过……

第二个结果,雅各布输给了库珀十万美金……因为调兵遣将的能力略逊一筹,输掉了这场战略演习。

第三个结果,第二天一早,十几个地产经纪蜂拥上门,他的邻居们希望自己在皇后大道的房产能在布莱恩这里买个好价钱。布莱恩当然一一满足,他的出价整整高出市价的一倍,用以安抚这些被吓破了胆的邻居们。

至此,皇后大道的大门口搭起了私人门禁,最外侧的两幢别墅被改造成瞭望塔,艾利克斯从进入皇后大道开始察觉到的窥视感,正是六名守在窗前的狙击手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他的脑袋……

艾利克斯和波比并肩走进大门,雅各布在前面带路,在维泽尔家的大宅内部,艾利克斯感觉到了一种沉重的肃穆,这里的每一样陈设每一扇厚重的门都让他产生一种压迫感,相比之下,波比倒是淡定很多,直到很久之后,艾利克斯才明白为什么他会与波比有不同的感受——因为波比早就打定主意,不会留在这里,而他——他害怕——他害怕不能留在这里……

他们穿过狭窄逼仄的走廊,顺着楼梯向下,其实,那条走廊两边都是明亮的舷窗,柔曼的轻纱窗帘束了起来,阳光充足而明媚,至于狭窄?艾利克斯与波比并肩行走,两边再多加两三个一样大的孩子也不成问题,只是,在那个时刻,对于惴惴不安的艾利克斯来讲,任何东西都可以把瘦小的他碾压成碎片……那时候,他的心,才是真正的逼仄而湿冷。

在宽敞的地下书房里,他见到了黑手党中的传奇人物——布莱恩泽维尔,布莱恩那时候已经不年轻了,深深的皱纹爬满了他的额头,但他的眼神是深邃而锋利的,即便在龌龊阴暗的贫民区中长大的艾利克斯,对上那样的目光也不禁打了个寒颤,雅各布走进书房,便一屁股坐进沙发里,坐在他旁边的,正是布莱恩的另一个亲信——库珀,靠近门的位置,站着雅各布的忠实手下——埃布尔。

“不是只有罗伯特吗?你怎么带回两个孩子?”深色头发的库珀微笑着问道,讲话时带着浓浓的西西里口音。这让艾利克斯想起关于布莱恩的传闻。

汉克坐在艾利克斯对面,挠挠头,有点尴尬的打断他,“你说什么传闻?”

艾利克斯回想自己的前半生,上一个这样打断他的话头的人,好像被他直接用机关枪突突了,而上一个,令他真诚的耐心以对,去解释每一件事、每一个细节的人,应该就是查尔斯泽维尔,不知他这会儿怎么样了?

……

在二十世纪最初的几年里,泽维尔家族因为同情爱尔兰独立运动,被英国皇室驱逐出境,他们辗转抵达亚平宁半岛的西西里岛,在那里布莱恩结实了当地人库珀和在那里出生的美国人——雅各布兰谢尔,三个人在西西里很快闯出一番天地,积聚了难以想象的财富,几年后,西西里无法满足他们逐渐膨胀的野心,他们决定去美国碰碰运气,布莱恩带着他的妻子,雅各布带着妻子和儿子埃里克,库珀同样带着他的妻子和儿子迪克兰,一同来到了美国……

汉克问道,“迪克兰现在在哪里?新闻里好像没有提?那天他也在爆炸现场?”

艾利克斯的面色一冷,接着,他搭在桌面上的手掌紧紧的握了起来,健壮的手臂上暴起一条条的青筋,看起来既愤怒又痛苦,他摇摇头,“我现在不想提那个人……”

汉克还想追问,但他咬咬嘴唇,及时制止了自己的好奇心。

艾利克斯对布莱恩的发家史也不甚了解,简单的说了几句之后,他的思绪又回到那天的书房会面,他以为那个时候是决定他一生的瞬间,然而,其实并不是。波比向所有人介绍了艾利克斯,艾利克斯留意布莱恩的反应,他想知道布莱恩对自己的态度,但布莱恩只随意的看了他一眼,就把视线移到波比身上去了。艾利克斯知道,波比淡定从容的态度赢得了书房里每一个人的心,所有人都不再注意艾利克斯,没人表示出对他的丝毫兴趣——那时候,年幼的艾利克斯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他隐隐记得,波比当时说,他的父母因黑手党而死,不管他们是不是死得其所,他本人都不想再跟黑手党有任何瓜葛,布莱恩希望他再考虑一下,他可以收他为教子,但波比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一个星期以后,布莱恩把波比送到一个朋友家里寄养,波比之后上了大学,学了法律,立志成为一名优秀的律师——这都是艾利克斯后来才知道的,他与波比的第二次见面已经是将近二十年后发生在大学门口的那次大爆炸之后的事了……

波比离开后,艾利克斯像游魂一样在泽维尔家的大宅里游荡了整整一年多的时间,布莱恩派人给艾利克斯安排了房间,不问他是否想要住下,不问他有什么打算,艾利克斯经常躺在房间里的床上发呆,有时候到院子里走走,他不擅长与人交往,尤其是像查尔斯他们那样,养尊处优,丰衣足食的孩子们,他远远的看着他们,不肯走近,他坐在三楼卧室的窗台上,下面是缓缓流过的河水,粼粼的波光明晃晃的有些刺眼,埃里克、迪克兰和查尔斯正坐在堤坝上钓鱼,查尔斯是个闲不住的孩子,他叽叽呱呱的一边说一边笑,艾利克斯看到迪克兰小心翼翼的挪到了查尔斯脚边的位置坐下,以防他不小心滑到河里去……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艾利克斯走过去,是佣人过来给他送午饭了,艾利克斯接过来,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赖在别人家里的流浪狗,然而……在这所奢华的大宅里,谁不是寂寞的呢?他端着餐盘,回到窗台前,发现查尔斯已经靠在埃里克的肩膀上,好像睡着了,迪克兰在他们身后,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查尔斯身上,埃里克抬起头看着迪克兰,拍了拍自己身侧的草坪,迪克兰走过去,坐在埃里克的身边,两个人低着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片刻之后,埃里克伸出手臂,搭在迪克兰的肩膀上……迪克兰的肩膀在轻轻颤抖,看起来像是在抽泣……

在艾利克斯走进皇后大道的第三个月,这座在他眼中阳光绚烂,宛如完美世界的社区便土崩瓦解了。


评论(3)
热度(31)

© pp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