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玩的事

【EC】Wings of Desire(竹马1/西神au)

【Wings of Desire 又名 欲望之翼】
   
本文跟赫兰德夫人合作,双线并行一起写,她写堕天篇,我写竹马篇,一个讲前生,一个讲今世,放在一起看、分开看,都不影响阅读。

谢谢你们喜欢,么么哒。

堕天篇(一)点

——————————

光阴对于拥有漫长生命和岁月的天使来说可能没多大意义,但天使历对他们仍很重要,比如说天赋学园的九年级生Eric Lehnsherr同学。

昨天半夜,导师加百列把他送到学园宿舍的大门口,他还毫无困意、兴致满满,一幢幢典雅古朴的宿舍楼在安静的月色下泛着鱼鳞一样的银光,他挥手与加百列告别,看着导师圣洁雪白的翅膀消失在天穹碧渊中,转身推开宿舍楼大门,两扇看似沉重却轻若柳絮的大门来自水晶天的永恒之树,上面刻满了天父的铭语,粗犷油润的木纹摸起来比Eric的手掌还要温暖,他走进宿舍楼正厅,走廊两边的精致烛台中,几轮光之眼还大亮着……“Scott他们这帮臭小子,一定又聚众狂欢来着……”Eric默默的念叨着,抬起手掌,光之眼立刻从一团白亮的光芒化为浅淡的幽蓝色。

这栋宿舍只有两层,Eric心情很好,他不想直接展开翅膀飞去二楼的房间,他一级楼梯一级楼梯的踩上去,古老的木质地板和木质扶手……楼梯因为不经常使用几乎光亮如新,扶手可就……上面满是磕碰的痕迹,谁让这老旧的房子前厅狭窄,天花板又偏低呢,他们毕竟年轻,有时候真控制不好起飞的力度和角度嘛。

Eric回到宿舍,立刻从床头抽出自己的笔记本,“天使历449,初春,光炎日……”他写道,“今天终于在加百列的首肯下,进入净火天,虽然并没有抵达光之河彼岸,但我觉得我离六翼天使的目标已经不远了。”

两翼天使、梦想成为炽天使,并已经把自己当做炽天使预备役,师从第一重天大天使长加百列的Eric Lehnsherr其实并没有记日记的习惯,只是这一天——从傍晚到晨星隐现的时间段,对他来讲意义非凡,他不想在今后漫长的岁月中忘记这一天——净火天的彼岸就是圣母的宽恕神殿,再后面,就是天父的圣殿,圣殿由六翼护卫天使昼夜把守,成为其中的一员,是Eric Lehnsherr为自己制定的远大目标。

他站在光之河岸边向对岸张望,玻璃一样透明安谧的河水宛如静止的宝石,看不到源头,也看不到尽头,河岸两边绿荫萋萋、草木茂盛,所有的花草没有经过特别的修剪和排布,只任其滋长蔓延,纷繁杂乱却并不争艳喧嚣,这里的一切都是安详静谧的,Eric双手托在腮边,一脸憧憬的坐在一簇玫瑰丛中眺目远方。平和、温暖、爱与宁静,在净火天的天地间缓缓流动,Eric的神色变得肃穆而庄重,他年纪还小,还不太懂那些道理——梦想是烟花,刹那绽放,却不过是泱泱大河的一个水滴;现实是蜿蜒至未知远方的路,崎岖不平漫长而辽远,却要用生命里的每一分、每一秒去行走和承受。

天使长加百列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净火神木下,足可遮天蔽日的六翼收拢在背后,火红色的巨大树冠密不透风的撑在他的头顶,他的得意门生正沉浸在第一次进入净火天的喜悦和憧憬中,他却紧皱着眉头,嘴角勾起一抹悲苦的意味——Eric,你的宿命并不在光之河彼岸啊……

……

天使历449,初春,极乐日,这一天不在Eric的记录范畴,却是天赋学园的大日子,又一批小天使将要进入学园,Eric几乎到了天光熹微才睡着,他错过了圣音,却被一早上噼里啪啦乱七八糟的煽动翅膀声吵醒了。走廊里Emma和Munroe在争吵,“Munroe,去看那个四翼天使就是你把我的头发扑腾乱了的理由吗?”一向跟这位学生会主席不对付的Munroe针锋相对的嚷道,“你头发乱了吗?不是本来就这副鸟窝样儿?”

“……下地狱去吧,Munroe!”

“谢了!什么时候我下地狱,一定拉上你!”Munroe的翅膀扑的展开,一溜烟的顺着敞开的窗口窜了出去,Emma一手举着梳子,一手拉扯着头发,恨恨的跺脚……这跺脚声再次把迷迷糊糊睡过去的Eric吵醒了,他趴在床上,愤怒的打开翅膀,挡住了耳朵。

“Eric!!”这回声音更近了,有人在用力的敲他的房门!

“见鬼!Scott,我才刚睡!”Eric不满的嚷嚷着,把头埋进枕头里。

“你不来吗?几千年都没见过呢,天生的四翼天使!”

“天生的炽天使我也不看,离开我的门口!”

……

门口安静了,Eric美美的舒展身体,打算再好好的睡一会儿。

“……Eric!!”门再次被大力敲响。

“Scott!!!!”Eric咬牙切齿的从床上坐起来,“你再敲我的门,我就出去把你的毛都拔了!!”

“……”门外终于安静了……

半晌,Scott的声音怯怯的响起,“四翼天使哎……你真的不……”

话音未落,Eric大吼一声,“走开,Scott。”

下一刻,Scott的声音从走廊的一头传过来,“他不止是四翼天使,Eric!你的单身宿舍生活要结束啦,Emma说,他将是你的室友!”

“……What?……What did you say just now?”Eric坐在床上,一脸懵懂的眨了眨眼睛,他要有一个室友了?他转头看了看旁边从他入学起就一直闲置着的空床……床摆在这儿,早晚他会有一个室友,管他是两翼还是四翼;他人也就这样,有点傲慢、有点不好相处,这个室友迟早会哭唧唧的去找Emma要求换房间……ok……成功的宽慰了自己的Eric Lehnsherr——两翼天使、炽天使预备役、第一重天守护天使大天使长加百列最得意的弟子,再次让自己陷入了梦乡。

睡梦里,Eric听到一声细微的“啪”,按理这么细微的声音是吵不醒他的,但那声音很近,似乎……就在他的房间里……几次三番被搅起起床气的Eric决定置之不理,天堂,不是地狱,更不是人间,所谓小偷小摸、侵害与阴谋,暴虐与杀戮……如果不是在书上见过,作为天使,他真的无法想象这种东西的存在……所以Eric Lehnsherr决定继续睡觉,但是很快,他又听到“咔”的一声,这声音近在咫尺,但Eric还是决定,不听、不看、不管、不顾,又过了一小会儿,只听“嗖”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穿过房间,破空而来……Eric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一个冰凉坚硬的东西“当”的一声撞在他的鼻梁上,Eric只觉得鼻子一酸,双眼瞬间被眼泪灌满了,他捂住鼻子,直挺挺的从床上坐起来,视线所及,一个银光闪闪的东西正落在他的被子上,他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东西,它就突然动起来,一下一下……小心谨慎的朝窗子那边滑过去,Eric这下明白了,原来刚才的声音是有人从外面用棍子或者石头敲开了他的窗……而那个银色的小东西看起来像个鹰爪,后面系着一根不算细的绳子,应该就是从打开的窗户外面投进来的……银爪继续移动,爬过地板,爬上窗台,“当啷”一声,扣在了窗台边缘突出的木楔上……Eric光着脚踩在地板上,他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个小银爪,已经知道外面人的意图,他好心的考虑,是现在就把这东西卸下来扔下去呢,还是等那人爬到一半再扔呢?

外面的人还完全不知情,系着银爪的绳子被放松再拉紧,再放松再拉紧……反复几次,终于确认安全,Eric看到眼皮子底下的那根绳子慢慢的绷紧……绷紧……

……

这是两翼天使、炽天使预备役(自诩的)、加百列的得意门生Eric Lehnsherr与天生的四翼天使,天赋学园的小天使们冲出宿舍楼等待迎新、并一览其风采的,声名赫赫的Xavier家族的,Charles Xavier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四翼天使的翅膀在身后紧紧的收拢,两只又白又嫩的小手抓着绳子,小(短)腿费力的蹬着宿舍楼的墙壁,从Eric的窗台上露出头来……先是布满棕色发卷的头顶,因为这一路爬的实在吃力,小发卷都软绵绵的颤动起来,接着是爆着小小青筋儿的脑门儿,然后是细密修长的眉毛……蓝汪汪的大眼睛……四目相对,Charles发出一声低低的“啊……”他立刻想捂嘴,但松不开手,他只能颤巍巍的僵在原地……不是,是僵在半空中……

而Eric则嘲弄的笑着,看着自己未来的室友,灰绿色的眸子里,泪水还没有消散……Charles后来问过他,“那会儿,你到底是在哭还是在笑?”

Eric不愿意承认被Charles从梦中砸醒,他就说,“笑!你好好的四根翅膀都不用,爬什么墙啊?”

评论(6)
热度(35)

© pp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