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玩的事

(EC AU)点梗第一篇 Almost Lover(下 二)

被屏蔽了,这篇的后半段见微博,文章底下有链接哈。

——————

Erik没有再低下头去看怀里的人,他只消垂下眼帘,看他一眼,就会发现Charles一双迷茫的眼睛,正投向空无的虚妄之中,他像一株迅速枯萎、衰败的植物,围绕在他周身高贵而优雅的生命力和气息正缓缓消散,他痴迷的呆望,视线没有焦距,脸色苍白,嘴唇透着死灰一般的颜色……Erik大步流星,昂首阔步,他把Charles抱上马,然后也翻身上去,把那个沉默不语的人拉进怀里,宫殿大门在他眼前缓缓开启,门外是飞雪漫天,细雪已经化为鹅毛纷纷扬扬的倾落下来,白皑皑的广场过去就是沉寂幽谧的白桦林,白桦林之外,是匍匐在漆黑夜色中的连绵山脉,大片的松林覆盖着厚厚的积雪,就像守疆卫土的士兵,绵延至帝国边缘,不绝穷尽,Erik扯动唇角,露出心满意足的微笑——万里江山尽在他指掌之间,而如今,他生命中唯一的缺憾——他所不曾拥有过的人,正顺服温良的倚靠在他怀里,他的力量已远在命运之上,他的所得已超出神祗所能给予的极限,宫殿大门完全敞开,Erik骑在马上,一手揽住Charles,一手握紧缰绳,这肃杀的天地之间只唯他一个帝王,不再有什么神,不再有什么命运,他想征服的全部唾手可得……Erik在扑面而来的刺骨霜寒中傲然昂首,双腿夹紧马腹,在怒吼的狂风中呼喝一声,那匹毛皮泛光的骏马便如离弦的箭一般,猛地冲了出去。

他们跑过广场,翻过木栅,越过冰冻的河流,一路狂奔,Erik牢牢的握紧缰绳,并不控制马匹前进的方向,由着它把自己和Charles带进深不可测的树林中,森冷的寒风在他们耳边呼啸而过,凌厉宛如轻薄雪亮的刀子,刺痛了脸上的皮肤,呼出的热气在唇边凝结成细小的冰珠,在Erik新生的胡茬上留下霜雪的痕迹,冷、痛、冰、寒,这些都阻不住Erik的满足和兴奋,他猛地拉住缰绳,黑马在他的身下嘶鸣一声,扬起前蹄,Charles在这个突如其来的作用力下,整个身体都向后滑,跌进Erik的怀里,他的背紧紧的贴在Erik的胸口上,志得意满的国王陛下平息了马的惊乱,松开缰绳,伸开手臂,从身后,用力的把Charles拥住了……Charles由着他抱,一点都不挣扎,一点都不抗拒,像是一个悄无声息,又暖又软的物件。

训练有素的战马稳稳的停在漆黑的树林中,四周只有风穿过树林发出的低啸,高大笔直的桦树,就连光秃秃的枝杈都是直指天空心无旁骛的,树干上无数双古老神秘的眼睛,冷冷的打量着他们。

Eric收紧手臂,低下头,下巴抵在Charles的头顶,他的声音终于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柔软下来,他轻轻的说,“我想你,Charles……这九年里,我每一天,每一分钟都在想念你……每做完一件事,我都会想,这一次是不是能够把你接到我身边来了?是不是我已经足够有能力去保护你……有资格去爱你……”

Charles轻缓的呼吸,沉默不语,一团团呼出的白雾在几乎冻结的空气里消散。

“……你是不是怪我把你留在雪地里?是不是怪我弄断了你的手指?……我认错了,好不好?我恳求你的原谅,好不好?……我……我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我明明想对你好的……从今以后,你就留在波尔塔瓦,我会倾尽所有待你,只要你不再提离开,不再忤逆我,好不好?”

大雪纷纷扬扬的落在他们的身上,堆积在Charles的手臂上、肩膀上……一动不动的膝盖上……突然间,那些积雪被轻微的颤动抖落了,Erik这才察觉怀抱里的身体不太对劲,Charles在发抖,他僵硬而迟缓的在Erik怀里缩成一团,他很冷,他很痛,他像是被人用带着尖锐倒刺的荆棘绑紧了,然后扔进开裂的冰河里,他不知道身处何地,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他只知道身后有一个温暖而宽厚的所在,他就本能的蜷缩起来,朝那里投奔。

一大滴水珠落在Erik的手上,在凛冽的空气中碎成一片片晶莹的冰屑……接着,又是一大滴,一滴滴的落下来。

Erik慌乱的把Charles抱起来,让他靠在自己的臂弯里……Charles的眼角一直渗出泪来,在脸颊上留下两道细细的白痕,他努力而茫然的睁大眼睛,好像在寻找什么,那双曾经望向草原清澈天空的湖蓝色双眼,被波尔塔瓦的寒冷凝固了,宛如一潭令人心碎的死水——

Erik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Charles居然变成了这副样子,他只感觉到生机正从这个人的目光中飞快的消失……他在找什么?那双眼睛明明是对着他的脸……却好像已然盲了……什么都看不到了……

“Charles……Charles……”他抱紧他,不知所措的呼唤着,“这是怎么回事?……Charles……你醒醒,我在这里,是我啊……”

Charles听到那声音,怔了怔……他流着泪强撑着抿起唇角,虚弱的笑了,“是你吗?你回来了吗?Erik?……草原上很久没这么冷过了……我……好冷好疼啊……”

……

后半部分,点这里,微博

评论(21)
热度(66)

© pp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