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玩的事

【EC|文手段子飞行棋】关键词:学术会议(第2回合,3号黄色飞机)

当前回合,pp掷点数3,需根据关键词【学术会议】写一个段子。

游戏规则详见:文手飞行棋总贴(即时更新)

下棋人:绿色飞机 @苏纹  粉色飞机 @灰基从天上灰过去惹  黄色飞机 @pp夫人  蓝色飞机 @君有烈名 

【当前回合位置】



————————以下正文 分割线——————

【段子|恶搞】查尔斯的学术会议(一发完)ooc预警


“他不爱我了!!”

Logan嫌弃的把电话开了外放,示意坐在沙发上的Scott,他做了个口型,“是艾瑞克。”

Scott了然的把手里的报纸翻了个面,一边认真看报纸,一边若无其事的听电话。

“说吧,艾瑞克。”

“Logan,我不敢相信,他居然对我说滚!”

“啊!”Logan夸张的应了一声,咬了一口手里的三明治,“这也太过分了!”敷衍的语气连Scott都放下报纸,捂住嘴笑了出来,“他怎么能这么说你!”Logan叫道。

“就是的啊!以前他也参加过学术会议,也通宵准备过材料,我只是问他要不要我陪他一起去啊!”

“他就让你滚?”

“也不完全是,我觉得他这次整个人都怪怪的,就多问了几次。”

“几次?”

“三次?”

“三次?”

“可能十三次?”

“艾瑞克!”

“那他也不该说,滚开,艾瑞克!”

“的确不该!那你怎么说?”

“我说——我绝不!”

“……那之后呢?”

“之后?”艾瑞克在电话那头得意的“呵呵呵”若干声,“Logan帮我安排个任务吧。”

“怎么突然提这个?你不是要给查尔斯安定的生活,同居那天就宣布金盆洗手了吗?”

“我们的纪念日快到了,我想给查尔斯一个惊喜,可是手头有点紧……”

“行吧,下个月还真有个任务,报酬不错,佣金我不提了,就当给你们的纪念日礼物了。”

“下个月?几号?”

“2号!”

“3号就是我们的纪念日,我得先收九成。”

“你小子……行吧,反正你也从没失过手,我明天就把支票寄给你。”

“谢了伙计!”

“你闲了好几年了,伙计!抓紧时间去熟悉一下业务吧。”

“行了,要你废话!”

……

“Hank,我不能接这个任务了,我在打报告,我要转部门。”

“开什么玩笑,查尔斯?这次任务只有你的掩护身份最适合啊。”

“谁开玩笑就独身一辈子好不?”

“别这样查尔斯,感情你有艾瑞克死心塌地的陪着了!”

“多谢你了Hank,塌地没可能,但我觉得这样下去艾瑞克会死心。”

“可是学术会议还有五天就召开了,你让我们去哪里找人?”

“我不管,艾瑞克已经觉得不对劲了,你知道他昨天旁敲侧击问了我多少次关于学术会议的事吗?”

“他话一向不多吧?还记得上次去你家玩儿,他整整盯了我一个晚上,一句话没说,我还以为他发现我们的身份了呢!”

“……他只是觉得我对你跟对其他人不同,以为你是我前任……”

“老天爷!”

“别打岔,Hank,他整整问了二十二遍,还有一句被我堵回去了!再这样下去,要么我疯,要么他疯,要么我们分手。”

“……这样说,好像分手是最好的哈?”

“H~a~n~k——我突然觉得可以跟艾瑞克坦白,你就是我前任。”

“不要啊查尔斯!那天被他盯的我衬衫都湿透了!”

“取消任务,帮我打报告,换部门!我要光明正大的告诉艾瑞克,我是CIA的人!”

“等这次任务结束!拜托你了查尔斯,时间这么紧……”
“一言为定!”

“……你居然给我下套,查尔斯!我们十几年的老朋友了,你居然为了艾瑞克给我下套!”

“你跟我过一辈子吗?”

“我……一辈子的好朋友行吗?”

“行!好朋友,赶紧打报告,任务结束后,我要第一时间看到调职报告!”

“你见色忘友,查尔斯!”

“切!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

10月31日,万圣节,每个人都要像咧开嘴的南瓜人一样开心——

五岁的银发小子,Peter打扮成吸血鬼伯爵,他最喜欢威风凛凛的血腥长披风!

他把第一个目标锁定在隔壁兰谢尔先生和泽维尔先生的家,因为他们俩是整个街区里最和善最英俊的一对夫夫!

“不给糖就捣蛋!”

开门的是漂亮的泽维尔先生,他皱着眉呢,生气了?

“Peter!嘿!暴风小子!我去给你拿糖!”

房子里面传来“咚”的一声巨响!

俊美的泽维尔先生看了看Peter,“噢!我要去看看,是不是南瓜先生掉进了我的陷阱?”

“艾瑞克!”他回过头,大吼一声,“不要用我的牛津字典出气!我说了,我也没想到学术会议提前了,只是把纪念日延后两天!你不要这样!”

楼上传来一向温和的兰谢尔先生的声音,“延后两天就不是纪念日了!查尔斯!这对我们很重要!”

“我有什么办法?!这是我的工作!!”泽维尔先生在吧台桌上抓了一把糖,笑眯眯的塞进Peter的小布袋里,“这是你的糖,cutie pie!”他还温柔的揉了揉Peter的头发,房子深处又传来一声叫嚷,“查尔斯,一个学术会议而已,我陪你过去,我们住在不同酒店!我不会打扰到你啊!”

查尔斯吼道,“说了,这次情况特殊!”

“难道还要通宵?一刻钟的时间都不给我?”

“通宵,通宵!!!只这一次艾瑞克,不要发疯,Peter还在门口!”

“Peter是谁?你的前任吗?”

“你还有完没完!”

Peter张大嘴巴,嗫嚅着问道,“什么是前任,泽维尔先生?”

查尔斯扬声道,“前任就是你曾经爱过一个人,他温柔、体贴,尊重你,爱护你!可是有一天他不爱你啦!他无理取闹、大吵大叫,你就把他变成前任了!”

Peter尖叫,“那太可怕啦!我不要前任!”

查尔斯咬牙道,“对,对,不要!以后记得,不要有开始,就永远不会有什么fucking前任!”

兰谢尔先生咬牙切齿的从泽维尔先生身后的楼梯上下来,他的目光看起来像真的吸血鬼一样凶狠,“你说什么?查尔斯?不要什么开始?”

“去吧,小可爱!再见!”泽维尔先生在Peter面前关上了门。

……

“我错了……”

“什么事啊?居然在我们纪念日当天呢。推掉它!”

“查尔斯,不要这样……”艾瑞克一边弯腰打扫房间,一边偷瞄查尔斯的脸色,误交损友!!要不是罗根的一个电话,他本可以理直气壮的发脾气。

就在他从楼梯上下来的时候,家里的电话铃响了,查尔斯伸手接了——

“找你的,是Logan。”

“Logan……你说什么?提前了?3号?我跟你说过……好好,好吧好吧!算你狠!行了行了,我会跟查尔斯说……他?他才不会生我的气,笑话!他爱死我了,他还没对我说过一个不字!”

他的活儿也提前了,不多不少,跟查尔斯要去参加的学术会议是同一天,跟他们的纪念日是同一天!真是——太妙了!

2号晚上,两个人各怀心事的准备行李,查尔斯先出门,艾瑞克帮他把行李拿到门口——

“真的不能告诉我地址和时间吗?我这边完事了可以去接你。”

“艾瑞克!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就当我们暂时分开两天,各自冷静一下好不好?”

“……好吧,吻我,查尔斯。”

“白痴!”

他探身吻住惴惴不安的爱人。

“艾瑞克,我爱你,等我回来。”

“查尔斯,我会在家等着你。”

……

“查尔斯,魂归来兮!早过了你家屋顶了。”

“你欠我一份调职报告!”

“你说了好几遍了,就差拿刀刻在我的肉上了。”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

“……你说真的?查尔斯,你这是什么眼神?”

“行了,把目标人物资料给我。”

“这是Seger教授,我们收到消息,他会在这次学术会议中把一批最新核技术资料交给一个中间商,我们的任务是挖出这个中间商,查清楚他到底在跟什么人交易。而你,查尔斯,你要利用自己斯坦福教授的身份接近Seger,查明中间商究竟是谁,其他的事情我们会处理。”

“有中间商的资料吗?”

“没有,我们只知道他隐藏在参会人员中。”

……

耶!拉斯维加斯,学术会议居然会选在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拉斯维加斯——

Seger教授是人渣中的人渣,学术界的败类!

他赌钱很豪气,喝酒很卖力。

并且,查尔斯没费吹灰之力就靠近了他。

Seger教授喜欢男人,而且他喜欢蓝眼睛、棕色头发,身材柔软的男人。

是他先主动找上查尔斯的。

“泽维尔教授!久仰久仰!”

瓦尔特P99藏在上衣口袋里,锋利的小匕首绑在脚踝上,但查尔斯对上Seger教授猥琐的目光,只想立刻回房间抄出UMP-9冲锋枪把这货突突了。

他弯起眼睛笑了笑,“Seger教授,您今天的发言非常精彩!”

Seger揽过查尔斯的肩膀,呛人的酒味让查尔斯强忍住一个过肩摔的冲动,“听我说,查尔斯……噢……我可以这样称呼您吗?其实我是您的忠实拥趸!我有您所有的著作,我还有您全部教案的影印版!”

“哦?”查尔斯故作惊喜的侧过头看着他,借这个惊喜的姿态,从他的怀抱中脱身而出。

“教授!”Seger故作神秘的靠近查尔斯的耳侧低声道,“我还有您的影像资料,您的声音……上帝啊,您俘获了我的心。”

“卧槽!”查尔斯低低的叫了一声,监控麦那边的Hank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查尔斯……”他压低声音道,“这只是一个巧合!我绝不会有这种险恶用心!”

“谅你也不敢!”查尔斯低低的回应了一声。

那边Seger“哎”了一声,问道,“你说什么,教授?”

“没什么……老变态……”

“啊?这里太吵了,要不要去我房间聊聊?”

“鬼才去……”他心里默默嘀咕一声,扬声回道,“当然,您今天的发言我也有一些不懂的地方想请教一下!”

“哦哦!”Seger笑逐颜开,又把一只胖胖沉沉的手搭在了查尔斯的肩上,查尔斯顺手从waiter手里拿起一杯香槟,自暴自弃的一饮而尽。

……

Seger不是喝醉了,就是在借酒耍流氓,但身手利落的查尔斯才不会被他占到便宜,Seger扭扭歪歪,一会儿靠在查尔斯肩上探着鼻子猛嗅他身上的味道,查尔斯微微一笑,不着痕迹的推开他,一会儿Seger又凑上来,嘴巴几乎贴到查尔斯脖颈上,查尔斯咬住牙齿,手里一松,Seger“砰”的一声坐倒在地,查尔斯又忍着厌恶,过去扶他,“怎么这么不小心?”

他们离开人群,走上直达顶楼的专用电梯,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道黑色的人影也跟着他们闪进了电梯——

那人回过头,一脸愤怒,气急败坏的瞪着查尔斯和靠在他身上的Seger——

“你!过来!”来人朝Seger伸出一根手指,Seger刚要发怒,哪知来人露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杀人样子,Seger立刻怂了,他乖乖的扯了扯查尔斯的西装袖子,去到那人身边。

“查尔斯,我需要一个解释!你的学术会议就是跟这个混蛋开的?”

“你怎么会在这儿?你们认识?”查尔斯也吃惊不小,他大声喝问道。

“你们认识?”Seger不知死活的探身到两人中间——

“你住口!”两人异口同声喝止他!

“哎呀!明明是我雇佣的你!你这是什么态度?”Seger灵光乍现,对那人吼道。

“钱不是你给的,你才不是我的雇主!你给我闭嘴。”

“谁雇佣你?雇佣你干嘛?你到底是什么人?艾瑞克!!”

来人正是查尔斯的爱人,艾瑞克!

不用等到回家,他们就遇上了。

在这种奇怪的时间,奇怪的地点,并且还有一个猥琐又奇怪,吃了查尔斯一路豆腐的老变态。

“你们是什么关系?”艾瑞克不甘示弱的反问回去!

“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你——”查尔斯朝Seger挥挥手,“给我过来!”

查尔斯居然回护自己,Seger开开心心的答应一声,又朝查尔斯走过去。

艾瑞克立刻拉住他,一把把他扯回来,“你敢过去?”

查尔斯瞪着艾瑞克,“把他给我!”

艾瑞克不甘示弱,死死攥住Seger的胳膊,“难道你喜欢他?”

Seger本来被艾瑞克扯的疼痛难忍,听了这话,也不觉眼睛一亮,“真的吗?泽维尔教授——”他的声音都带了哭腔,“我喜欢你很多年了!没想到你也一样的心思,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

艾瑞克和查尔斯再次异口同声喝道,“放屁!你别说话!”

电梯“叮”的一声,已经直抵顶层总统套房,大门洞开,光芒万丈、金碧辉煌的豪华套房呈现在他们面前——

查尔斯侧过身,靠在墙上,电闸就在他身后。

艾瑞克没察觉,还兀自沉浸在捉奸不在床,老婆到底还爱不爱我的愤怒、伤感、忧郁之中。

哪知查尔斯突然拉下了电闸,房间陡然陷入一片漆黑。

艾瑞克觉得有人一掌劈在他的手腕上,他手指一麻,松开了Seger,黑暗中,Seger发出一连串“哎哟,哎呦……哎?查尔斯,是你吗?我认得你的味道。哎哟,卧槽,干嘛打我!”

艾瑞克怒火中烧,“你居然打我,查尔斯!!你什么时候练的这种身手?……等等,你居然为了这个老变态打我?”

查尔斯拉扯着Seger往电梯那边撤,他想静悄悄的瞒天过海,他还有正事在身,今晚就会有人过来跟Seger交易,不管艾瑞克是来干什么的,为了艾瑞克的安全,也为了自己不暴露,他必须带着Seger离开这里。

哪知艾瑞克也有自己的任务,他就是来保护Seger安全,让他顺利完成一场交易的。交易的内容是什么,艾瑞克不知道,他也不会问,这是他们这行的规矩,保护雇主是他的职责,不管雇主如何十恶不赦都与他无关!

但这个雇主……艾瑞克第一次陷入职业危机之中,十恶不赦他不在乎,但吃查尔斯豆腐!必须直接弄死!

而且,查尔斯居然如此擅长格斗,刚刚那一掌没个十几年的训练,绝对做不到!

查尔斯是想暗度陈仓,但他手里的Seger可就没那么配合了,查尔斯拉着Seger,Seger肥胖的身子不停的撞在总统套房豪华而繁复的各类家具上,家具倒是没什么,但Seger一路哀嚎,直接暴露了黑暗中查尔斯的行踪。

艾瑞克预判到查尔斯的行动,他悄然来到了电梯门前,然后,适应了黑暗的眼睛,已经看到了查尔斯的身形,他一伸手,把查尔斯拦腰抱了起来。

查尔斯闷哼一声,在他怀里拼命挣扎,艾瑞克抱紧他,柔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给我回家!回去我会告诉你!”查尔斯居然直接脱掉外套,从艾瑞克的怀里游鱼一般滑走了。

“回家?哎哟……你俩到底什么关系?”鼻青脸肿的Seger大叫道。

“关你屁事!”两人一起回应道。

云层流过,露出硕大的月亮,雪亮的光线照亮了三个人的脸——

查尔斯一手握着枪,一手夹着Seger的脖子,面向挡在电梯门前的艾瑞克——

“让开,艾瑞克!”

“你要对我开枪?”
“啊!泽维尔教授,你怎么开会还带着枪?”

查尔斯哀叹一声,为这等智商也能进入顶尖学术队伍而哀叹。

艾瑞克哀叹一声,“当初交往时,你明明说过我们要开诚布公。”

查尔斯目光炯炯,瞪着艾瑞克,握枪的姿势相当俊朗,他扬起唇角,高傲一笑,“你好像也没有对我开诚布公。”
“我想说来着,但一直没有机会。”

“……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好不好?”

“你给我闭嘴,交易绝密资料,威胁国家安全,为什么要考虑你的感受?”

“你是CIA?”Seger大叫一声。

艾瑞克的目光也是一亮,质询的看着查尔斯。

啊哈!Thank god!就这么曝光了。

查尔斯挑挑眉毛,“让我带走他,剩下的事回家再说。”

艾瑞克嘴唇一勾,“不行!”

“不行?这种时候你居然还想吵?顾全大局好不好?”

“不是我想吵,是我收了钱,必须保住这个人的命,我怎么知道你要带他去哪里?他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查尔斯勒紧Seger,向电梯那边退。

艾瑞克嘴角挂着温柔的笑意,一步一步朝他们靠近。

谁都不肯让步,艾瑞克笃定查尔斯不会对自己开枪。

果然,查尔斯扔下枪,扔下Seger——

查尔斯卷起袖子,冲艾瑞克扬头一笑——

艾瑞克反应了三秒钟,福至心灵——

“你想打架,查尔斯?”

“谁赢了,这小子就归谁——”

……

Seger坐在地板上,肥壮的屁股往电梯那边蹭——

艾瑞克从外套口袋里拿出枪,眼睛看着查尔斯,枪却指着Seger——

“我警告你,不要想跑,现在能保你命的只有我!”
“我才不用你……”

“呯”,一柄小小的匕首,光芒一闪,直直的插进Seger身后的松木小桌里,查尔斯微微一笑——

“听他的话,Seger教授。”

……

“说好,不准打脸。”

“这个可不好说——”查尔斯话音未落,突然扑了上去,一拳直取艾瑞克面颊!

“今天是我们的纪念日!”艾瑞克躲过迎面一拳,身子一矮,从查尔斯的胳膊下面滑了出去。

“纪念日快乐艾瑞克!”查尔斯转过身继续进攻。

“真是一个值得纪念的纪念日——”艾瑞克不躲不闪,双臂张开,把迎面撞过来的查尔斯抱进怀里。

这种胡搅蛮缠的打法,完全靠蛮力,偏偏艾瑞克力气大的很,查尔斯怎么都挣不开,他一抬脚,狠狠的踩在艾瑞克的皮鞋上。

“啊……你也太狠心了!”

“还有更狠的。”查尔斯顺手从小腿处抽出了短刀。

艾瑞克咧嘴微笑,“够辣的查尔斯!”

查尔斯一扬下巴,匕首在手里空转几圈,“还有更辣的。”

两人你来我往,艾瑞克就是吃准了查尔斯绝对只是武器威慑,肯定舍不得刺自己。

自然的,查尔斯舍不得刺他,但他很舍得艾瑞克的外套,不到两分钟,艾瑞克的外套就被割成一片一片的……

“这个纪念日,我的确安排了夜间活动……”艾瑞克突然扑上来,按住查尔斯的手腕,把他牢牢的固定在身后的墙上,他贴上去,不怀好意的用自己的小腹去蹭查尔斯的胯骨。

“放开我!”查尔斯脸红了,虽然房间里黑乎乎一片,但总归还是有个外人在场。

“怎么了?不想打了?那我们做点儿别的——”艾瑞克的脸也凑了上来,气息扑在查尔斯脸颊上,又暖又热。

“滚你的!”查尔斯虚晃一脚,直往艾瑞克的裤裆踢过去。

艾瑞克叫了一声,立刻闪开,“我倒是无所谓,查尔斯,为你自己的后半生想想。”

“放心吧艾瑞克,就算你不行了,我也会照顾你一生一世的。”

艾瑞克再次欺身而上,“那怎么行——”他的笑脸在查尔斯面前不断放大,他突然抱住查尔斯,猛的一用力,查尔斯顺势翻到身后的大床上,艾瑞克迅速转身,又稳又准的压在查尔斯身上,“我可舍不得你欲求不满。”

“闭嘴,艾瑞克!”查尔斯被他拉住手腕,压在身下,这一次艾瑞克用膝盖把他的腿也抵住了,查尔斯奋力挣扎,也挣脱不得。

“总统套房!”艾瑞克在查尔斯上方啧啧出声,“我们真该再来试一次。”

意识到对方身体的变化,查尔斯不禁破口大骂,“卧槽,你是不是人啊!这时候也能硬?”

艾瑞克扯着嘴角,笑的道貌岸然,“那得看是对谁,我是人,还是个男人,不幸的是,我还是个爱着你的男人,这可怎么办?”

就在这时,电梯指示灯突然亮了——有人在一楼上电梯,并一层、一层的往总统套房来——

……

“那么之后呢?”CIA调查员合上手里的本子,这些打情骂俏的话,面前的两个人复述的自然而然,可他却一个字都没法写在报告里。

“我们达成一致,艾瑞克保障交易顺利进行,拿到最后一成佣金,也保住了他百分之百成功率的信誉。”查尔斯义正言辞的说。

“既然中间人出现了,CIA只要顺藤摸瓜就能找到真正出钱的幕后黑手,等于说查尔斯也完成了任务。”艾瑞克补充道。

“那Seger呢?他就肯配合你们演戏?”

查尔斯哼了一声,“他怕死。”
艾瑞克侧过头,含笑看着查尔斯,“你这个样子可比泽维尔教授迷人多了。”

“那你以前那些话都是骗我的?”

“当然不是!我爱的是你,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你俩够了没有?”

“艾瑞克!”

“没够……干嘛?……我们又没犯法,还不让人说话了?”

“别说了……”

“不行,我想说,我还想在这里吻你呢,你辣爆了查尔斯。”

“你俩够了!”

“够了艾瑞克。”

“不够……好吧好吧,那你答应我回家以后……啊……原来你力气这么大!”

“我们可以走了吧?”

“……你们等一下……”

调查员匆匆走出审讯室,监控室里站着三个高层主管以及一个Hank,监控声讯里传出查尔斯和艾瑞克“聊天”的声音——

“这么说你是重操旧业?”

“是啊,我跟Logan说查尔斯是个斯文的大学教授,肯定不喜欢我在工具房里堆满了枪械弹药,而且你的薪水看起来很高,养我也没什么问题。”

“那干嘛要接这个活儿?”

“为你准备纪念日礼物啊!我的积蓄跟你存了联名账户,动一动你肯定知道的,就没有惊喜了!”
“你想的倒挺多。”

“你倒是藏的够深的,我觉得我得重新认识你了,查尔斯,不过你先告诉我,上周那次同学聚会……”

“是执行任务。”

“哦哦,我还以为你跟老同学旧情复燃——那上个月的临时会议?”

“是执行任务。”

“哦哦,我还以为你跑去约会……”

“你的脑子里整天装的都是什么?”

“那Hank呢?真的只是你同事?”

“他啊,他倒真的是我前任……”

查尔斯的眼睛狡黠的往监视窗这边看过来——

Hank心里一紧,忙报告道,“查尔斯的任务中没有任何违规情况,遇到艾瑞克也完全是个巧合,而艾瑞克的安保公司是完全合法的,没有必要追究责任。”

查尔斯好像已然知道Hank会为他们打掩护,打了个哈哈,继续道,“我的前任同事……我不干了,艾瑞克,以后的学术会议你都可以陪我一起参加!”

【END】


下一回合作者: @君有烈名    骰子点数:第一次六,可以到同色格子,之后是二点。




关键词【厄里斯魔镜】这是啥??接力棒给你啦,君烈君!



评论(27)
热度(167)

© pp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