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玩的事

(EC AU PWP)玫瑰之约(七 完结)

罗德里戈咬紧牙关,纵马狂奔,身后箭矢穿过空气发出的嗖嗖声,就像死神的镰刀御风而行,他害怕了,他害怕查尔斯逃不出去,他害怕当查尔斯逃到北门,却发现接应的人根本没有出现——

毕竟他们唯一的希望,艾瑞克兰谢尔中毒太深,那一小瓶解药究竟能不能救得了他的命?甚至,艾瑞克是不是根本就不相信他,不会轻易尝试自己送去的解药。抑或是——经过了这么长时间、这么多的伤害与失望,艾瑞克对查尔斯的感情是不是已经淡了,淡到根本不在意他的生死?

他突然害怕起来,一支箭擦着他的脸颊飞驰而去,刀剑无眼,何况这漆黑的夜里,就算他自己——德拉罗维家的少爷,也可能身中乱箭,死在这里,更遑论众矢之的——叛逃者,查尔斯泽维尔?

他的心脏一阵狂跳,他好像听到全城的马蹄声、犬吠声都在朝北门那边聚拢,他们发现他了?查尔斯他——一个人,如果出不去北门,就会……

罗德里戈迅速调转马头,他吩咐手下亲信分几个方向引开追兵,自己则找了一条近路往北门疾驰而去。

哪里有什么近路,那不过是儿时发现的一片丛林,古木参天、荆棘遍地,路不好走,但可以避开追击的眼目,直抵北门,坚硬密集的枯枝老藤像一双双伸出的枯瘦的手,狞笑着撕扯着他的衣服、他的皮肤、他的血肉。但罗德里戈已经顾不上这些了,离北门越近就越安静,越安静就越恐慌——

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静下来了?他们——

已经杀死查尔斯了?

当罗德里戈带着一身一脸的血污,从树丛中冲出来的时候,他的心,陡然凉了。

在他前方是擎着火把、聚集在一起的军队,黑暗中,白头海雕的图腾狰狞恐怖,空气中,沉沉的杀气,宛如一记重锤,狠狠的砸在罗德里戈的心上。

他为查尔斯指向的北门,紧紧的关闭着——

生路变成了死路。

生门变成了死门。

他看不到查尔斯,但从那些弓箭手紧绷的准备动作上,他知道,在那扇门与军队的中心,应该就是他的查尔斯。

他视若珍宝,精心呵护,想要共度一生的人。

这些人凭什么?他们凭什么?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摧毁了他的心,他的爱,他生命中的一切。

罗德里戈的手指握紧缰绳,紧到疼痛,紧到麻木。

如果这是注定的结果,那就让他们死在一起吧。

毕竟,是他把查尔斯推向了这条不归路,不是北门这条路,而是,在此之前,很长的时间里,他就已经获得消息,查尔斯被出卖了,他凭着对父亲、对家族的最后一点信念,觉得他们会如他们所说保下查尔斯,而他也可以瞒着查尔斯,把这件事一直拖到反抗军被教廷绞杀殆尽,查尔斯就会放弃夺回基诺莎的想法,那样——

即便他不开心,他们也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他会待他好,他会给他一切,让他忘记基诺莎,忘记惨痛的过往。

可是,仅存的理智,让罗德里戈考虑为查尔斯寻求一个关键时刻可以依靠的人,思来想去,无论他愿不愿意承认,答案只有——艾瑞克兰谢尔,这个爱而不得,被他暗杀、被他下毒的“老朋友”。

他用解药,换取艾瑞克的一支亲信精兵始终潜伏在封地北门。

他希望,查尔斯永远都用不上艾瑞克的守护。

……

罗德里戈懦弱过、自私过,这些看起来无关紧要的情绪,让查尔斯失去了最佳的逃生机会。

现在,他不再犹豫了,也不再退缩了,他分开双腿,蹬紧马刺,他要穿过这些卫兵,去到查尔斯的身边。

这才是他的誓言,无论生死,我都与你同在。

……

查尔斯单手握着缰绳,他回过头,看着身后一层层围拢上来的敌人,严阵以待的弓弩在噼啪作响的火光中闪闪发光。

北门——

他不相信罗德里戈会骗他,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唇角勾起,想起罗德里戈轻柔的吻,以及不久前,艾瑞克那虚弱的吻——

死了——

誓言就不存在了,责任也不存在了。

我们可以彼此拥有了。

查尔斯叹了一口气,轻轻的笑了——

“艾瑞克兰谢尔,你给我等在那儿不要动,我要去找你了,你施加给我的一切,我会狠狠的报复回来……以及……我爱你。”

……

就在查尔斯缓缓闭上眼睛,罗德里戈的双腿即将夹紧马背,弦上的箭已经势不可当的时候。

一声巨响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城外有人在撞门。

德拉罗维家的士兵只是家臣,从未被当作真正的士兵接受训练,当然也从未经历过重锤攻城这种事,当这一声响起,即使他们立刻意识到是外敌入侵,却也随之乱了阵脚。

罗德里戈怔住了。

查尔斯胯下的马好像意识到危险,开始不安的扬蹄踱步。

“当——”

又是一声巨响。

德拉罗维的封地一向太平,就算出事也会有教廷派兵守卫,所以长久以来,他们并没有管过什么城防守备,年久失修的北门就在这第二次撞击之下轰然洞开。

查尔斯觉得——

这一定是幻觉。

因为,他看到了四个月前还虚弱的连路都走不了的艾瑞克兰谢尔。

他气宇轩昂的出现在大门轰塌的尘埃之外,骑着那匹纯黑色的高大骏马,身上没有战甲,只是轻便的长裤长袍,长靴及膝,袖口绑起来,贴紧手腕,他的脸上仍旧有憔悴之色,看起来也清瘦不少,但微微扬起的长眉、勾起的嘴唇,用不屑而凛冽的目光扫视全场,高傲、冷酷,杀伐之气不必血色渲染,不需刀枪剑戟,更不需要铠甲罩身,他本身就是战争之神,就是主宰战场胜负、人类生死的神。

神祗的目光本该降临到每一个跪伏在他面前的凡人身上,可艾瑞克兰谢尔——他冰冷的视线却在触及查尔斯的一刹那落回人间。

想念、爱慕——

以及看到查尔斯因受伤而危坐于马上,摇摇欲坠时候的心疼与愤怒。

他皱紧眉峰,口唇轻启,只简单的说了声,“上!”

他身后一排严阵以待的精兵便猛地朝眼前明显在数量上占了优势的军队冲了进去,宛如溪流汇入江河,却又像削铁如泥的剑刃,无声无息的挥落死亡的锋芒。

一片混乱之中,有人冲撞到查尔斯的马,查尔斯已然脱力,而且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艾瑞克的身上,就在那一刻,他冲艾瑞克微微一笑,手掌一松,人就朝马下坠去。

喊杀声在身边响成一片,纷乱的马蹄像倒扣下来的砧板,这个时候落马,只会被乱蹄踩死。

艾瑞克突然呼喝一声,纵马前冲。

就在查尔斯即将落地的一刹那,艾瑞克伸手捞住了他的身体,把他抱到身前,查尔斯只觉得那双手在自己的腰际用力收紧,他回眸,望进艾瑞克的眼眸深处。

“你怎么样?”艾瑞克焦急的问。

“你还活着……”查尔斯说完,便晕倒在艾瑞克的怀里。

……

艾瑞克的士兵再出色,毕竟寡不敌众,他的目的只是救下查尔斯,查尔斯身负重伤,他也无心恋战,艾瑞克发令收兵,一众亲兵撤回他的身边,且战且退,一路护着主人往安全的地方驰去。

……

没有人注意到战团之外的罗德里戈。

他咬紧嘴唇,却在微笑。

他看到艾瑞克看查尔斯的眼神,也看到查尔斯望向艾瑞克的眼神,他缓缓的摊平手掌,看着掌心里深深的缰绳勒痕。

他拼尽全力了,已经再没有多一点点的力量了。

他终究没办法成为可以支持他、保护他的那个人。

……

艾瑞克的军帐就在山下,他们一路潜行进入勒蒂纳斯境内,为了掩人耳目,只简单的搭了一个简单的住处,大部分人只能风餐露宿,还好山里的春季水暖风凉,不至于让他们饱受风霜摧残。

罗德里戈只是要求艾瑞克派出一支精锐队伍,但艾瑞克终究是不放心,他了解查尔斯,知道罗德里戈在聪明的查尔斯面前,甚至连一时都瞒不了,并且——

他俯身看着昏迷的查尔斯,军医正一点点剪开查尔斯的衣服,处理那些箭伤,有两只箭因为插的太深,一时还没有拔出来。

查尔斯啊,倔强、不肯认输的查尔斯,他怎么可能如罗德里戈所愿,安心留在封地,不顾基诺莎堡人民的死活呢?即使把自己弄的遍体鳞伤,他也一定会想办法出逃的。

“公爵……”医生忧虑的抬起头,看着艾瑞克,“这箭头得趁早拔出来,泽维尔公爵殿下已经开始发热了。”

“那就拔啊!”

“这次轻装简行,药物和器具都没备齐,止疼药没有,挖出箭头的刀子也没有,只能就这样直接拔啊。”

艾瑞克抿紧嘴唇,过了好久才强按下心疼和不忍,他把昏迷的查尔斯扶起来,用手掌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颊——

“查尔斯,醒醒,醒醒……”

查尔斯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像是从噩梦中醒来,迷迷糊糊的半张开眼睛,“艾瑞克……”他翘起嘴唇,有点吃力的笑了笑,“你这个人,怎么总也死不了呢?”

艾瑞克忍住痛楚,勉强笑道,“你还没死,我怎么放心留你一个人在这里。”

查尔斯笑了一声,笑意却突然被疼痛的皱眉取代了,他挣扎两下,想要推开艾瑞克——

“罗德里戈呢?他帮我引开追兵……他没事吧?”

“他没事,是他让我来接应你。”

“……果然是你,他说有人在北门等我的时候,我就感觉会是你。”

查尔斯没有力气,双手勉强撑着身子坐在毛毯里,他本可以更舒服的靠在艾瑞克身上,就像艾瑞克从马蹄下救下他那会儿,他在发烧,他的身体在营帐温暖的篝火中瑟瑟发抖,却仍强打精神,与艾瑞克保持距离——

艾瑞克心里知道他的想法,只好苦笑道,“我会想办法通知罗德里戈,但你现在要帮帮我,查尔斯。”

查尔斯的双眼充血,像是火烧云映照下的雨后晴空,他眨眨眼,问道,“帮你?帮你什么?”

“你身上有两个箭头,营地上没有麻醉药,我们得就这样给你拔出来,你忍忍好不好?”说完,他张开双臂,抬头示意查尔斯,这里并非只他们两个人,还有一个随军医生,战战兢兢的侍立一边。

查尔斯也是行军打仗多年的人,他明白这会儿的困境,也明白艾瑞克的苦心——既然活下来,他就不可能跟艾瑞克有任何进一步的关系和接触,艾瑞克是在让他放心,绝不会对他怎样,或在这种情势下逼他做什么决定。

查尔斯咬咬牙,沉默的向前,靠进艾瑞克的怀抱——

他好想念这个怀抱,艾瑞克的味道,艾瑞克有力的拥抱,身体接触的感觉,以及艾瑞克那沉稳温热的呼吸……

艾瑞克一手绕到他身后,扶住他的背,一手轻轻的按住他的头,隔着柔软细密的头发,扣住他的后脑。

查尔斯乖乖的倚在他的身上,一张嘴,咬住艾瑞克的肩膀。

艾瑞克紧拥着对方火热的身体,朝思暮想的人就在自己的怀抱中,可是,如果不是情势危急,查尔斯肯定不会这样,疼痛又甜蜜,幸福又绝望的矛盾感充斥着他的心。

艾瑞克朝医生点了点头。

……

第三天,查尔斯还在发烧,身上的伤口有些也仍在流血,但已经有些精神了,艾瑞克询问过他,是跟自己一起回封地,还是去找罗德里戈,还是有什么其他的打算?

查尔斯不想连累任何人,他打算先跟艾瑞克回封地,之后取道去叔父的堡垒,如今教廷开始追捕反叛军,他们的大军出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艾瑞克没说什么,只是沉默点头。

查尔斯以为一切尘埃落定,如果他死在战场上,那这一切纠葛就都结束了;而如果他侥幸幸存下来,他会如约,回去找罗德里戈。

无论他自己的结局如何,都与艾瑞克兰谢尔再无瓜葛。

这几天里,他总是悄悄的打量着艾瑞克的背影,想要把这个人铭记在心。

他却不知道,艾瑞克已经安排好手下兵力,提前赶往查尔斯叔父那里,与反叛军主力会合。

今后的日子,他们仍会纠缠在一起,直到,查尔斯不再需要他。

……

一直藏身在勒蒂纳斯毕竟不安全,艾瑞克本来打算只要查尔斯能够承受长途跋涉,就立刻拔营启程。

然而,事态还是发生了一些变化。

清晨,查尔斯正皱着眉,一脸不情愿的喝下手里的汤药,艾瑞克脚步沉重的走了进来。

查尔斯看着他,“是不是出事了?”

艾瑞克点头,“是。”

“什么事?”

“他们要在今天正午绞死罗德里戈……”

“你说什么?”查尔斯手里的药碗“当”的一声落在地上,他猛地站起身,却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险些摔倒。

艾瑞克一手托住他的手臂,叹了口气,沉声道,“我刚一直在外面,考虑要不要告诉你这件事,他们表面上是污蔑罗德里戈勾结反叛军,要判他死刑,实际上却是要引你出现,只要抓到你,他们的目的就达成了,罗德里戈只是个诱饵,即使你不出现,他们也未必会拿他怎样。”

查尔斯咬住嘴唇,仰头问道,“你可以保证他们不会对罗德里戈做什么?”

艾瑞克深深的看着查尔斯,突然无奈的笑了笑,“我就知道你会是这种反应,才决定不隐瞒你,你不会让罗德里戈涉险,你会去救他,是不是?”

查尔斯不容置疑的点了点头。

艾瑞克微笑道,“我可以把你弄晕,然后带走你。”

查尔斯瞪圆了眼睛,怒道,“你敢?那我会恨你一辈子,艾瑞克兰谢尔。”

艾瑞克立刻回道,“反正我已经做了很多让你恨我的事了,不怕再多这一件……”

艾瑞克注意到查尔斯的脚步,正慢慢的,悄悄的朝大帐门口移动——

他突然笑了起来,“别跑,查尔斯,你放心,我不会弄晕你,也不会拦着你,既然选择告诉你实情,我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查尔斯诧异的问道,“什么准备?”

艾瑞克说,“我会陪你一起回去。”

……

勒蒂纳斯的居民还记得这位年轻英俊的小爵爷的婚礼盛况,可是,此刻,他站在刑场中央,高大破旧的绞刑架下方,仍旧是红发如火,温柔动人的笑容,没人知道他此刻有多平静,有多安心,他在监狱里呆了两天,前所未有的冷静,他想着与查尔斯的初次见面,想着他们在婚礼上的誓言,想着他们的亲吻,他们的拥抱,他们的快乐……想着,他的朋友艾瑞克兰谢尔,贵族家庭的生活,总是充满着冰冷的奢华,艾瑞克是他整个童年、少年、青年阶段唯一的温暖,相信,对于艾瑞克来说,他也是一样。

自己究竟是在怎样的境地下,用怎样的口吻去下令暗杀他,暗杀不成,继而下毒?

他看着头顶上方,已经绑好的绞具绳索,那个巨大的死结,他人生中的偏差、幸福、所失与所得都将随着自己的死亡而终结,而那个被他系在艾瑞克与查尔斯之间的结,也将被解开。

这一次,他们都解脱了。

罗德里戈轻松的笑了笑。

在平日里,绞刑总是伴着喧嚣的呼喊声和叫好声。

而今天,虽然仍是密不透风的人群,广场上却安静的可怕,只有盘旋在广场上空的乌鸦,大声的呱噪着。

……

太阳缓缓的爬上中天,塔楼的钟声突然敲响。

正午来临,行刑的时间到了。

坐在看台中央的红衣大主教冷冷的看着身边的老德拉罗维,只一夜的时间,一向保养的很好的德拉罗维已经尽显老态,他焦躁而烦闷的用手帕不停的擦拭着额头上沁出的汗水。

“公爵……”大主教的食指一下一下敲在桌子上,带着种幸灾乐祸的腔调,说道,“时间到了,泽维尔不会出现了,教廷会记住您的奉献的。”

德拉罗维嘴唇打颤,双腿发软,他扶住桌子,好不容易才站起身来,他看着绞刑架下面的儿子,几乎发不出声来,“行……”他哆嗦着,“行……”剧烈的阳光,晒得他有种将要脱水的感觉,“行……”他再次开口,却是声音越来越小,即便他身边的红衣大主教都得竖起耳朵仔细辨认,才知道他说了什么。

红衣主教不耐烦的一拍桌子,扬声道,“时间到了,行刑。”

有人把罗德里戈压到绳索下方,让他站在活动板上,拉下绳套,粗鲁的按住他的头,往里面硬塞……

“住手!他没有罪!”下面的人群中突然响起一个不大不小的声音。

这一声没有力量、没有气势,却好像一块石头投入平静的湖面,陡然掀起波浪,更多反对、指责的声音响了起来——

“什么反叛军,哪里有什么反叛军?”

“不要绞死他,他只是保护他的爱人!”

“他没有罪!放了他!”

“你们无权这么做,你们甚至没有审判他!”

一声一声,从字字分明,到嘈杂的响成一片,虽然再听不清每个人都在说什么,但这声音赫然攀升,像是一阵有力的旋风,席卷了整个广场。

红衣大主教暴怒之下,猛地站起来,指着罗德里戈大声道,“绞死他!给我绞死他!”

罗德里戈的头终于被套进绳索,广场中人群高声的叫喊像巨浪,凶猛的拍打着堤岸。

行刑者一手已经拉住了活动板的阀门,只消轻轻一扯,罗德里戈就会死于颈骨断裂。

与此同时,人群之外响起一阵马蹄声,一支响箭,带着燃烧的烈焰,越过人群的头顶,直直的射在罗德里戈上方的绳索上,绳索触火即燃,很快便烧断了。

“他来了!给我抓住他!”红衣大主教叫嚣着,隐藏在广场周围的教廷军队立刻一拥而上,聚集到绞刑台前。

罗德里戈站在台子中央,一伸手,拿掉脖子上断掉的绳套,狠狠的扔在一边,“查尔斯……”他不安的朝箭矢飞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两匹马,两个骑手,并肩而来,正是查尔斯,和艾瑞克兰谢尔。

只有两个人……他们只有两个人……

红衣大主教的嘴边扬起邪恶的微笑,两个人……

“兰谢尔公爵!”他叫道,“教皇待你不薄!”

艾瑞克骑在马上,置身人群之中,冷笑着,“看看这些百姓吧,主教大人,这样下去,教廷迟早众叛亲离。”

“就你们两个人,你们也敢!”主教得意的笑道。

查尔斯坐在马背上,远远的望着罗德里戈,一言不发。

罗德里戈却知道,他之所以一言不发,一定是因为那天晚上被追捕时受的伤,他忧虑的望向查尔斯,他的脸色苍白,肩膀隐隐有红色的血迹渗出来,他的双眼望向这边,写满了焦急,却一看便是强忍痛苦,他那幽蓝迷人的眸子已经被疼痛折磨的填满了血色。

主教号令士兵下去抓人,艾瑞克的手臂高高举起,他布置了暗哨在附近的塔楼,他人手不足,这一次只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然而,还没等他手臂落下,广场上的情势陡然生变。

愤怒的人群居然潮水一般涌上绞刑台,教廷军队虽然兵器在手,面对平民却没了主意,还没等主教发话,顷刻之间便被淹没了,与他们同时被淹没的,还有站在台上,差点九死一生的罗德里戈。

……

勒蒂纳斯,经历了不平凡的一天。

查尔斯、艾瑞克和罗德里戈也经历了人生最大的意外逆转,他们谁也想不到,这一次,居然能够兵不血刃的全身而退。

……

艾瑞克站在埃坡上,看着落日在山峰之间消失,在他身后不远处,营帐的门帘拉的很紧,查尔斯和罗德里戈正在里面。

艾瑞克嘴角噙着苦涩的笑意,他会护送他们到安全的地方,之后……

之后怎么办?艾瑞克不知道,他看着漫天绚烂的霞光,心里却只有悲凉,他以为查尔斯大婚之后,自己的心就已经痛到麻木,不会再有感觉了,可此刻,这一阵阵无法抑制的绞痛让他清醒的意识到——

疼痛不会消失,只会陪伴他,直到生命的终结。

……

身后有微微的响动,艾瑞克回过头,只见营帐的门帘掀起,查尔斯与罗德里戈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罗德里戈走过来,向艾瑞克笑道,“还没来得及谢你来救我,查尔斯身上的伤我一直很担心,要亲自看过才能安心。”

艾瑞克苦笑,“你看过了,放心了?”

罗德里戈点点头,神色间有种艾瑞克看不懂的释然。

“还有件事要你帮忙,老朋友。”

艾瑞克注意到查尔斯正神色忧虑的看着自己,他皱皱眉,低下头道,“我会送你们去安全的地方,之后我就走……”

“不是……”罗德里戈打断他,在艾瑞克诧异的注视下,说道,“我想跟你借一匹马。”

艾瑞克怒从中来,不由得声音也大了很多,“你这就要带查尔斯走吗?你放心,我不会再纠缠查尔斯,他身上有伤,还在吃药,你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

罗德里戈微笑的看着他,目光中却温柔没有丝毫杂质——

“已经不是我的责任了……”罗德里戈回过头,望着查尔斯,查尔斯咬着嘴唇,半响才对他露出笑容。

艾瑞克正要发怒,罗德里戈却突然走过来,他伸开双臂,搭在艾瑞克的肩上,“老朋友,我已经跟查尔斯谈过了,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他低下头,再抬起来迎向艾瑞克的时候,目光中多了一些闪亮的东西,以及艾瑞克从未在他眼中见过的坚决与单纯的快乐。

查尔斯转过身,罗德里戈的话被清爽的山风送进他的耳朵,一如他在大帐之内对他说的——

“查尔斯,直到临死前的那一刻我才想通,原来我什么都给不了你。我曾经以为我拥有很多,多到足够用来疼惜你、爱你,可原来我能给的,都不是你想要的,我爱慕你,欣赏你,我想把你困在我的身边,锁在我的牢笼里……我错了。你需要的,是一个能够与你并肩而立的人,他了解你,支持你,这个人不是我,而是艾瑞克,我不能说把你还给他,我只想说,查尔斯,对不起,我束缚了你,绑架了你,现在……我要把你最需要的东西交给你,那就是,你的自由。”

……

艾瑞克与查尔斯目送罗德里戈离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山里的雾色之中。

查尔斯转头,去看艾瑞克,发现艾瑞克正在注视着他——

“在想什么?”艾瑞克问道。

“在想接下来该做什么?”

“做什么?”

“你呢?你有什么打算?”

“我想去个地方……”

“去哪儿?”

“基诺莎,你的家,我们最初相识的地方……查尔斯……”艾瑞克小心翼翼的伸手,像是担心查尔斯随时会躲开他一样,摩挲着查尔斯的脸颊,“我们一起回去,重新开始好不好?”

查尔斯侧过头,用侧脸在艾瑞克的掌心里轻轻的蹭了两下,“要开始,在哪里都可以,艾瑞克兰谢尔公爵殿下。”

——

(完结)


完结了,热泪盈眶~感谢 @虚拟械 你们的分析让我想了很久,本来这只是个pwp一发完,顶多两发完的小故事,我脑袋里有两个核废料画面就匆匆上马,没想到一写就写了将近六万字,最近有时间填上手里的坑,就有点匆忙,本来想,让罗德里戈为查查献身吧,多简单个事儿,但今天上午看到大家那么认真的分析人设,让我也深有感触,你们说得对,罗德里戈死,he是不可能的,人设会崩,故事会烂尾,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对这个结尾是不是满意,但也非常感谢,非常感谢这么认真的看我的故事,谢谢。

PS.匆忙赶制之下,可能会有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希望大家谅解哇哇哇。


周一开始填survival,么么哒大家。

评论(23)
热度(99)

© pp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