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玩的事

【EC AU】迷幻(一)

查查被别人xx预警 

写完byebye beautiful突然迷上了猜走向的文文,再来一篇,来猜猜走向吧!be还是he,能见面还是不能见面,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本想一发完,但是絮絮叨叨又没整完,估计两发,最多三发。

最近写文磕磕绊绊,不知道是不是对ec的退潮期,(不要啊!我很爱他们的)努力复健中,求不嫌弃,不差评。人家很弱,但是很努力的!

————————

Erik Lehnsherr上尉站在热浪滚滚的沙漠中央,环顾四周,一望无际的沙丘荒漠,毒辣的阳光直直的照射下来,偶尔有白光一闪,那是某种动物甚至人类的残肢骨骸,在他身后,军队的武装运输车停成一排,在漫天风沙中岿然不动,刚过上午,塔尔沙漠的地表温度已经达到47摄氏度,温度正在上升,再过三四个小时,将达到顶点,他们必须停下来安营扎寨,等待太阳落山之后才能继续前行。

随着战事的结束,临时政府接管当地武装,驻伊美军大部分已经撤回国内,这次是Lehnsherr上尉在中东的最后一个任务,他将护送这队科考人员于次日下午抵达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从那里登上武装直升机,一同返回阔别已久的美利坚合众国。

他们雇佣的当地人已经把驼队围成一个圈,让一路带领他们缓慢前行的骆驼稍事休息,Erik不由得感叹,即便科技发达的今天,即便耗费巨资武装到牙齿的美军部队,也不得不在残酷无情的大自然面前低头,在这片浩瀚而原始的沙漠之中,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们不得不尾随在这些最古老的沙漠之舟背后。

趁着士兵们与科考人员一同搭建帐篷的空档,科考队队长卡勒尼教授深一脚浅一脚的朝Erik走了过来,Erik忙上前两步扶住了他,在考古界德高望重的卡勒尼教授已年过七旬,这恐怕也是他最后一次带领科考队深入一线挖掘现场了,卡勒尼握住Erik的手臂,拿掉遮住口鼻的口罩,在风中吼道,“辛苦了上尉!”

老人家讲起话来中气十足,Erik不由得微笑道,“我能听到,教授!您不用嚷嚷。”

教授哈哈大笑,“上尉,我们的时间还够吗?”

Erik点点头,“您放心……”他的声音、他的笑容突然戛然而止,他皱起眉头,伸出手臂指向教授身后的方向,“教授……”他的声音悚然发颤,“那个……正常吗?”

这几天的相处卡勒尼教授当然知道,这位有着多年实战经历的上尉可不是轻易就会露出这种神情的人,他慌忙转身,只见在他们几十公里以外的地方突然黄沙滚滚、尘埃蔽日,一片黑色的影子好像汹涌翻腾的潮水巨浪,飞速的朝他们席卷而来,卡勒尼教授大吃一惊,只觉得心脏猛跳,“沙暴!!快躲到骆驼后面去!沙暴来了!!”他一边大喊,一边朝前跑去,脚下的细沙松软,他一个趔趄,摔倒在地,Erik忙冲过去,把他扶起来,沙暴袭来的速度太快了,还好在场的人不是训练有素的士兵,就是经验丰富的科考队员,他们迅速丢下手里的帆布和装备,朝运输车这边跑来,Erik也扶着教授跑过去,漫天飞舞的细沙,如霰雪般飘落,Erik突然停住了……因为所有正在奔跑的人都停住了……那些正坐在驼队一边的当地人居然在这种时刻还在优哉游哉的抽着烟,喝着水,他们站起身来,龇着牙花子朝这群惊慌失措的外国人哈哈大笑,老教授牢牢抓住Erik的胳膊,把那些人说的话一句一句翻译给他听——他说,“那不是沙暴……那是……海市蜃楼!!”

海市蜃楼?Erik随军驻扎中东三年有余,其中差不多有一半的时间是在沙漠里,还真的从没见过传说中的海市蜃楼,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见到这种奇景。他站在沙丘之上,转过身去,果然,那片遮天蔽日的黄沙黑影已经近在眼前,却悄无声息,在他们的头顶仍是炽烈骄阳,如火一般烧灼着他们的皮肤,耳边的风声浅浅低徊,吹在脸上却也是灼燎难耐,沙漠上蒸腾的热浪好像一个天然的屏障,把现实的世界与错乱的时空隔绝开来……好奇与惊叹迅速代替了惶恐,所有人屏息瞠目,好像生怕一个小小的响动就会打破这美妙而震撼的一刻。

狂沙漫天、黑影幢幢,仿佛一望无尽,却又与他们的时空边界相连,这与Erik所知道的,悬在半空中的海市蜃楼截然不同,或许景象太过相似而彼此重合?那么说,这情景会不会就是发生在他们附近?他低下头,想去询问教授,教授却已经看得眼睛发直,Erik扬起嘴角微微一笑,看来这个时候教授是肯定不会为他答疑解惑了,于是便也抬起头,一心一意的朝对面张望过去,这时已经有人原地坐在滚烫的沙子里了,也有人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科考人员的职业精神的确不容小觑,他们从行李里掏出相机,开始咔咔的拍起照来,不知过了多久,大概几分钟,对面的景象突然发生了变化,Erik发觉老头儿紧紧的扯住他的袖子,整个人都开始哆嗦起来,“那是……”老头的声音颤抖,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Erik听,“那是……那不是……”

Erik握住老头的手,温声劝道,“您别急,慢慢说,那是什么?”

老头咽了口吐沫,指着前方,既兴奋又惶恐的叫道,“不,不是,那里不是沙暴啊!你看,那里……那里有人……”

Erik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黄沙正慢慢散去,彼端世界的景象逐渐清晰起来,果然……是人……很多很多的人,他们身穿雪白长袍骑在马上,手执兵器……正在激烈厮杀……

骏马在那些蒙住口鼻的骑士胯下仰天嘶鸣,马蹄错杂繁乱,在那队人马周围扬起一片飞尘,那果然不是沙暴,而是一场惨烈的战争,Erik看着那些冷兵器寒光凛冽,挺刺横挡,交锋往返,只觉肾上腺素陡然飙升,他几乎听到兵器碰撞的激荡之声,闻到空气中升腾不去的血腥味儿,士兵中间突然响起一声爆喝!接着无论是科考队员还是美国大兵都痛快又兴奋的叫闹起来,这里毕竟男多女少,Erik知道,他们的感受一定与自己一样,这可不是电影电视,这是正在真实发生的短兵相接,Erik一时心情复杂,不知该为这神乎其神的景象喝彩还是为那群真实存在的骑士们担忧……

惨烈的厮杀似乎已经渐进尾声,不断有人被一刀斩在马下,或是不堪重伤而摔落在地,他们的结局都是一样,不是被一刀刺死,就是被乱马踩死,Erik的视线突然落在一个矫健的身影上,那人手握一柄半圆形武器,在人群中闪转腾挪、左攻右突,身形并不出众,在一众健硕强壮的骑士中间显得格外娇小,却灵动潇洒,Erik皱着眉头看了一会,赫然发现那人竟是那群战胜者中间的领袖以及进攻的最终组织者,他的目光紧紧的锁在那人身上,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从卡勒尼教授手中夺过他的相机……卡勒尼教授哎哟一声,跳起来想抢回去,但Erik一掌按住了对方的头顶……力不从心的卡勒尼教授只能一边跳一边喊,“拍啊!拍啊,上尉!按快门啊!”

Erik旋转镜头,聚焦在那个小个子骑士身上,那人的身形更加清晰的出现在镜头中,他的白袍已经被鲜血染红,挥舞着一柄波斯弯刀奋勇搏杀,半张脸都蒙在雪白的头巾里……突然,他手起刀落,砍杀了面前的敌人,不知为何,他转过头……就这样,从那遥远的彼端世界望了过来,与Erik视线相对……那是一双湛清碧蓝的眼眸,脸颊上还有星星点点的血渍,他就这样,皱着眉,穿过一片空无,看着他,Erik只觉得心跳加速,他手指颤抖,按了几次快门,居然都没有按下去……就在这时,一个黑影出现在骑士身后,寒光一闪,Erik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的心脏骤然抽紧,只见一直蒙在那骑士脸上的围巾就这样被刀割断,慢慢飘落……Erik看到了一张他从未见过的……无法用语言去形容,却顷刻之间深深的印在他脑海里,美丽的、孤冷的、忧郁的脸……

Erik手指一抖,按下了快门。

热浪滚滚,空气中的水汽不断蒸腾,海市蜃楼慢慢消散在地平线那头。


评论(30)
热度(104)

© pp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