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玩的事

(EC AU)亚特兰蒂斯之刃(九)更新中

第四章 Charles Fransics Xavier

在同事眼中,Charles Xavier教授可不算是个平易近人的人,他脑子聪明、讲话温和,家世不能说显赫,但从家族继承了几百年的不比学校主校区小多少的庄园来看,应该也算是富豪级别的了,让人感叹上帝不公,偏喜欢把最多恩宠给予一人的是,这位天才而年轻的教授的相貌也是俊美的很,像极了从十九世纪浪漫小说中走出来的男主角,但这个人……即便在人群中,目光也很冷漠疏离,带了点儿恃才傲物、骄傲自负的劲头,让人没法讨厌他,可也喜欢不起来。

而在学生眼中,温柔又英俊的Xavier教授却是万众瞩目的好教授范本,如果这个世上每一位教授都像Charles这般不端架子、不抓挂科(前提是,不要作弊!Xavier教授在对作弊的态度上可与万千教授一模一样)、对学生循循善诱充满耐心(就是有时候会稍嫌啰嗦,但对Jean这样的女学生来说,大不了权当听不到,只盯着那张帅脸一直看,就可以打发漫长的受教时光了),那么大学生活该有多么完美。

教授的性格使然,在团队中并不喜欢居于主导地位,即便有时候他的见解独到,专业知识丰富的令人咋舌,他也喜欢站在外围观察,而不是跑到中心位置发表意见、部署任务。

就像这次在复活节岛海域中打捞起来的这个神秘的石箱……让考古队中充斥着一种极其诡异的气氛,首先这个石箱出现的太离奇,专用海底雷达的服役时间几乎超过Jean硕博连读的时间,除了这个石箱是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完全不可能有其他解释,其次……石箱出水以后,考古队加上后期抵达的专家们,都拿不准这东西出自哪个文明、哪个年代……甚至到底有没有考古价值都没人说的清楚……这无法不让大家怀疑,这东西是个赝品……甚至是个恶作剧……

这是考古工作的大忌,即便是上个世纪出土真伪难辨的纳芙蒂蒂半身像,因为辅助材料和出土了大量石板记载,半身像本身的真伪对于科研工作影响并不十分巨大,可眼前这石箱却与他们的知识体系没有任何关联……考古队陷入一种彼此猜疑,又拿不准方向的迷茫境地……

Charles Xavier却既不怀疑,也不迷茫……他带着Jean、Scott和弗莱明对石箱做了充分的观测和调研,他发现不止那个神秘的神像浮雕前所未见,就连石座和石板上清晰但不够完整的花纹都隐隐透露出,它——来自一个还未被考古界发现的文明。驻扎复活节岛期间,Charles从没参与过专家、教授们的争辩和猜测,他安静又忙碌的翻阅资料,寻找其中的蛛丝马迹……直到有一天,弗莱明跑来问了个问题——

“教授,回学校我还有一份report要交,是关于柏拉图的政治观点的,你还记得理想国里那句……”

就在那一瞬间,Charles的脑子里灵光一现,他推开弗莱明,跑到桌边拿起一沓照片……他默念道——“亚特兰蒂斯位于大陆的中央,三条宽阔的运河环绕主岛,这些环形的运河把岛划分成五个同心圆形,另一条运河从中心贯穿各区,直通海岸……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是这样去描写失落的大陆——亚特兰蒂斯的……我的上帝……”

就在那个覆盖着石箱的宽大石板上……只见三条逶迤的白线,簇拥着一个棱角别致的凹槽,好像曾经有什么东西镶嵌在那里,按照一般的经验和对凹槽形状的判断,Charles觉得那里应该有一块宝石之类的东西……白色的线条延伸,向石板边缘游走,把石板的部分区域划分为……五个不规则的同心圆……

“亚特兰蒂斯……?”Charles被这个惊人的发现震撼了……“这不可能……”他脱口而出……

Jean和Scott站在教授身后,对弗莱明怒目相向……弗莱明慵懒的靠在教授的折叠扶手椅里,淡淡的微笑——

Charles摇摇脑袋,他必须把这个不可靠的想法推出脑袋,用不确定去证明不确定,完全不符合他严谨苛刻的治学风格……然而……这念头一旦进入大脑,就很难被抛出去了……神秘的大西洋……之前的确有学者声称失落的亚特兰蒂斯大陆就沉没在复活节岛附近……

考古队与支援团队的争论仍在继续,Charles Xavier教授却开始向斯坦福大学和美国政府部门打报告……他希望能够借助政府的力量,把石箱从英国人和智利政府手中拿过来……当然,不是所有权……原则和底线是Xavier教授的为人之本。

整件事进行的出乎意料的顺利,出于石箱本身的敏感性和多国考古队之间的力量制衡,Charles Xavier教授发现自己似乎考虑的太多了……岛上的全体同仁非但没有他预想的争执,甚至还一起到码头为他送行……

好吧……Charles站在船头一边无可奈何、皱眉苦笑,一边假模假式的向留在岛上的同行挥手道别……“亚特兰蒂斯……”弗莱明和Scott正一起顺着悬梯下到底舱去固定石箱……“弗莱明似乎一直对亚特兰蒂斯有种过度的关注……真奇怪……”他托着下巴,把视线移向船尾翻滚的浪花上。

……

在我们优雅、理智、冷静的Xavier教授人生第一次说出——“What the fuck”之前的十八个小时,他正在一遍遍调试实验室的温度开关、仪器状态,并反复跟Jean强调了一旦发生什么意外情况的紧急处理方案,Scott和弗莱明穿着浅绿色的防护服,举着带着防尘手套的双手严阵以待……整整七个日夜的不眠不休,他们终于等到了这个时刻——移开石板,看看这石箱里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在教授可爱柔软的舌尖第一次品尝到脏话的味道之前的十六个小时——石板下的东西终于重见天日……一具男尸……把一向镇定,看尸体跟看青花瓷没什么两样,触摸木乃伊就像触摸丝滑的天鹅绒一般享受的Xavier教授震惊的当场呆住了……

要说一位考古学家的毕生梦想,绝大多数人都会毫不犹豫的说——挖出一句保存完好的古尸,古尸所代表的可不只是一个失去生命的皮囊那么简单,他代表着这个人在什么样的历史环境里,经历过什么样的事情,那是一种最为完整而直白的跨越时间与空间的对话,相信所有的考古学家都会沉醉于那种突破界限的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感觉,Charles Xavier教授接触过著名的奥兹冰人,那具史前尸体死于意外而不是丧葬,所以还穿戴着日常的衣服和装备,因为保存完整,甚至可以非常精准的重建他生前的相貌……Xavier教授也见过印加少女古尸,尸体因为始终处于极寒地带,所以在尸体解冻后,血管里的血还是鲜红色的……这两具尸体曾让Xavier教授叹为观止……

可是……眼前的这个……这根本就无法称之为尸体,宛如一个正在沉睡的人,似乎一点点响动都能唤醒他……蜷缩在石箱里的男人没有任何尸僵反应,他柔软的身体被拿出石箱放在解剖台上之后,就服帖的缓缓躺平,皮肤鲜活,没有一点死亡的灰败感……Charles拼命忍住让Scott把这个人从解剖台上抱下去,放到床上的想法……这根本就不是古尸……甚至都不像是一具死了三五天的尸体……更何况,现在距这具尸体被发现已经足足过了半个月有余……

“一定有什么特殊的防腐材料,或者海底的环境……”强令自己镇定后,Xavier教授对实验室里同样震惊的无以复加的三位学生说,“Scott,你去联系当地的科考队,把海底环境的资料发过来,弗莱明,你去联系放射实验室,我要尽快安排这具尸体做透视,查一下内容物,Jean,你留下,帮我清点一下……”他伸出手指,撩开尸体的长袍,诧异的看到死者腰带上精致的宝石装饰,手中布料的轻薄绵软,以及隐隐露出不止一件随身武器的凛凛寒光……

“教授?”Jean轻轻的唤了一声。

Xavier教授咳了几声,清了清喉咙,说,“帮我清点一下尸体上的衣物和……他的装备……”

……

在教授意识到自己见到了鬼魂之前的三个小时,他从尸体的手腕上拆下一个沉重又复杂的牛皮护腕,护腕又硬又沉,像军事训练时的负重设备,但翻开里层,看到一层层做工精致又繁复的细密齿轮,他意识到,这肯定不仅仅是个护腕那么简单……他沉迷于研究这东西的用途,完全没注意到Scott……尤其是弗莱明已经脸色煞白,两人惊魂未定的面面相觑,Jean轻轻的拉了拉两个人的袖子,不着痕迹的从教授手中接过那个护腕递给弗莱明……弗莱明手指颤抖,轻触机关……一柄锋利雪亮的刀刃“噌”的一声弹了出来……

“居然是一把暗器!!”教授欣喜的接了过来,兴冲冲的放在手掌里翻来覆去的把玩……

弗莱明却在Jean和Scott质疑的目光中摊了摊手,无声的说了句——“不关我事,我什么都不知道……”

……

唯物主义教授撞鬼前一个小时……射线实验室打来电话,说请教授两个小时以后过去……一头雾水的教授和自己满头大汗的学生们把尸体放进为文物准备的玻璃展示箱中……中途,教授让Jean、Scott和弗莱明先去拿好笔记本和相机,准备在放射实验室结果一出来就可以做记录,他自己则推着手推车,回到了办公室,他希望在这具尸体接受透视之前,再检查一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线索……

Charles Xavier教授有一双养尊处优细腻灵活的手……虽然同为考古系教授,但他偏向理论多一些,所以现场工作做的不算太多,同时也是从小养成的细致、讲究的生活习惯使然,他的手跟系里其他教授那种粗糙起皱黑乎乎的手不大一样……教授手指翻飞,姿态优雅的在尸体身上翻查……他是很正常的男人,没有变态需求,不是恋尸癖,此刻他也想不到自己能对尸体做什么……然而……当他感到一阵风猛的吹到自己的面门,一声暴喝仿佛在叫“Xavier”……接着……明明在他眼皮底下的尸体,突然飘在半空中……一双敏锐的眼睛冷酷又怨愤的居高俯视着自己……他的第一反应是……他正在企图对一个昏迷的男人做什么……然后这个男人突然就醒了……他是无辜的!他对男人没兴趣……就算有兴趣,他也不会对一个昏迷的男人做什么……

他突然想起犯罪心理曾经提过,当一个罪犯正要行凶却人撞破的时候,这个罪犯的第一反应就是——立刻否认……

他的第一反应正是——否认……

然而,一大堆想法堵在他的大脑里,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他便立刻意识到……不对啊,这是尸体啊……那面前这个又是什么?……

他低头看了看尸体……老老实实的一动不动……他抬头看了看面前的男人……办公室门外的一个漂亮女学生走过,就这样穿过了男人的身体……女学生似乎一无所知……走廊上那些青春洋溢却嗑药酗酒,无所事事的学生们似乎也都没感觉到这个人……

肉体与灵体分离……

这是——

“鬼啊……”

教授的大脑在一片空白之下,传递了一个指令,然后,他的嘴巴迅速的执行了——“FUCK……”

就在这时,三个目瞪口呆的学生出现在他的办公室门口……Jean、Scott和弗莱明大张着嘴巴,“这是什么……”

教授听到他们这样说,不自禁的松了一口气……“谢天谢地,不是只有我才能看到他……不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评论
热度(13)

© pp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