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玩的事

(EC AU)血色之月(二)

第一章 蒂玛利亚的茶会(中)

夜色悄然降临,阴冷的薄雾死灵一般从城堡后面的墓园中升起,汇集、盘踞,贴在地面上浮动,越来越厚重,越来越浓稠,落叶在泥土中凋零、腐败,泥土朽烂的味道混杂在泛着阴潮的迷雾中,仿佛从棺木中被掀起的尸衣。

Charles在陪着他的十六岁的堂妹,进行着一次最为诡异和恐怖的茶会游戏,这应该是每一个英国贵族女孩最为着迷的游戏,尤其是在优雅俊美的堂兄和一位沉默寡言,但相貌出色的家庭医生面前,看起来只有七岁的蒂玛利亚带着充满童稚的羞涩和故作姿态的诱惑,把精致的下午茶玩具摆在了小桌上,她摆出三只杯子,“这是Lehnsherr医生的。”Charles在小桌的一侧扭过头去,这位家庭医生含蓄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冷冽的目光使他在黯淡的光线中,散发着一种令人着迷的禁欲气息,“这是堂哥的。”蒂玛利亚为Charles摆上了两块逼真的木头刻成的小曲奇,Charles温柔的微笑道谢,“这是玛琳娜的。”蒂玛利亚在Charles旁边的桌角上摆上了第三份茶具,她贴心的为她幻想的伙伴加了两块白纱缠成的糖块。

Charles把散落在地上的衣角向自己一边拉了拉,笑着说,“抱歉,玛琳娜小姐,弄乱你的裙子了。”

Lehnsherr医生的神色变了变,蒂玛利亚纯真的脸颊上绽出一个惊奇又快乐的笑容,“堂哥,你看得到玛琳娜?母亲和Lehnsherr先生都说玛琳娜是我的幻想,他们不相信她真的存在!”

Charles微笑道,“这么漂亮的小姐怎么可能只存在于你的幻想中,那岂不是太可惜了。”

话音未落,一滴血红的水渍突然凭空出现在Charles的茶盘里,蒂玛利亚大笑道,“堂哥,玛琳娜喜欢你加入我们的游戏。”

Charles伸出指尖,沾了沾那团血渍,在Lehnsherr伸手阻拦他之前,把手指放进嘴里舔了舔,Eric只看见那根苍白的手指,在鲜红如蔷薇一般的嘴唇边上轻轻一抹,Charles对他吐吐舌头,笑道,“放心吧,医生,只是水果糖浆。”

三个人……却是四个人的游戏一直进行到深夜,公爵夫人派了两次人过来要求蒂玛利亚上床睡觉,蒂玛利亚才坐在床边依依不舍的向堂哥和自己的医生送上晚安吻。

……

Lehnsherr医生在门口叫住了向相反方向走去的Xavier伯爵,“伯爵……Charles……”

Charles回过头,细碎的刘海轻柔的在他的额头上微微摆动,“Eric,有事?”他的声音很轻柔,在这样冷雾弥漫的夜里,仿佛一束温暖的火光,Eric搓了搓双手,问道,“你看得到?你真的能看到那位玛琳娜小姐?”

Charles短促的皱眉没有逃过Eric的眼睛,他眼中带着笑意,向Eric挥挥手,“放心睡吧,Lehnsherr大夫,我怎么可能看得到?只是哄蒂玛利亚开心而已。”

Eric目送那个清瘦的……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孤独和落寞的背影离开,上流社会的贵族,他见的很多,但像Charles Xavier这样混杂着优雅与不羁、开朗和寂寞、通透并神秘的少年,他却从未见过。他究竟在隐藏什么?在他身后那道漆黑浓稠的暗影中,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楼下,公爵夫人的会客厅里飘出安魂曲的琴声,静默、庄严、悲凉……飘飘荡荡,仿佛一件鲜血淋漓的约束衣,把城堡紧紧的缠住了。

……

Eric是被一道亮光照醒的,他以为是阳光……但转念一想,自从进入这座沉睡在山谷之中的城堡,就几乎很少能够见到太阳了……他睁开眼睛,从枕头下面摸出怀表,时间指向凌晨三点,是什么,雪亮雪亮的穿过他的床帘?带着暗红的血色,黏稠的毒涎一般的银灰色?

他从床下找到自己的拖鞋,一步一步踱到窗前,猛的扯开窗帘……一轮前所未见的,巨大的、暗红色的月亮,就这样挂在那些苍天古树的枝桠间,仿佛被那些利剑一般的乌黑树枝刺穿了,血,从月亮表面模糊的暗斑中渗出来,浸透了……铺满了……风穿过树林,发出凌厉惊悚的呻吟声……Eric侧耳倾听,就在他的门外,那条此刻应该正流溢着冷雾的走廊里,似乎有人正在低声讲话。他慢慢的、轻手轻脚的拉开门栓,推开房门,走了出去。就在他前方不远处,一个少年正背对着他站在那里。

少年一头柔软的棕色鬈发,发丝凌乱,长长的衣摆在清晨时分贴地流淌的冷气中轻轻飘动,他穿着一身雪白的睡袍,双手低垂,从精致的蕾丝袖口露出的手指,陶瓷一般纤弱、修长,Eric认出,那正是城堡的客人——Charles Xavier伯爵,他温柔的倾身向前,似乎在跟一个比他矮很多的人讲话,声音轻柔,语气温存,Eric动了动身体,以看清楚他在跟谁讲话,可,当他调整好角度望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在Charles的身前,只有一片空落落的黑暗,那里什么人都没有。

“Charles?……是你吗?”Eric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他谨慎的向前移动脚步,Charles似乎被他惊到了,直起身体,好半天,才回过头来,看向Eric,他的嘴角挂着一抹无可奈何的苦笑,但Eric却突然停住了脚步……因为他发现伯爵大人那张无可挑剔秀美优雅的脸苍白的可怕……而更加可怕到令他望而却步的是——Charles的双眼,整个瞳孔侵染着可怖的、淋漓的血色,这让他的眼白融入到苍白的脸色中,那双眼睛就仿佛两个诡谲的血窟,折射着地狱的光芒。

“Eric。”Charles的声音仍旧温和、动听,这一声仿佛唤醒了Lehnsherr医生,他迅速走过去,拉住Charles的胳膊,“伯爵,你是不是病了?我扶你回房间检查一下。”

Charles的笑容里泛着苦涩,他想了想,突然反手握住了Eric的手掌,他踮起脚尖,嘴唇贴在Eric的耳边,“抱歉,我的朋友,我不知道该怎么向你解释……无论看到什么,不要怕,相信我。”

Eric听着Charles的话,被他握住的手掌就像被闪电击中,一阵战栗的、滚烫的激流猛的钻进他的身体,之后,他的眼前好像吹过一阵腥辣的烈风,他不禁在剧烈的刺痛中闭上了双眼,当他再次张开眼睛……在一片毛骨悚然的寂静中,他与Charles仍旧并肩站在阴冷的走廊里,只是……那道走廊变得更加幽长,那些古朴破旧的橡木地板向黑暗中无限延伸出去,看不到尽头,Charles紧紧握着他的手,他也并不想挣脱,他想知道在Charles那双血色瞳眸中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然后……他低下头,看到了一个女孩儿,女孩儿安静、乖巧的站在那里,皮肤透着一种死沉沉的灰败,眼眸泛着金色的、妖冶的光芒,她冷冷的看着Eric,Eric隐隐觉得在哪里见过她,他抬起头,看向女孩儿头顶那面墙上的油画……油画里一身红裙,娇憨、美丽的女孩儿,同样的面孔,却给人完全不同的感觉,一个是鲜活的生命,一个却是腐朽的死灵。


评论(8)
热度(39)

© pp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