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玩的事

(EC AU)亚特兰蒂斯之刃(八)更新中

第三章 Eric Lehnsherr伯爵

Eric醒了,他揉着疲倦的双眼,一道明亮的光线刺痛了他的眼睛,就像每一个在梭伦堡醒来的清晨,他的卧室没有窗帘,他喜欢被第一缕阳光唤醒,然后换下亚麻睡衣,穿上舒适贴身的长衫、长裤,打好手腕和小腿上的绑带,蹬上一双柔软黑亮的牛皮靴,大步流星的从卧室里出来,飞快的跑下旋梯,脚步轻快,像一只敏捷而灵活的猫,梭伦堡平坦柔亮的草坪上摆放着他练功必备的木人、石桩,驯马所需的板障、围栏,城堡的仆人们端着盛着熟食、热气腾腾的瓦罐穿过草地,快乐的与他们的伯爵打招呼,Eric才到门口,刚刚还在院子里笑闹的一群女孩子就迎了上来,把清凉的井水和还带着阳光气息的毛巾递上来,Eric对她们微笑,然后简单的梳洗,从仆人手中接过自己最爱的一匹白马,皮鞭一扬,白马猛的抬起前蹄,向不远处的树林里跑去……初晨的阳光丝丝缕缕的抚摸着草地和油亮的树叶,身后是梭伦堡每天清晨的欢声笑语,噼噼啪啪的砍柴声夹杂其间,空气里除了清新的瓜果香味儿,还有一股烤面包的淡淡甜香、发酵奶酪的浓厚腥甜……

可是,今天不同……Eric睡得很不好,他的身体轻飘飘的,脚下虚浮,两条腿都用不上力气,他想撑住床垫坐起身来,可是手里好像攥了一团棉花,用不上力气……好像突然意识到什么,Eric猛的张开双眼……却发现自己原来已经是站在地上了,而这里……并不是他的梭伦堡……Eric想起那个梦——莫恩堡地宫里的尸体军团,插满钢针的躯体……爆炸的火光,安吉第一次拥抱自己……也是他们之间的最后一次拥抱……在最后一刻奋力为自己谋求生机的兄弟们……

那不是梦!不是梦!

Eric握紧双拳,几乎把自己的嘴唇咬碎了……然而,他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握紧拳头,他站在地上,脚下却根本没有任何感觉,就好像自己……是漂浮在空中……

他心头一慌,低头去看……何止他的脚,他的身体就正漂浮在半空中……而且,穿过自己的胸膛,他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身后密密麻麻,高及屋顶的钢板架子——他是透明的!……

Eric几乎被这个惊人的发现击倒,一双冰冷的铁手紧紧的擭住了他的心脏,他喘不上气来,他像一个溺水的人,想要呼吸,周围的空气就像寒冷的冰水灌进他的肺腔……Eric觉得自己就要死了……等等……他这不就是死了吗?他——他变成了一个没有实体的幽魂?……

Eric尽力平复情绪,他把注意力集中在身体的每一个关节上,他慢慢的转过身体,慢慢的转圈,他抬起手臂,然后屏住一口气,让自己下沉……他在轻飘飘的下降……他感觉自己已经落到地面上了,可是,低下头,他却发现,自己的膝盖以下全部浸没在地板里……

他失去空间感、失去时间感,他长久的漂浮在半空中,落下,再升起来,再落下……他观察着四周的情况,他想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他看到一个泛黄的石头一样的东西,像是个巨大的象牙,他又看到一个黄土烧制的石板,上面刻着奇怪的图画;一个石头棺椁,Eric发挥自己现在仅有的能力,把头探了进去,里面有一具缠满绷带的尸体……尸体?……Eric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说了声“嗨!”,但那东西似乎并没有灵魂出窍的意思……Eric还在这间屋子里找到了一柄金子制成的权杖,一个看起来极为古老的头骨……他想了想,决定放弃跟这个头骨打招呼的打算……再之后,他开始注意自己周围的东西——他看到了弗莱明用来保护自己的石座……石板已经被移开,石座里空空如也……等一等……Eric突然蹙起眉头,他的身体呢?……他好不情愿管那叫——尸体……

Lehnsherr伯爵索性坐在地上,庆幸的是,他学会了控制这个轻飘飘的——不知是什么玩意儿的东西……他的灵魂?真有趣,灵魂还披挂着当初的那套衣服,兜帽还在脑袋上……他不知道该怎么摘掉它,反正他也不觉得热,带着就带着吧……袖剑呢?也还在……只是他的肌肉无法用力,更别说扣住袖剑上的机关,他真想知道袖剑会不会也像自己的灵魂一样变得虚无缥缈?……想到这儿,心很宽的Lehnsherr伯爵咧咧嘴,笑了……

他托着下巴考虑下一步的打算——他得回去,管他是身体还是灵魂,他得回去看看他生死未卜的兄弟们,当务之急是搞清楚这究竟是个什么鬼地方,他才不信什么地狱、天堂,如果地狱、天堂也有一个堆放杂物的仓库……一道闪光划过Lehnsherr伯爵的脑袋……“蓝宝石!是蓝宝石!”亚特兰蒂斯会因蓝宝石之力发生时空扭曲,虽然已经几百年没发生过,但这种情况似乎只有这样才解释得通……他需要Xavier家族的蓝宝石!

Eric Lehnsherr现在已经管不了这个想法是否靠谱了,这是他这会儿唯一能想到,也是唯一可以去执行的事情,他像猛然间抓到一个救命稻草,找到了自己魂魄尚在人间的理由……他甩甩头,打消了心里的顾虑和怀疑,站起身来,朝大门走去。

……

Eric穿门而过……懊恼的回头看了看那扇厚重的大门,这太失礼了……他抬起头,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条明亮的走廊里……并且,走廊里挤满了人,看这些人的样子,除了年轻一些,似乎也与自己没什么分别……看来时空扭曲并没有把他带入一个稀奇古怪的空间,他稍稍松了口气……突然,他的身体又紧绷起来,因为他看到一个男生正抱着一摞书,飞快的朝他跑过来,Eric想要躲,但前前后后都是人,他怎么躲?如果他的身体还在,他可以轻松的爬到墙上去,可是这会儿不行,他还控制不好这一缕轻烟一样的魂魄……就在这时,男孩儿已经跑过来……然后……穿过他的身体,跑远了……

……

Eric一阵轻松……又一阵难过……看来没人能看到他……没人能感觉到他的存在……孤独伴随着恐惧袭上他的心头……Eric垂下头,蓝绿色的眼眸藏在兜帽的阴影里……窗外有此起彼伏的鸟啼、蝉鸣,树影落在窗台上,走廊里的年轻人或者疾步前行、或者聚成一堆聊天,Eric的知觉仍然敏锐,他听到歌声,不同的歌声从不同的地方传来,这个世界很热闹很美好,却没有一丝一毫是属于他的……他——必须要回到自己的世界——

Eric昂起头,没有让寂寞吞噬自己,既然不会妨碍任何人,他干脆在走廊的正中穿行,他环顾四周,看到一个个宽敞明亮的房间,房间里一排排高低错落的座椅,最前面有个秃顶男人正在讲解什么……这里是学校!——他突然意识到这一点,那么走廊里这些挨挨挤挤的年轻人应该都是这里的学生?

Eric听得懂他们的话……亚特兰蒂斯人有自己的巴别塔,语言对他们来说不是问题,他听到富兰克林、图坦卡门……拿破仑……哥伦布……?没有人谈论蓝宝石,亚特兰蒂斯,三面神……

越向前走,看到的人越多,听到的东西也越多……Eric越来越绝望……这个时空没有任何他熟悉的东西……

他路过一个房间……房间很小,很不起眼,他匆匆而过,继续前行……等等……Eric突然停住脚步,房间里的身影似曾相识……他一步一步的退回去,从敞开的门向里看……

一个男人正站在一个一人多长的玻璃盒子前面,玻璃盒子的盖子敞开着,男人面对门口,低着头,好像正在玻璃盒子里检查什么……玻璃盒子下面有个很高的基座,从Eric的角度看不到里面都有什么……但他的注意力并不在玻璃盒子上,而在那个男人身上……

男人一头棕色的小发卷,软软蓬蓬,蓝色的眼睛看起来有点疲惫,但炯炯有神、专心致志……他微微弯着腰,认真的样子令人不由得被他吸引……

Eric只觉得一股说不上的情绪,混杂着愤怒、痛苦、焦躁、期待等等等等,烈火一般瞬间把他点燃了,他猛的冲上去,对那个男人大喝道,“Xavier!把蓝宝石给我!”

Xavier教授只觉得一阵狂风,爆烈的来到跟前,接着便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他抬起头,赫然看到一个皮甲束身,长靴及膝,一身好像十四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僧侣打扮的男人,虽然头上带着兜帽,看不清楚相貌,但下巴上凌厉的线条,刀刃一样的嘴唇,长相肯定不会差的……等等……这人好生面熟……

静默片刻,Xavier教授缓缓的、缓缓的……低下头……他的手正搭在玻璃盒子里的一具刚刚打捞上来的尸体上……尸体保存完好,服饰整齐,那张英俊的脸庞完全没有死亡的气息,反而更像是正在沉睡中的活生生的人……Charles的手指有点发抖,他慢慢的提起尸体脑袋后面的一块布料,向上拉……原来那块布料是兜帽……然后,他看着手底下带上兜帽的尸体,冷硬的下颌线条,薄而锋锐的嘴唇……一股凉气,蛇一样蜿蜒爬上他的脊柱,冷气灌注到他的大脑里……他说不清这是惊恐还是震撼,他不知道……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没有任何意识去分析自己的感觉……

Xavier教授再次抬起头,他看到,一个女学生从门口经过……穿过面前这个陌生人的身体,女学生金色的长发飞扬跃动……

“Wh……WHAT……THE FUCK……”


评论(2)
热度(11)

© pp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