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玩的事

(EC)byebye beautiful(AU 一发完)

好久没写文,一提笔找不到感觉了,哭~

费劲巴拉写了个小短篇,有点无聊,不喜欢叉叉就好,不要差评我,我会努力回归哒!!

——————————————————————

Erik从床上爬起来,地板上扔着几个空酒瓶,衬衫半挂在身上,一夜宿醉,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门铃响的急促,他不小心被丢在地上的破纸箱绊到,他有点气急败坏,嘟嘟囔囔的去开门。

“嘿!”小卷毛从外面钻进来,风尘仆仆,扔掉身上的相机包,脱掉工装外套,皱着鼻子,瞅瞅一地狼藉,“你怎么回事?”

Erik抽抽鼻子,眼睛发胀,“你怎么回来了?”

“不欢迎?……那我走了……”小卷毛作势拿包、捡衣服,身后的人居然没拦,怔怔的盯着他,“真的不欢迎?”小卷毛失望,但很快走到床边,踢掉靴子,“我累死了,让我先睡一觉。”

Erik不说话,他跟上去,脸朝下,一头扎进枕头里,伸手摸索身边的人,小卷毛怕痒,被他在腰间戳了几下,笑的喘不上气来,忙拿起他的大手放在自己的腰上,“Erik。”声音幽怨。

“干嘛?”他搂紧小卷毛,从枕头下面侧过头来,眼睛红红的。

清澈的蓝眼睛凑近,放大,凑近,放大,目光款款,情深缱绻,“我饿了。”

“冰箱有披萨。”Erik闷闷的说。

“速食披萨没营养。”小卷毛耍无赖,一双蓝眼睛望定他。

“我头很疼,冰箱里有培根和鸡蛋,你自己去弄。”

“两年没见,你就这样对我?”声音哀怨的好像孤魂野鬼。

Erik咬牙,“你还知道!这两年你死去哪儿了?”

Charles环视房间,雪白的墙,贴满了从杂志上剪下来的风景照,他伸手一指,“你不是一直都知道?”

Erik不开心,他偏过头,赌气的说,“那是我自己找来的,又不是你亲口告诉我的!”

Charles贴过去,用脸蛋蹭他的肩膀,“我肚子饿。”

Erik怒气冲冲,“不管!饿着!”

……

Charles藏在被窝里,露出脑袋对着厨房贼笑,培根很香,煎蛋也很香,他就知道Erik擅长这个,分手之前,他总是被早餐的香气唤醒——

Erik赤裸着上身,在厨房里忙碌,“你从哪里回来的?”他大声问。

“纳米比亚!”小卷毛大声答。

“大摄影师怎么想起我这个小人物了?”

“不敢!你上周刚拿了最佳男主角,新晋影帝,我可不敢与您相提并论。”

Erik怔住,两年前,那个暴风骤雨的夜晚——

“别傻了Erik,那天天气好极了!根本没有暴风骤雨!”

Erik哼了一声,把煎蛋翻了个面,香气四溢,他忍不住给自己也煎了一个,“我只是形容一下那天的气氛!”

“你爱情片演太多了,Lehnsherr先生。”

Erik把香喷喷的美味从锅里卷起来,小心翼翼的放进盘子里,“过来吃!”赌气一样把盘子摔在餐桌上,“就知道吃,你是饿死鬼投胎吗?”

Charles在被窝里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我累…………”他拖了个长长的尾音,最后一声从鼻子里委屈巴巴的哼出来,“累啊……”

“累个p,你不是很精神吗?打个赌而已,干嘛一下子跑那么远?我问你在哪儿,你说在非洲,fuck you!Charles!非洲有多大?让我去哪儿找你?”Erik气咻咻的埋怨他!埋怨,埋怨,眼圈就红了,他叹了口气,从烟盒里抽出根烟,也不点燃,就叼在嘴里,脸色颇嫌弃的捡起餐盘,向卧室走过去,“吃吧……”热气熏亮了Charles的眼睛。

Erik把烟点燃,爬上床,坐在Charles身边,肩靠着肩,Charles侧过脸,弯着眼睛看他。

“干嘛这样看着我?”Erik吐出一口烟圈,袅袅婷婷升腾的青雾里,Charles的脸好模糊。

“你好看。”Charles笑眯眯的说,“鼻梁又高又直,眼眶很深,不用在脸上打阴影,怎么打光都好看,不过,你的牙齿容易露馅,拍硬照时最好冷一点,微笑的时候不要张嘴。”

“滚!”Erik的大手朝Charles的脑袋招呼过去,但落到卷毛上,却只是轻轻一抚,“我好看?”他突然问。

“好看!”Charles拍着胸脯回答。

“你喜欢看?”Erik绷着脸,认真的问。

“喜欢!”Charles把手比成取景框,对着Erik的脸比划两下,认真的答。

“喜欢看为什么走那么久?都不回来看看我?”Erik用力的吸了一大口烟,然后被呛的一阵咳嗽。

Charles低下头,过了好久才抬起头,幽幽的说,“为了不再争吵、为了不再心有不甘,Erik,为了安安静静的看你一辈子啊。”他边说,边往Erik的胸口靠过去,Erik迟疑半晌,抬起手臂,绕过Charles的肩膀,把他压进怀里。

“我拿到最佳男主角了,Charles。”Erik轻轻的说,“你知道那一刻我在想什么?”

“想什么?”Charles舒舒服服的躺在他身上,轻声问道。

“我觉得我很可笑。”

“可笑?”Charles仰起头,疑惑的问。

“奖座很冷……”Erik说,“冰的我的手指都麻了,我想到了你,我居然为了这个东西跟你打赌,用失去你来换取那一刻在领奖台上的形单影只……”

Charles沉默着,“我也很后悔,Erik……”他突然开口说,“可是,如果没经历过这两年的分别,你我又怎么会知道遇到彼此的难得与珍贵?”

Erik低下头,用力在Charles的头发里吸了口气,想找到惦念了整整两年的味道,可是烟气弥漫,他没找到。

他怔了半晌,问道,“那你呢?拍到那张完美的照片了吗?”

Charles摇摇头,又点点头,他从衬衫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照片边缘已经起皱磨损,他伸手递到Erik眼前,“我本来以为没有,但回来之前的那几天,我突然发现,我早就拍到了完美的照片。”

Erik看过去,视线突然模糊起来,那是他,照片上的人是他……

Erik笑着说,“那时候我真傻。”带着一团傻气,揣着美国梦独闯好莱坞,以为这里是世界中心,以为这里遍地机会,结果被现实狠狠的教训,钱花光了,边打工边试镜,给有钱人遛狗、打扫房间,在富丽堂皇的酒店后巷清理垃圾。

“如果不是机缘巧合遇到你……”Erik没说完,Charles突然笑了起来。

“你以为是机缘巧合?……傻瓜……”Charles笑的好像一只偷腥成功的小狐狸,“你以为我那天走进那个摄影棚是碰巧?你以为我对手下新人拍摄的照片不满意是真的?你以为我的工作室那么好进,我面试助手就那么随意?”

Erik在流泪……却搂紧了Charles的肩膀,笑了起来,“你故意的!”

那天Erik只是接到一个价格低廉的平面广告,生活所迫,他不能不接,摄影师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但很专业很干练,摄影结束,所有人聚到电脑屏幕前看成品,不知什么时候一个小个子男人凑了进来,年轻摄影师看到那人吓了一跳,忙叫了声“总监!”,Erik歪过头去看,他认得那人,那是Charles Xavier,好莱坞的知名摄影师,年纪轻轻,功成名就,手里的工作几乎预约到几年以后,亲自操刀的明星硬照更是不胜枚举,极少数的摄影师可以以一人之力捧红一个明星,Charles Xavier恰在其中。

Erik偷偷打量着这位好莱坞的知名人物,沉默不语,他不懂摄影,在这里他只是微不足道的小角色,而且……他觉得Charles的侧脸比这里的任何东西都有吸引力,总监大人皱着眉,专注的盯着屏幕上的成片,身边的工作人员噤若寒蝉,大气不敢出,片刻之后,总监大人似乎极力压制着怒气,冷声说道,“广告商要求不高,你们就这样敷衍其事?模特底板很好,出来的效果居然差成这样?!多加一块挡光板就能解决的问题,你们不可能看不出!”

旁边的助理忙过来劝解,工期要求太紧,品牌商刚刚来看过,觉得可以用,这次就只能这样了……Charles皱紧眉头,好一会儿,才说了句,“下不为例……”他转过头,在人群中环视一圈,突然对上了Erik望过来的视线,“那个模特……”他说,Erik抿抿嘴唇,不满的应道,“Erik,Erik Lehnsherr……”

“对!就是你,我很抱歉!这套照片恐怕会影响到你的公众形象,我会负责。”

Erik不懂这个“负责”是什么意思?他看了一眼耷拉着脑袋的摄影师,耸了耸肩回答说,“我觉得拍的不错……”

总监大人摆摆手,示意他不必再说,“行了,一会儿把你的联系方式留给我的助理,我明天下午有半天时间,可以帮你再出一套硬照。”

“哈?”Erik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情况?Charles Xavier的日程可是一线明星都很难挤进去的,半天时间?给自己?拍硬照?

但Charles Xavier已经匆匆离开了,只留给他一个笔挺、神秘而又帅呆了的背影。

当天晚上,Erik接到Charles助理的电话,他们约定好时间……Erik头晕目眩的离开小公寓,去了楼下的酒吧,要了一杯调味苦艾酒,舌尖的辛辣终于让他略略清醒过来——好莱坞——果然是一个充满奇迹的地方,而且,从心底的某个地方,让Erik无法相信并万分期待的居然是——他又能见到那个人了。

……

第二天见面时,Charles的第一句话让Erik愤愤不平了好久,他居然一脸平淡的问,“您哪位?”

“您哪位?”——很久以后,Erik捏着Charles的脸蛋儿,“太不尊重人了!”

Charles又露出狐狸一样狡猾的笑容,抿着嘴唇不说话。

但当时的Erik只能压住愤愤不平,不满的回答,“我是Erik Lehnsherr,是您的助理昨天给我打的电话……”

“哦……”Charles用手指摸摸鼻子,“抱歉抱歉……”好整以暇的笑容却完全看不出任何抱歉的样子,“你知道,职业习惯,如果你这样……”他走到Erik面前,突然伸手轻轻的掩住了Erik的鼻子到下巴,掌心若即若离,碰到了Erik的嘴唇,“果然是你!”Charles笑道,“你的眼睛很漂亮,眼窝深、鼻梁高……”

话音未落,Erik已经握住他的手腕,把他的手从自己脸上拿下来……他皱着眉问道,“那您现在认得我了?”

Charles浑然不觉Erik的怒气,他大笑,“是的是的,我很抱歉,Lehnsherr先生。”

……

Erik轻轻的吻了一下Charles的头顶,接过他手里的照片,“这就是那天拍的吧?我那时候够傻的……”

怀里的Charles仰头蹭了蹭Erik的下巴,新生的胡茬扎着他的脸颊痒痒麻麻的,“的确!”他说,“傻里傻气的……那天那套照片我都交给杂志社了,只留下这张,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张的神情不一样……”

Erik问,“你看到了什么?”

Charles摇摇头,“我只是不想别人看到你的这种眼神。”

Erik抱紧他,说,“因为我在看着你,在想你,那一刻,我爱上你了。”

……

拍摄之后的一个星期,Erik接到Charles工作室打来的电话,向他征得照片使用授权,Charles决定把那套照片转让给一家知名时尚杂志,Erik同意了。

短短的两个月,Erik居然小有名气了,广告合约、电影邀约纷至沓来,他签了好莱坞顶尖经纪公司,从此以后,星途顺畅,与Charles工作室的合作也更加频繁,他有了更多拍摄定妆照、宣传照、品牌广告的机会,但Erik Lehnsherr,距离登顶一线,还差那么一点点,他频繁的进出Charles工作室,却仅有两次是Charles亲自操刀,他喜欢看Charles工作的样子,喜欢看他灵活的手指摆弄相机、摆弄那些精密而暧昧的镜头的样子,喜欢他皱着眉盯着电脑屏幕吹毛求疵的样子,喜欢他……他的一切一切……他们已经同在一个圈子,距离却再难拉近,Erik一边远远的望着遥不可及的Charles,一边慌乱、焦躁,无能为力无可奈何。

几个月后,Erik接到Charles的电话,“明晚去山顶,露营拍星轨……我不想一个人。”

Erik说,“我陪你。”

……

夜凉如水,相机静静的呆在三脚架上,快门间隔五秒,时常四十分钟,蛙鸣蝉噪,星光浩淼,Charles抱着膝盖,手里握着保温杯,热腾腾的咖啡香气四溢,Erik转过头,幽蓝的眼眸看着他——

“尝尝吗?我亲手煮的。”Charles含笑问道。

“想!”Erik低下头,用舌尖舔了舔Charles的嘴唇,咖啡微苦,但柔软的嘴唇却是甜的。

闪光灯闪个不停,把漆黑的山顶一下一下照的雪亮,高高扬起的镜头下方,Erik抱紧Charles,把他压在温暖的小毯子上,如果那一张张纪录星空的照片能够录下声音,一定是一声声浅淡而细碎的呻吟……

……

一年多之后,Erik终于能够负担好莱坞的高昂房价,他买下了一套简单的二层小楼,他开车从Charles的豪宅里把他接过来——他们同居了。

起初,一切都美妙甜蜜的好像童话故事,公主和王子相爱了,他们住在城堡里,衣食无忧,事业顺遂,但是Erik仍在片场里拼命,一次他亲自驾车完成特技动作,加速器失灵起火,烧伤了他的手臂,再一次为了电影效果,他亲自完成武打动作,被对方失手打断了手臂;与此同时,Charles几乎已经达到了他在其领域中所能企及的巅峰,他迷上了自然风光摄影,他与国家地理签约,以笔名发表自己的风景照,他逐渐淡出工作室业务,经常一走就是几个星期,Erik在医院里养伤,Charles在外奔波,他们的话题渐行渐远,见面的机会也越来越少……

Erik站在医院的窗台前,一手打着绷带,一手抱着电话,“Charles……”他轻轻的说,“你在哪儿?”

“我还在山里,下个星期回去……你在哪儿?”

“在医院。”

“你又受伤了?”

“恩……”

“这次是哪里?”

“手腕断了……Charles……我很想你……”

“只有受伤的时候才想吗?”

“我不想吵架,你什么时候回来?”

“Erik……我们分手吧。”

Erik怔怔的抱住电话,半晌,他说,“我等你回来……当面对我说这两个字……”电话挂断了,他的心里一团乱麻。

……

培根和煎蛋都凉了,Charles一口没动,他把盘子放在一边,趴在Erik的身上,深深的看着他的眼睛,Erik扯过被子,把两个人裹起来,他的声音低沉而悲凉,“两年前,你从山里回来的那个夜晚,我知道你不会改变主意,你决定的事情肯定是反复考量过的……”他伸出指头点了点Charles的鼻尖,Charles扬起嘴角,骄傲的微笑,“是我辜负了你,你才搬过来没多久我就接下一大堆工作,把你一个人留在那座小房子里,如果不是太寂寞,你也不会跑到山里拍风景,然后沉迷其中,甚至签了国家地理,更不会之后跑去非洲那么偏远的地方……”Charles的眼睛亮晶晶、蓝幽幽,闪闪烁烁的望着他。

“可是我好怕,Charles……你太优秀了,你知道那天我去你家里接你,看到你那片庄园一样的豪宅是什么感受吗?我曾经以为那个小房子会是我们的爱巢,可以给你温暖,给你幸福,可是……你的环境和身家远超出我的想象,我已经很努力的向上爬了,我以为我抵达不了顶峰没关系,这样已经很好了,可是我抬起头,却发现你已经在山巅之上,在那个遥不可及的地方看着我……对着我笑……我该怎么办?Charles?……我不知道,我只有不断的努力去靠近你,可是,……我最后还是差点失去你啊。”Erik捂住眼睛,Charles沉默着,温柔的抚摸着Erik的脸庞,Erik咬住嘴唇,拼命忍住涌上心头的痛苦,“你说要分手,我只能答应你,但是我让你给我两年的时间,如果两年之后我能成为一个举世公认的出色演员,我就把百分之八十的自己交给你,陪着你、保护你,如果我失败了,那我们就真的分手吧……我做到了!”他的声调突然抬的很高,“我做到了!……”这一声之后,Erik崩溃了,他痛哭失声,抽噎着说,“我拿到了最佳男主角啊!可是你在哪里?”

……

Erik从哭泣中惊醒,空酒瓶散落在地板上,地板中央放着一个灰蒙蒙的纸箱,纸箱里扔着一个相机包和一件工装外套,没有培根、没有煎蛋,也没有Charles……在他触手可及的床边,放着一张照片和一张信纸。

照片正是梦里的那张,Charles为他拍的第一张照片。

信却不是Charles写的——

Erik Lehnsherr先生:

你好。我是Xavier先生在非洲记者站的朋友,这封信本是Xavier先生口述,我来记录完成的,但完成以后,他又改变了主意,极其坚决的让我把信当即撕碎。我与Xavier先生共事两年,他从未提起过与您的关系,我曾在他的房间里看到一小箱您的电影DVD,还曾经笑他居然也会迷上一个电影明星,直到这次听完他的故事,才知道原来他与您之间有着如此之深的牵绊,所以,在撕碎那封信之后,我又偷偷的重新写了一封寄给您,希望您能知道他对您的一片苦心与深情。我不知道这样是对是错,也不知道Xavier先生会不会责备我,但这些已经都不重要了。

以下是Xavier先生的口述,我尽力还原他的口吻,如果有遗漏或欠妥之处,请您原谅,并请您相信我对他以及您的深深敬意。

Erik Lehnsherr,你这个笨蛋!混球!大傻瓜!我从来没有从高处去俯视你,那些全特喵的是你的想象好不好?!我也是个笨蛋!混球!大傻瓜!我居然还要配合你,去满足你的安全感,你的控制欲,这两年我过的好辛苦!想你,又不能见你,我见鬼的,为什么要跟你打那个赌?你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演员,我就要去寻找最完美的照片,嘴巴动一动就是两年,可当初的我们是不是都没想到过这两年会有多么漫长,多么难熬?我当初怎么就鬼上身,配合你打这么个烂赌?你去做你的出色演员好了,可是最完美的照片我早就已经得到了啊!它明明一直就在我的身上……

可是,我后悔,我难过,我不甘心,我却不能不配合你,爱你是我一个人的事,相处却是两个人的事,如果你不解开这个心结,我们就永远不会安静平和的过完一生。有人说先爱上的总要吃更多的苦,是这样吗?我不知道,但现在的境况,却只有这句话能解释,我先爱上你,就得承受多一点的思念之苦吧?傻瓜!你总是对初见时那句“您哪位”耿耿于怀,却根本不知道从你第一次走进我的工作室,走进我助手的摄影棚我就已经注意到你了,我可怜的小助手为了我的动心不得不挨上一顿莫名其妙的批评,后来我想了很多办法补偿他,希望他能原谅我,从你拍照时的状态和眼神我就知道,你是那种脾气死硬、作风古板的傲慢德国人,直接向你表示?你肯定会觉得我举止轻浮、动机可疑,所以我只能激怒你、诱惑你,让你觉得是你先爱上的我,混蛋!为了勾引你,我花了多大的心力!你却只看到我身后的大房子、我在圈子里的地位和成就,这些难道都不值得你为我骄傲吗?可恶!混蛋Erik,你有面子和自尊,我就没有吗?与你定下这个该死的两年之约,是我做过的最愚蠢的一件事。

可是,我却没办法责怪你,我爱你,这份执拗和强硬恰恰是你性格中最吸引我的部分,所以即便在这封信里我骂了你一百遍混蛋,你也不要自责,这是我们相爱势必会生出的因果,我们无法改变,也无法逃避。

Erik,非洲这边的消息传递太慢,虽然在颁奖典礼前半个月就会发布提名名单,但我们这边直到一个星期前才能看到新闻,你终于成功了,我好想回去与你一起迎来那个时刻,那个属于你的时刻,可是。

……

Lehnsherr先生,请原谅我在这里给Xavier先生的信写上句点,他的确早在颁奖典礼的一个星期前就预定了返回美国的单程票,可是,在得到提名清单的第二天,他突然晕倒,送到医院就已经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让我们感到欣慰的是,他并没有承受太多痛苦,病情来的快,也过去的很快,他于颁奖典礼的翌日清晨永远的闭上了眼睛。Xavier先生的遗物不多,我把他一直放在身边的一张照片,他的一件常穿常用的外套和相机包随信一同寄给您。他离开的很安详,希望您节哀。

您以及Xavier先生的朋友,敬上。


评论(52)
热度(140)

© pp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