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玩的事

【EC|文手段子飞行棋】关键词:华夫饼(第1回合,3号黄色飞机)

当前回合,pp掷点数5,需根据关键词【华夫饼】写一个段子。

游戏规则详见:文手飞行棋总贴(即时更新)

下棋人:绿色飞机 @苏纹  粉色飞机 @灰基从天上灰过去惹  黄色飞机 @pp夫人  蓝色飞机 @君有烈名 

【当前回合位置】





————————以下正文 分割线——————


【段子|恶搞】艾瑞克吃醋的N种姿势(一发完)


艾瑞克怎么可能吃醋?他可是钢铁攻男,万众瞩目,他喜欢查尔斯,还不是因为那个家伙心思纯良、人傻好骗、身体柔软(柔弱)、个子又小,他就是得喜欢他,保护他,关照他啊,否则这个就头脑还算好一点、就个性还算可取一点、就长相还算漂亮一点的男人在这个世风日下的社会上可怎么生存啊?

这天晚上,他们从同学会回到家里,查尔斯察觉到艾瑞克整个人都怪怪的——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有,跟老同学聊的挺开心的。”

“哦,那就好,累了,睡吧。”

“我是说你跟老同学聊的挺开心的。”

“你是要我回答吗?是啊,很开心啊。”

“开心就好,不早了,睡吧。”

“你真的没事?”

“没事,你睡吧。”

“干嘛一直要我睡?”

“你没事,我也没事,就睡觉呗。”

“你怎么回事艾瑞克?”

“没事,早点睡。”

“艾瑞克!”

“放心睡吧,睡吧睡吧……我真没吃醋,我怎么可能吃醋呢?!”

……

所以,艾瑞克是绝对不可能吃醋的!

他其实大方极了,他尊重查尔斯,就像当初从查尔斯的一众追求者中脱颖而出时,他觉得查尔斯简直是一个聪慧到极点、理智到极点的人,才会做出这么明智的决定!

当新邻居,那个只穿着工字背心,露出一身腱子肉,明晃晃的为自己的性取向和工种做推广的男人,带着蓝莓派过来打招呼的时候——

艾瑞克很诚恳的对查尔斯说:

“他不错啊!”(他是指身材)

“恩,的确不错!”(他是指戳了一手指,送进嘴巴里的蓝莓派)

“身材好,会烹饪,人也热情。”

“艾瑞克,你好像很少这样表扬别人,今天怎么了?”

“我是觉得,他那么好……你可以跟他在一起啊!”(小狼狗的泪眼汪汪)

“你整天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我不要住在这里,这里的下水管道总是堵!热水不够热,冷水不够冷,咱们的草坪总是长出一些莫名其妙的杂草!”

“……是不是这里的醋也不够酸啊?”

……

这么明显吗?艾瑞克觉得总是让查尔斯误会他在吃醋也不合适,毕竟他其实根本没有吃醋啊!他这么受欢迎,就算查尔斯不要他了,他也不会寂寞!绝对不会!可是……凭什么?凭什么他的查尔斯不要他?他这么优秀,并在跟查尔斯确定关系以后愈发的努力进取,除非查尔斯智商不在线才会放弃他!这么傻的查尔斯,肯定也不是他喜欢的查尔斯了!所以,分开就分开,没什么了不起啊!

但是,查尔斯都傻成这样了,还会有人爱他,保护他吗?

算了,还是委屈一下自己,好好的对查尔斯吧。

所以!一切问题的根源就是——

不能再让查尔斯感觉到他在吃醋!

本来就没有嘛!

查尔斯提起酒会上那个新晋副教授——

“斯图尔特还不到三十岁就是副教授了,前途不可限量。”

“你现在不到三十岁,已经是教授了。”(看,并没有吃醋,我甚至不提那个人的名字!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学科不同,艾瑞克,在他的专业领域里,这样的成绩已经很了不起了。”

“这个倒是——”(我承认他不错,不可能有人会这样吃醋吧!所以,我其实真的很无所谓的!)“只是,我不太喜欢他对待大家的态度……”

“什么态度?”

“你没注意吗?他对管理层的态度跟对下属们的态度截然不同。”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有点……”

“很别扭是吧?”

“恩,是的!”

“我还看见他拍了侍应生的屁股,然后把一张纸条塞进人家的制服口袋!”

“噢……艾瑞克,他真让我感到恶心!”

“我把名片给了那个侍应生,如果他想告那个人性骚扰,可以打给我。”

“艾瑞克……我爱你……”

“我也爱你……查尔斯……”

……

就是这样,艾瑞克向自己,也向查尔斯证明,一个钢铁攻是绝对不会有吃醋这种小家子气的行为的,可笑——

对待查尔斯身边的人是这样,对待查尔斯身边的动物也必须如此——

“这只猫咪好可爱。”(查尔斯坐在客厅沙发里,那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纯白小野猫一直把毛茸茸的小脑袋,往他怀里拱。)

“哪里可爱了?”(查尔斯笑眯眯、弯起的眉眼,因为痒而推开猫咪,又不忍心太用力的样子才是可爱嘛!最重要的是,这是他的查尔斯,那只猫哪来的?跟他打过招呼、报过备没有,就敢这样大胆的舔查尔斯的脸,呀!还拱他诱人的脖子!疯了吧!)

“我们收养它吧。”(查尔斯抱着猫咪,没有察觉一股危险的低气压正在靠近自己——)
“有我就够了,养它干嘛?”

“你说什么?你把自己跟猫比,艾瑞克?”

“哼!猫有什么了不起,它会做的事,我也会做,你看——”他抱紧查尔斯,头发拱进对方的颈窝里,嘴唇不安分的贴住查尔斯白嫩的皮肤,轻轻舔舐。

“啊……艾瑞克,放开我……呜……很痒啊——”

“你喜欢,我也可以做你的猫咪啊!”

“没有你这么霸道的猫咪,唔……别闹……啊,嗯……”

……

你看,事实证明,艾瑞克是如此博爱而宽容,他绝不会跟任何靠近查尔斯的生物一般见识!

但有的时候,在特定环境和特定情况下——

他喝醉了。

朋友把单身趴选在脱衣舞俱乐部,午夜时分,气氛高涨、高潮迭起,这种环境里,他的查尔斯一点都不矜持,他总是玩儿的很high。

这很正常啊,非常正常的放松和交际,作为一个高傲、体贴、温柔的情人,他得给自己的爱人留有空间,他坐在不远处,只用视线盯着查尔斯,并捎带着把那几个围着他的男人烧成人干!

他看到查尔斯推开那些人,晃晃悠悠的往洗手间走。

艾瑞克忙跟上去,他进去,从里面把门反锁,然后看到查尔斯正在洗手池前低着头,用冷水拍脸。

艾瑞克靠过去,从后面搂紧爱人的腰。

查尔斯吓了一跳,猛的抬起头,发现是艾瑞克,笑眯眯的从他的手臂里转过身,“怎么了?”

“混蛋!——”艾瑞克说。“我吃醋了,查尔斯,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查尔斯迷迷糊糊明显搞错了重点,“混蛋?你说谁混蛋……等等,你说什么,你吃醋了?”他不可抑制的大笑出声。

艾瑞克委屈的点头,俯身,下巴抵住查尔斯的头顶,“我不开心了,我吃醋了,你是我的。”

查尔斯张开手臂,环住艾瑞克的腰,“我是你的,我一直都是你的,傻瓜!”

艾瑞克用下身在查尔斯的小肚子上蹭,“怎么办,你把我调戏硬了。”

“……艹你的,艾瑞克。”

“好!”

艾瑞克就地抱起查尔斯,让他坐在洗手池上,打开他的两条腿夹在自己的腰际两侧——

“不行,艾瑞克,不能在这里……”

“我锁门了。”

“会有人尿急来撞门的!”

“我会很快的!”

“放屁,你第一次就是这么骗我的。”

“查尔斯……”艾瑞克盯着查尔斯的领口深处,狐疑的抬起头,“这是什么?”他的手指在查尔斯雪白皮肤上的一颗小草莓上打着转,还用力的戳了两下。

“是你昨晚弄的……你这个白痴!”

“不可能!我怎么不知道!”

“因为你是白痴,放我下来,我们现在就回家。”
“不要,你让我咬一个一模一样的,我看看到底是不是……”

“……啊……艾瑞克,你这个骗子!”

“查尔斯……你好甜……我想现在就吃掉你……”

“……唔……不要碰这里……艾瑞克……嗯……我爱你……”

“我也爱你,爱到好怕会弄丢你。”

“你不会弄丢我,嗯……你这个傻瓜……”

……

事实证明,酒可以乱喝,但话不可以乱说,把醋当着对方的面喝下去了,那以后所有傲娇操作就会分分钟被对方识破了。

查尔斯坐在副驾驶打电话,新来的助理,还需要花功夫好好带一带才能磨合,所以查尔斯讲电话的口吻的确是温柔了一点——

“吱——”猛的刹车。

艾瑞克咬着牙,看着查尔斯笑吟吟的收电话。

“你绑好安全带,坐车就不要讲电话!”

“开车不可以讲电话,谁规定坐车也不准了?”

“我规定的,你会影响我。”

“你吃醋吗,艾瑞克?”

“不是!”

……

“你干嘛让他亲你!”

“谁?我让谁亲我了?”

“就那个,那个男人!”

“你是说小汤米?他才六岁,艾瑞克!”

“不行,他亲你哪里了?让我亲回来!”

“艾瑞克,你还有完没完?”

“没完!这一辈子都没完了!”

……

查尔斯觉得自己已经被艾瑞克动辄就喝醋的行为弄的有点变态了,早餐他给艾瑞克和自己弄了华夫饼,艾瑞克对甜食一般,他只涂了一点点蛋黄酱,但查尔斯除了两大勺覆盆子果酱以及一大勺冰淇淋,还淋了一层诱人美味的巧克力酱。

他屏息凝神的看着自己的华夫饼,舔舔嘴唇——

然后,他察觉到艾瑞克的灼灼眸光扫射过来。

“你……你不会连华夫饼的醋都吃吧?”查尔斯张着嘴,颤巍巍的问。

艾瑞克微笑点头。

“那要怎样?你想吃掉我这份?你受得了这么甜的?”

艾瑞克摇头,“华夫饼我不想吃,我想吃你……”

当艾瑞克把凉飕飕、滑腻腻的冰淇淋抹在查尔斯的大腿内侧时,查尔斯总算明白,“我想吃你”是什么意思了。

……

当然喽,经年的相处,吃醋只是小插曲啦,大部分时间他们也跟普通情侣一样,会拌嘴、会打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会为繁复的报税单暴躁。

也会有一些甜蜜的小情趣——

比如说,这天晚上,查尔斯洗完澡,裹了条雪白的床单,来书房找翻阅案宗的艾瑞克。

“……查……查尔斯……”

“干嘛?”他走过去,裹紧床单,靠在桌沿上,光溜溜的脚趾若有若无的撩艾瑞克的小腿。

“我……我还剩一点点……”

“一点点什么?”查尔斯捏捏自己的耳垂,好像没听到艾瑞克在说什么,他倾身过去,耳朵凑到艾瑞克的唇边,“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一点点……”艾瑞克伸手抱紧他,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一张嘴,含住了查尔斯红润水嫩的唇,“一点点理智……”他含含糊糊的说。

查尔斯的手绕过他的脖子,在他的头发里乱揉,趁着嘴唇短暂分开,两人各自喘息的时候,问道,“那现在还剩多少?”

他坐在艾瑞克的腿上,不安分的乱扭乱蹭。

“啊……已经一点点都没有了……”艾瑞克猛的扯掉查尔斯身上的床单——

“呃……”他惊呆了,非他所想,查尔斯里面居然穿着衣服,工字背心、及膝运动裤,干净利落,好像正要出去跑步,而不是……

查尔斯微笑,“Surprise!我正要出去跑步,过来看看你在干嘛。”

“不行!”艾瑞克把作势要走的查尔斯扯回来,“你弄出来的火,你得负责!”

“不要!”查尔斯挣脱,转身就走。

艾瑞克皱皱眉。

不对劲!

查尔斯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反而有点像——

生气?

他生气了?

艾瑞克忙追上去,却发现查尔斯已经回了卧室,艾瑞克推开门,查尔斯正背对着房门躺在那里,好像在睡觉。

艾瑞克蹑手蹑脚的爬上床,搂住爱人的腰,整个身体贴上去,让对方牢牢的嵌进自己的怀里。

“怎么了?”他小心翼翼的问。

“没怎么!困了!”

“你不是要出去跑步?”

“不跑了,我想睡觉了。”

“查尔斯,我们不是说好了,有话就说出来,不准生闷气吗?”

“……那个女人是谁?你干嘛要抱着她?”艾瑞克的手抚上查尔斯的胸膛,感觉那里都是气鼓鼓的。

“女人?哪个女人?我只抱你,从没抱过别的……等等……你不会说的是艾玛吧?那个金发姑娘?”

“金发姑娘!金发姑娘!你喜欢那个类型?我永远不会去染金发!你喜欢我也不会染!我恨金发!”查尔斯突然转过身,一双水润润的眼睛直直的瞪着艾瑞克,“如果你喜欢金发,就去找别人吧!”
“查尔斯!那不是,艾玛是我堂妹啊!那天是她男朋友劈腿,她要去砍了那丫的!我才抱住她,阻止她!”

“真的?你不要骗我,艾瑞克,如果你喜欢上别人……”

艾瑞克忙俯身,吻住了那双不知还会说出什么话的嘴唇,“我怎么可能喜欢别人,小笨蛋,我根本就没有什么喜欢的类型啊!我只喜欢你,只有你,独一无二的查尔斯,乖,别气了,把衣服脱了……”

“……查尔斯……”

“唔……干嘛?”

“你吃醋了啊?”

“艹……没有!”


【END】


下一回合作者: @君有烈名    骰子点数:第一次六,可以到同色格子,之后是三点。



关键词【皱纹】


——感觉好难,期待哇哦!

评论(38)
热度(186)

© pp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