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玩的事

(EC AU)血色之月(四)

第二章幽灵城堡(上)

漫天乌云沉沉下坠,与地平线相接,从庄园古堡的窄长窗格向外望去,老树悄然静立,柔软的花枝、草叶一动不动,空气中凝聚着不详的静谧,酝酿着蓄势待发的暴风雨。

短短几分钟之后,狂风从远处的树林深处呼啸而至,云层被风吹散,又扭曲着聚集起来,像是一条挣扎翻滚的巨大黑鱼,时而拱起漆黑如夜的背脊,时而露出几片泛着银光的鳞片,Eric站在窗边,在他身后不远处,是那个神秘的混血男人,他们的视线在玻璃的投影中遭遇……毫不避讳的打量着对方,Charles上楼去换衣服了,Eric只脱了外套,浅白色的衬衫外面穿着一件深色马甲,而那个男人则还穿着随意轻便的格子猎装,但这让他的异域气质又增加了几分率性不羁,男人的外形不俗,五官精致、举止优雅,但在Eric的眼中,却无法忽略那人身上的飘忽和乖张。

“就要下雨了,Lehnsherr医生。”男人悠闲的踱到Eric身边,站定,微笑着与玻璃中的Eric映像对视。

“我不明白,既然您可以自由的出入这里,为什么还要指派我……”Eric面无表情的问道。

“在这里你可以称呼我兰道先生,爱德蒙兰道。”男人忽然冷漠下来的语调,与他始终挂在脸上的微笑形成诡异的对比,他的身影暗沉沉的映在窗外摧枯拉朽的狂风中,让人不寒而栗。

但Eric却不为所动,他只低沉的应了一声,“兰道先生。”

“我跟Charles是十年前认识的,你在他身边久了,自然会知道他的能力,对于蔷薇十字会的下一步计划来说,他是一把重要的钥匙,我需要他,但是我不可能一直留在他身边,我要你保护好他,我不希望他在我了解这把钥匙真正用途之前出什么事,你懂了吗?”

Eric皱皱眉,他不喜欢爱德蒙把Charles完全当做一个东西来说的语气,爱德蒙注意到Eric的神情,阴沉的抿起嘴唇,冷冷的说,“我承认Charles相当迷人,但是Eric Lehnsherr,请你记住自己的誓言,那不是为了蔷薇十字会,而是为了你自己的信念,你不要把这一点也忘了。”

Eric微微一怔,他想起那无情炽热的火舌,肆虐的浓烟,撕心裂肺的呼救声……“您放心……”惨痛的往事历历在目,他不得不摘下眼镜,让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我不会忘的,会长大人。”

一道紫红色的闪电撕裂密集的云层,远方响起滚滚雷声,暴雨倾盆而下,冲刷着空旷古老的Xavier庄园,他们的身影在雨幕中模糊、变形……

“在聊什么?”Charles从楼上下来,他换了套宽松舒适的浅色套装,头发里还泛着温热的湿气,他走进茶室,剔透的蓝色眼眸闪烁着温润的水汽,佣人把壁炉点燃了,白榉木在火焰中哔剥做响,管家分别给三个人送上暖茶和甜点,Eric捏着茶碟从窗前转过身,叠起两条长腿靠在贴着暗色鸢尾花壁纸的窗台边,爱德蒙则微笑着迎了过去,亲昵的拉住Charles的胳膊,与他一同坐进沙发里,“我在问Lehnsherr医生,黑死病会不会卷土重来?”

“你怎么看,Eric?”Charles浅浅的尝了一口手里的红茶,微微蹙眉,爱德蒙探身在矮桌的茶盘里夹了一个糖块,小心的放进Charles的茶杯里,Charles轻声道了谢,爱德蒙把手里的杯子放回桌上,他紧贴着Charles的身体坐好,然后悄悄的在两人之间隐秘的空隙里握住了Charles的手,Charles看了他一眼,苍白的脸颊透出两片红润的光泽。

Eric扭头去看窗外,强压下心里莫名升起的不快,朗声道,“会不会卷土重来不好说,黑死病从爆发到最后消失,中间明确的脉络究竟是什么,医学会到现在都没有统一的共识……”

眼角的余光撇到爱德蒙虚靠在Charles的肩上,鼻子在他耳垂附近轻轻嗅闻,Eric突然提高声调说道,“但是……”

Charles手里的茶杯当啷一声落在托盘里,爱德蒙忙问道,“怎么了?烫到没有?”

Charles摇了摇手里的空杯,勉强笑道,“没有……Lehn……Eric,你继续说。”

Eric索性把手插进裤兜里,缓步走过去,站在Charles和爱德蒙正前方的壁炉前,“但是……黑死病爆发那一百多年间,我们倒是总结出来很多防止疫情扩散的办法,比如说消毒、隔离……”他目光中有种恶作剧的笑意,直直的看着Charles……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就是很冲动,想要这样做,用自己的目光、用自己的声音、甚至用自己被壁炉的火光投射出来的影子,把Charles隔离在爱德蒙的掌控之外。

爱德蒙双臂伸展,向后仰靠在沙发里,他的手搭在沙发靠背上,含笑望着Eric,“那么,医生,我们不必再为这个恐怖的传染病忧心了,是吗?”

Eric低下头,笑意盎然的说,“不必了,先生们。”

他们的谈话一直持续到傍晚时分,暴雨过境,但空气仍然窒闷、躁动,笼罩在Xavier庄园上空的阴云并未散去,只是略略稀薄了些,可以看到黯淡的月光。

Eric看得出年轻的伯爵对另有所图的会长大人有些好感,但这份好感的程度有多深,他还看不出来,不是Eric不懂得感情,也不是经年累月在十字会冷漠理性的环境下变得死板、不通世故,而是伯爵大人似乎就是有这种能力,把任何人施加在他身上亲昵、宠溺、甚至是极其直白的爱意表达,化解为一种很稀松平常的玩笑、友情之举,他就那样浅浅的笑着,笑容里有着难以忽略、又让人莫名心痛的疏离感。

那么他第一次见到真面目、神秘的会长大人呢?他对Charles仅仅是出于利用的主动靠近吗?Eric站在他们对面,把兰道先生的行为举止通通看在眼里,甚至……他认为爱德蒙自己可能都注意不到的小动作、极其细微的表情,他的确是在Charles面前演戏,戏很逼真也相当用心,骗过了伯爵……那么……他是不是也骗过了他自己?

兰道要连夜赶往法国,所以雨一停,他就起身告辞,Eric看到兰道暗中递过来的眼神,他很想抗命……加入蔷薇十字会以来,他第一次有这种想法……这种想法也让他自己的心里蓦然一惊,但他想不到任何抗命的理由,他向后退了一步,说道,“那么,我就不送了,我得去房间整理一下我的药剂,这么潮湿的天气,我担心……”

话音未落,爱德蒙已经亟不可待的挥手道,“快去吧,可别因为我让医生的药都受潮了。”

Eric一步一步,有力而沉重的踩在楼梯上,“咚咚咚”的上楼去了。

庄园里佣人本就不多,两个人的关系管家也似乎早看在眼里,所以这会儿所有人都躲开了,兰道听着Eric的脚步声消失了走廊尽头,突然伸出手,环住Charles的腰,把他困在自己的怀抱里,他低下头,嘴唇吻过Charles的额头,“这次在英国逗留的时间太短了,你又偏偏被邀去参加生日会,Charles……我真想多留几天。”

Charles轻轻的推开他,退了两步,倚在身后的墙上,深深的看着爱德蒙,爱德蒙伸手拂过他的眼睛,Charles修长浓密的睫毛扫过他的掌心,“Charles,你到底怎么看我?到底……我们之间,有没有可能?”爱德蒙用极度受伤的眼神看着Charles,柔声问着。

“我不知道,爱德蒙,我很喜欢你,但是……”

爱德蒙无奈的苦笑,接口说道,“你并不爱我?起码,不像我爱你这样爱我,是吗?”

Charles蹙起眉,正要说话,爱德蒙已经伸出手,在他的眉心轻轻揉捏了两下,“不要皱眉,Charles,你知道我很怕你有这样的表情,你的顾虑我明白,我可以等,好不好?今天不必给我答案,只要你不讨厌我,不拒绝见我,我就很开心了,即使你什么都不说,时间也会给我们一个结果的。”

Charles舒展眉峰,微笑起来,清澈的蓝眼睛在黑暗中闪着星光,爱德蒙伸手抱住他,摇了摇他的身体,笑道,“再见,我的朋友。我很快就回来。”

……


评论(1)
热度(28)

© pp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