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玩的事

(EC AU)亚特兰蒂斯之刃(十四)更新中

第九章 卡利班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混乱的人声逐渐找到统一的节奏,像生于地狱之火的恶魔逐渐靠近的脚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踩在Charles的心上,他捧住胸口,疼痛难忍,无法呼吸……Creed的视线灼烧着他的身体,他眼睁睁看着伊狄在斗兽场中心,在饥饿的鬣狗虎视眈眈的瞳孔中,茫然又绝望的寻找着……“主教……主教大人……”Charles读懂了被震耳欲聋残酷无情的咆哮声淹没的话语……他看到自己了,伊狄在呼唤他……

突然……他的手掌一暖……坐在身边的Logan轻轻的握住了他……“主教大人……?”那双锐利的眼睛看着他,“……那是你的朋友?”

“告诉他……告诉他……”伊狄的声音在他心底响起,“告诉他我是你的朋友,让他来救我……”

Logan蹙起眉,“主教大人,这大概是个误会,如果您需要……”

“不……”Charles绝望的在心底里呼喊,“不能告诉他……告诉他会怎样?救下伊狄会怎样?这一定是Sebastian大人的授意,Creed他怎么敢?他怎么敢这样轻易的处置萨伊斯堡的人?”

Logan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放开Charles的手……Charles觉得那蔟仅有的温暖猛的撤离,他整个人如坠冰窟……好冷……“伊狄……伊狄,我自顾不暇,如何救你?我怎么能忤逆Sebastian公爵大人,这是他对我的考验啊……我还有Raven需要保护……我不能反抗公爵大人……我反抗不了的……”

“啊……”一声尖利的哀嚎,仿佛一柄利箭,插进Charles的身体,饥饿难耐的鬣狗终于不再试探,它们发起进攻……伊狄拾起长刀的手腕被咬断了……鲜血立刻从断腕处喷薄而出,但他的手掌没有落到鬣狗的口中……还有一点点皮肉勉强粘连着……伊狄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几千个看客疯狂了,这一幕刺激了他们嗜血的本性……欢呼声瞬间响彻斗兽场上空……

伊狄跪坐在斗兽场中心仰天悲号,一束阳光直落到他的头顶,宛如三面神的悲悯、三面神的神迹……然而,没有奇迹,血腥味不禁刺激了场地里的鬣狗,还刺激到关在笼子里的野兽……野兽与观众一同发出几乎一模一样的嚎叫声……

愤怒爬上Logan硬朗、坚毅的脸庞,“他根本不是角斗士!”他喊道……

“对……是的,他不是角斗士……他是伊狄,他养了一窝可爱的猫咪……他身上总是有一股烟熏味儿,但那烟熏味儿在领主塔中飘散,就像阳光的味道……温暖的味道……他居然敢在Creed的铁拳下救下我……他居然敢为了我去呵斥一个以下犯上的混蛋……”Charles的嘴唇止不住的颤抖,即便头顶有奢华的凉棚,他也觉得那阳光就要烤死他了……好热……不……好冷……

“主教大人!”Logan在叫他,他抬起头,觉得自己的额头和眼角都湿透了……他的牙齿打着寒战……五只鬣狗龇牙咧嘴的靠近伊狄,嘴角流下透明又恶心的涎液……伊狄被自己手腕流出的血围在中间,仿佛掉进一片血池之中……

“主教大人!”Logan握紧拳头,又叫了一声……“难道帝国没有律法?没有获得许可的非职业角斗士不能进入斗兽场!……那是个孩子啊……”

“孩子……他是个勇敢的孩子……他是……我的朋友啊……我再也没有朋友了……是我……是我的错,我干嘛要招惹Creed……就让他的拳头落下来,砸在我的身上,我的脸上,我的眼睛上好了……这么一无是处的我,为什么要存在?我救不了我自己,我也救不了你啊,伊狄……”Charles的沉默不语激怒了Logan……Logan指着斗兽场……“他要死了!他就要死了,主教大人!这群畜生!这群畜生……”他所指又何止是那五只鬣狗,包括这斗兽场里的每一个人……可又并非是每一个人……进入斗兽场的要么是角斗士,要么是死刑犯,他们怎会知道,伊狄有多无辜多善良?罪魁祸首是……

“是我啊……”两行泪水滑过Charles的脸颊……与此同时,五只鬣狗向手无寸铁的伊狄扑了上去……Charles听到骨骼碎裂的声音,听到鬣狗嚼食血肉的声音,听到伊狄尖利悲惨的嚎哭声……

Logan颓然坐下……晚了……没有任何机会了……一只鬣狗终于咬断了那孩子的喉咙……鲜血喷涌,彻底终结了他的痛苦……

……

“节目还精彩吗?Howlett爵士。”身边淡然又冷漠的声音响起……Logan惊讶的转过头,发现主教大人正微笑着望着他,美丽绝伦的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泪花,那双湛蓝的眼睛……很安详、很优雅……却隐隐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残酷和邪恶……

……

鬣狗被关回到笼子里,没人去管地上那堆血肉模糊的残骸,这对后面的比赛是相当有助益的……血肉的味道会刺激猛兽的野性,也会让角斗士更加无所畏惧不顾生死,一群群乌鸦在斗兽场上空盘旋,仿佛蛊惑万物灵魂的死神。

Logan Howlett几乎每年朝贡一次萨伊斯堡,每一次的羞辱方式不尽相同……他早就习惯,并且可以置若罔闻了……可这一次超出他的底线,他咬紧嘴唇,用力的抵住破胸而出的愤怒和咆哮……旁边的大主教——Charles Hedwig Xavier或多或少让他分了些心神……这位大主教……明明在几秒钟前还在害怕、颤抖、流泪……这会儿却含着笑,饶有兴味的观看着斗兽表演……那些鲜血……那些惨白破碎的人骨,他完全视而不见……甚至安之若素……Logan握紧拳头,觉得……一切……就要水到渠成了……

……

卡利班在萨伊斯堡领主塔门口迎接了他的主教大人……一眼便认出,那已经不是Hedwig了,他像往常一样,低眉顺眼卑躬屈膝,直到回到Charles的卧室,才屏退众人,一边帮Charles解开披风,一边叫道,“主人……”

Kevin低头看了他一眼,从喉咙里“嗯”了一声,他把身上的衣服褪尽,拿起柔软的天鹅绒长袍把自己罩起来,这才转身坐进窗台下一处沐浴着阳光的靠椅里……卡利班端来清水,帮他简单的梳洗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问道——“今天……主教大人是出了什么事吗?”

Kevin在刺眼的金色光束中眯起双眼,冷笑道,“怎么了卡利班,这么不想见到我?”

卡利班拿了个脚踏,坐在Kevin脚边,把他的小腿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轻轻揉捏……“骑了一天的马,很累吧?”他问道。

Kevin的目光落在Hedwig白皙光滑的小腿上,圆润可爱的脚趾,纤细清秀的脚踝……他本该尊贵、幸福的活着……可这两条腿上却伤痕累累纵横交错,新伤压着旧伤,红的、青的、青黑的……“他只剩下你了,卡利班……好好照顾他……”

卡利班慢慢的按摩着Kevin酸胀的腿,沉默不语。

Kevin仰起下巴,阳光照在他的脖子上,金色的绒毛如梦似幻的勾勒出优美的曲线,Kevin叹了口气,“伊狄死了……卡利班……他死在斗兽场上……他们让Hedwig目睹了这一切……Hedwig无法忍受,我只能接手了他的身体……”

卡利班的手微微一抖,但很快恢复了平静……Kevin闭上双眼,缓缓的说,“把厨娘一家带走,卡利班,做的干干净净的,我不希望Hedwig看到他们伤心,更不希望他们做出什么不利于Hedwig的事……”

卡利班答应道,“知道了,主人。”

Kevin接着说道,“手脚利索一点,别让他们有什么痛苦……毕竟伊狄救过Hedwig,我很感激他。”

卡利班点点头,没再说话。

长久的安静,卡利班抬起头,发现Kevin紧闭着双眼,阳光中点点的尘埃在他纤长的睫毛周围打转……白皙的脸庞透着圣洁的光……这纯美的睡颜让他无从分辨,这会儿在这具身体里安然入睡的究竟是善良的Hedwig,还是邪恶的Kevin?

失神之间,那双碧蓝的眼睛慢慢张开,瞳孔在阳光中猛的收缩了一下,“卡利班……”懒洋洋的声线……卡利班知道,这是Kevin,他还没有离开。

“他知道了……”

卡利班怔了一下,忙问道,“您是说Creed队长?”

Kevin冷哼了一声,“那个蠢货什么都不知道,我是说Hedwig……他其实早就知道我的存在了……他什么都知道了……”

卡利班大惊失色,“主教大人知道我们部署亡灵骑士的事?他知道您的存在?”

Kevin失望的看了他一眼,“你以为蓝宝石遗失只是巧合?……Hedwig……他太善良了,自己受了这么多苦,又不肯伤害任何人……”

卡利班问道,“那您知道蓝宝石的下落了?”

Kevin点点头,神色中带了几分落寞和忧虑,他看着窗外,几艘大船正从码头扬帆起航,远处望不到边际的大海,卷着细细的浪花,雪白的海鸟低徊盘旋,“Hedwig……他把蓝宝石藏起来了,他做的很好……连我都没有察觉……如果不是那天……Eric Lehnsherr伯爵遇难……他动用了蓝宝石之力把他救下来,我恐怕永远都不会知道……他居然把蓝宝石……溶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听到这句话,卡利班几乎惊呆了……他想问,为什么主教大人要救下Eric Lehnsherr……他的确记得那天几乎就在爆炸发生的同时,主人说过他的胸口很痛……他还想问,蓝宝石怎么能够溶入身体里?那是不是就意味着他们精心准备的亡灵大军永远都无法派上用场?

Kevin摇摇头,苦笑道,“这个小傻子,他居然爱上那个人了……你知道蓝宝石溶入身体以后,动用它的力量要承受多大的痛苦吗?他那么怕疼,那么胆小,就这样生生的忍受下来了。可笑吗?卡利班?”

卡利班垂手站在一边,他知道这话不需要回答,果然Kevin静静的想了一会儿,继续说道,“我原本以为Hedwig的人生中就只有他的妹妹,只要Raven能够安全、快乐,他什么都能忍下来,没想到现在又多了一个Lehnsherr伯爵……不过还好,Lehnsherr伯爵虽然还活着,但恐怕永远也没法回到这里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卡利班这才恭敬的问道,“那么……主人,蓝宝石怎么办?我们是不是要放弃亡灵军团的事?”

Kevin伸出手指,戳戳自己的鼻尖,笑道,“不必,卡利班,我有办法取出蓝宝石……但这个过程对Hedwig的灵魂伤害太大,我担心他抗不下来,我会找另一个人替代他……但在那段时间里我不方便出现……一切都得交给你了……”

卡利班庄重的行了个礼,说道,“您尽可以放心,只要是为主教大人,赴汤蹈火我卡利班也在所不辞……”

Kevin微微一笑,“卡利班……需要赴汤蹈火的不是你,而是另一个人……我会赐予你全部的记忆,这样即便时间回溯,你也会记得今天发生的事,以及你的使命……”

Kevin伸出手指,一道明亮的蓝光在他的指尖闪烁,卡利班在他面前屈膝下跪,他低下头,双手合十,宛如在三面神像面前祈祷,Kevin站起身,手指落在卡利班的头顶……一道晃眼的白光把卡利班笼罩起来……

……

月光,冷冷清清的穿过窗棂,水银泻地一般落在空荡荡的房间里,雪白柔软的地毯上,Kevin抱着膝盖席地而坐,在他对面,一面巨大的镜子,把他的身影和他身后漆黑的荫蔽都映了进去……他嘴角噙着温柔的笑意,“嗨……”他轻轻的唤道……“Hedwig,小傻瓜……那个Lehnsherr有什么好?他很英俊吗?……他很健壮吗?……你怎么会爱上他呢?……你懂什么是爱吗?……你……你触摸过他吗?……他很温暖吗?……”

Kevin伸出手,手指划过冰凉的镜面……他嘴唇颤抖,不甘的问,“为什么我摸到的你都是冰冷的?……Hedwig……”

……


评论(10)
热度(16)

© pp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