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玩的事

(EC AU)亚特兰蒂斯之刃(六)更新中

(各位亲爱的小伙伴,剧情里面的学术相关、历史相关内容全是作者胡编乱造,千万表当真,表较真,谢谢。)


第一章 Jean Grey

2003年8月 智利 帕赛兰

帕赛兰这个称呼来自这座岛屿最早的征服者——荷兰人,帕赛兰在荷兰语中意为复活节,这个称呼随着欧洲殖民者的不断到来广为人知,然而,这座大西洋上最为神秘,也极为孤独和贫瘠的小岛上的原住民,则称呼它为——赫布亚,意为世界之脐。

历史学家都认为这源于一个保守而闭塞的民族的认知局限性,这很好理解,在古老的中国文明中,还认为在广袤的大陆之下,有一只类似乌龟一样的神兽,几乎在全部古代文明的记载中,人们都认为自己处于世界中心,甚至处于这个世界的唯一一块陆地上……但是Jean Grey却知道,在距离考古纪年之前更加遥远的时代,或者可以称之为史前文明时代,复活节岛的确无愧于世界中心这一称号。

Jean Grey踩着一双深色高帮工装靴,从帐篷里走出来,充满咸腥味儿的海风迎面扑来,Jean把衣领拉起来,把头埋了进去,红色的鬈发在狂风中飞舞,她眯着眼睛打量着不远处那些隐没在黑暗之中的巨大石像,石像面朝大海,庄严而静默的凝视着虚无的远方,万丈高空,繁星点点,这是在城市的烟尘与霓虹灯背后被隐藏起来的既伟大又普通的风景,遥远的海滩上,传来惊涛拍岸的隆隆声,这一切却在风拂过草丛的低啸声与远处灯塔那束雪亮而安静的护航灯中,显得苍凉又沉重。

激烈的争吵声从她身后的帐篷里传出来……Jean无奈的抿起嘴唇,苦笑,Scott和弗莱明这对冤家,只要教授不在场的情况下碰到一起,就一定会吵起来,争吵的内容无外乎两个古老派系争论了几个世纪的问题——当罪恶遍布世界,生存与毁灭,哪一个才更有意义?

Jean虽与Summers同属一派,但她并不认同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她当然不是什么骑墙派,只是她有太多的疑问,从十六岁被告知家族使命拿到圣殿骑士手卷,她就疑虑多过荣誉,那些在家族中其他骑士脸上洋溢的骄傲与光荣,她从未感受到过,经过岁月洗礼和战火焚烧的手卷残旧不堪,只靠这个就相信在偌大的地球上,在芸芸众生中,一个人类的觉醒就可以摧毁这生生不息的文明——Jean做不到……整个派系的各大家族中,也只有Jean始终不相信。

从十六岁之后,Jean遍访骑士家族,拼凑各家视若珍宝的手卷,希望能够还原所谓圣殿骑士,所谓亚特兰蒂斯的真相,也正是在这个过程里,她认识了Scott,Scott是个英俊、单纯的男生,他很聪明,为了接近Jean,接近他们的守护对象,能轻而易举考上斯坦福,并打入斯坦福历史最悠久的兄弟会,可见这个男生情商、智商都超出常人,但他的固执和对家族使命的盲目忠诚也每每让Jean感到头痛……

Jean低着头,逆风而行,她本想离开帐篷憋闷的空气,吹吹海风,梳理一下烦乱的心绪,但这会儿只觉得心烦意乱,不知道这与她所在的地方有没有关系?——从十六岁到现在,Jean从没放弃过研究亚特兰蒂斯,但因为史料太少,手卷残破,又掺杂了太多人为编纂的东西,这些年,她做出的唯一可以算得上符合历史逻辑的东西就只有一张历时七年,拼凑出来的亚特兰蒂斯地图,地图上的亚特兰蒂斯拥有绵长、舒展的海岸线,起伏的山峰,处于大陆边缘的一座火山甚至超出庞贝古城的规模,而这座神秘大陆的中心——正是复活节岛,地球的中心,平整温润的大西洋之脐……根据手卷的记载,亚特兰蒂斯覆灭于火山喷发……之后整座大陆下沉,只残存复活节岛这一块土地,但是如果继续追溯,这块可以完全颠覆大陆板块学说的,仿佛从外太空坠落到地球上的大陆又是从何而来,则是一项极其困难的工作了……

Jean叹了口气,抬起头,发现自己居然来到了Xavier教授的帐篷,她探头向里面望了望,教授正伏在一块临时被当做桌案的大石块上写东西,旁边摆了一盏光线黯淡的户外灯,Jean拢住双手,围在唇边,大叫了一声,“教授!”

Xavier教授甚至没有抬头,只匆匆的答了声,“Jean?进来……”

Jean掀开厚重的门帘走了进去,教授的手边放着一摞字迹潦草的笔记和照片,正在把今天考古队的进展誊录到本子上,“等我一下……”教授的声音低沉而温润,即便一句无关紧要的话,都能让人放松温暖起来。

Jean在离教授不远的地方找了块毯子,盘膝坐在地上,教授的帐篷比他们这群年轻学生的帐篷要小一些,但东西却只多不少,书本、纸张、照片、相机、紧急照明工具、急救包和几大箱子的考古工具,这些东西有条不紊的摆放着,Jean想起Scott和弗莱明混乱不堪的男生宿舍,不禁笑了出来。

Xavier教授专心致志的忙于整理笔记,Jean的出现丝毫没有打乱他的节奏,Jean仰头去看,教授的脸庞在朦胧的光晕中……虽然他是自己的教授,但毕竟还只是个27岁的年轻人,脸部线条柔和而饱满,下巴尖俏,优美动人——Jean很少在男人脸上见到这样的颌骨线条,该怎么形容,很柔媚,却绝不阴柔,教授的肤色在白色人种里也算是白的了,这从他裸露出来的脖颈就能看出来,但干这行的,风吹日晒,哪有几个皮肤好的……教授算是例外,是天生皮肤底子就好的那种了。Jean隐隐觉得羡慕,又对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她抱住膝盖,突然想,教授的孩子——也就是下一代她需要守护的Xavier会继承多少教授的美貌基因?

一阵惶恐袭上她的心……教授……Xavier家族……到了教授这一代,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这里面有多少是骑士家族酿下的祸根呢?

圣殿骑士与刺客兄弟会这两个斗了千百年的派系都秉承各自的信条,都认为自己是正义的一方,刺客兄弟会为了唤醒所谓Xavier之血,无所不用其极,甚至把Xavier家的人豢养在监牢里,实施各种残忍至极的实验和仪式,让他们生不如死,而圣殿骑士则负拼尽全力,在每一个时代围剿刺客兄弟会的血脉,以终止Xavier之血苏醒的可能性……但在极端时期,有的骑士认为终结争斗的唯一办法是让Xavier家族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于是他们四处搜捕、屠杀Xavier,在这段时期,刺客兄弟会反而成了Xavier家族的救星……

双方把各自的信仰强加在无辜的Xavier家族头上,这直接导致本来遍布欧洲,人丁兴旺的Xavier如今只剩下Charles Fransics Xavier一人……也大概是冥冥之中因果循环,刺客兄弟会与圣殿骑士两支力量也风光不再,走向没落……或许……是时候和解了,就像弗莱明与Scott,在冷兵器时代刀剑相向的两派人……正在帐篷里吵架……吵累了,他们会气咻咻的回到各自的床上关灯睡觉……

Xavier教授大笔一挥,落下最后一个单词,然后站起身来,他伸开手臂,抻了抻僵硬的肩膀,向Jean微笑着问道,“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

Jean站起身来,转到Xavier教授的临时书桌前,拿起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刚从海里打捞上来的巨大石箱,石箱其实只是个笼统的说法,因为这个东西更像是一个中空的石头器皿,上面盖了一个厚厚的石板,复活节岛科考队的深海探测工作在近些年里一直断断续续的进行,保存在大英博物馆的那座复活节岛雕像在最新科技的全息扫描中发现了更多线索与证据,所以已经全面完成复活节岛陆地考古工作的考察队希望能够在海底发现更多刻有图绘的雕像……而这座石箱,就在一个半月前,突然凭空出现在他们的水下探测器中……

石板被石箱压在下面,科考队发现两者之间没有任何黏合处理,也就是说,在打捞过程中,任何一点闪失,都会让箱子里的东西掉落出来,鉴于这石箱出现的如此神秘而离奇,科考队也希望能够极尽谨慎的处理它。他们向Xavier教授的团队发出邀请,然后一边对石箱进行就地拍照取证,研究其外部的精妙纹饰与周边遗址特征进行比对,一边耐心的等候斯坦福大学提供的先进仪器……当然,还有资金……

Xavier教授的团队抵达后,协助他们制定了周密的打捞方案,花了整整半个月的时间,小心的把一块高密度金属板插进石板下方,之后,为了以防万一,又对石箱本身进行了密封处理,Xavier教授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研究出非常状况下的第二套方案,这才最终决定,把这个石箱捞出来。

Jean举着照片,放在灯光下,向Xavier教授问道,“这个东西太诡异了,您确定要把它带回咱们的实验室?”

Xavier皱了皱眉,走过来,接过Jean手里的照片……他指着照片上的一个暗角,问道,“你看这是什么?……我总觉得这东西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Jean这几天一直忙着帮教授整理科考队的比对文件,没有特别关注过这个石箱,见教授问了,便探头过去仔细看——一看之下,不禁大吃一惊——石箱的一角恰好在背光处,所以有些模糊,但那个图案,Jean太熟悉了,照片的像素再低,她也立刻能够认出来——那是三面神像——

Jean不自觉的按住胸口,确认项链还在衬衫里面,但狂跳不止的心让她讲起话来都有些结结巴巴,“这……这是……我不知道……太模糊了……”

教授关切的看着她,“你没事吧Jean?”

Jean摇摇头,平复心里的波动,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若无其事,半认真半开玩笑的问道,“教授,您觉得这东西会不会跟亚特兰蒂斯有关?”

Xavier教授被她这个问题问的一怔,突然大笑道,“你不会被那两个小子影响了,也想做那片虚无大陆的研究吧?弗莱明当年的论文开题就选了个亚特兰蒂斯,被我毙掉了……”

Jean插口问道,“如果亚特兰蒂斯真的存在呢?”

Xavier教授双手撑住“桌面”,轻轻一跃,稳稳的坐了上去,他摇晃着两条腿,调皮的看着Jean,“证明它,Jean!如果你相信,那就证明它,我从没否认过亚特兰蒂斯的存在……”他眨眨眼睛,笑着说,“当然,也没承认过。”

Jean看着教授的眼睛,纯净而透明的蓝……那一刻……其实在他们以师生关系亲密相处的几年间,有无数次,看着那双温暖真诚的眼睛,她都几乎要破口而出,关于Xavier之血,关于骑士与刺客……但她忍住了,她只希望她的教授,平静的过完这一生,娶妻生子,儿孙绕膝……有些事,不知道,大概才是最好的……

Jean在呼啸的海风中,回到自己的帐篷,Scott正焦急的站在帐篷门口张望,见她回来,忙迎上来问道,“你去哪儿了?”

Jean柔顺的靠进他的怀里,“我去教授那儿了……”她犹豫了一下,想把三面神的事告诉Scott,但转念一想,他和弗莱明迟早会知道这件事,不如过了今晚再说吧,于是继续说道,“把整理好的资料交给他。”

Scott揉揉她的头发,把她带进帐篷,弗莱明也还没睡,见Jean回来,面无表情的转过身,倒了杯热水,递到Jean面前……“喝吧……”他冷冷的说。

Jean抬起头,道了声谢,她看着Scott和弗莱明,脑海里不断浮现出照片上的三面神,神像上那只深不见底漆黑的独眼慢慢的在她的脑子里化为一个深不可测的漩涡,把他们三个人,还有Xavier教授一同卷了进去……


评论(2)
热度(9)

© pp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