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玩的事

恶魔阶梯(布兰登(shame 法鲨)*Bruce(污垢 一美)AU)(四)

先更一点点

————————

Bruce翘着唇角,晃晃荡荡的走在布兰登的前面,布兰登很喜欢他的步态,傲慢放纵心无旁骛,这很可能就是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他想要成为这个人吗?为了一己私利独断专行,自私下作唯利是图?

两个人的脚步声回响在这个用水泥钢筋构筑成的地下隧道中……

就在半个小时前,布兰登把车停在隧道口,顺手把后备箱的绳子和一个黑色眼罩揣在大衣兜里,在旁边目睹全程的Bruce只是弯着眉眼,在他耳边吹了个口哨,居然什么都没问。

泊车小弟跑过来,从布兰登的手中接过车钥匙,七拐八拐的驶出了巷子,布兰登伸手示意Bruce向巷子深处走,Bruce挑挑眉,抛给他一个暧昧又放荡的眼神,布兰登皱皱眉,手指在大衣兜里紧紧的捏住绳子,手心汗涔涔的,他的手握过手术刀,在人体中最复杂的大脑上切来割去,可是这会儿,他居然流汗,居然手抖,布兰登又有了成为Bruce的念头,他不喜欢这个人,甚至厌恶这个人,但他偏偏想成为这个人……这个想法既怪异又超乎寻常的合乎布兰德严苛的逻辑。

布兰登拉开一扇不起眼的小门,有人在门侧伸手,布兰登掏出一个杯垫递了过去,那双手蓦然收回,一盏昏暗的灯亮起来,有人问,“需要准备一下吗?先生。”

布兰登看着Bruce那双被映亮了的蓝眼睛,严肃的点点头,说,“是……是的……”

他拿出眼罩,完全不问Bruce的意见,便迎面蒙了上去,Bruce明显愣了愣,“嘿!”他怪叫了一声,声音里倒是戏谑和嘲弄多过惊讶,“你要干什么?治疗我?绑架我?杀了我?”

“不……”布兰登把眼罩系好,然后把完全没打算抵抗的Bruce的双手背到身后,拿出绳子,干净利索的绑了个漂亮的死结,Bruce被束缚住了,他看不到也动不得了……布兰登突然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宁静和安全,隧道里的灯灭了,四周一片漆黑,布兰登摘下眼镜,他的手不再发抖,他的嘴唇、喉咙都干的发紧,他觉得有句话,从刚刚开始就冲到他的嗓子里,他觉得这就像一场梦,是他从小到大无数次梦到的,他讲话不再磕巴的梦中的一个——他突然缓缓伸出舌尖,手指掐住Bruce的后脖颈,把他压在自己的唇边,舔了舔他的耳垂,然后,他在Bruce的耳边,一边说话一边恶劣的呼出热气,暧昧的喷吐在Bruce的脸颊上——“都不是,我要抽你,干你,操你,操烂你的屁股,把你干到哭。”

没有双臂帮助保持平衡,Bruce有点狼狈的踉跄了几步,才站稳身子,他微微仰起脖子,像是想让光亮从眼罩下方照进来,但是眼罩选的很专业,严丝合缝的扣在他的眼眶上,Bruce的眼前一片黑暗。他抿住嘴唇,笑声从他的喉咙里低沉而轻快的传出来,“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要——干——死——你——Bruce警官。”布兰登一字一顿的重复道。


评论(6)
热度(36)
  1. Clintonpp夫人 转载了此文字

© pp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