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怎么那么可爱那么好?!

兴奋兴奋,24夜到印厂啦,不知道我娃生出来长啥样,啊啊啊,苍蝇搓手ing~

还像上次一样,发帖、倒数、私信地址、发货,具体时间先等我娃出产房哈。

承诺过好多人会送24夜的本子,我记得的会私信联系,我忘记的,拜托看到这篇联系我。

另外,如果你已经有了复仇、nothuman的本子,如果愿意凑一套,也联系我吧。

【EC HC】穹苍之下(吸血鬼&ABO)

突然想起这篇文!

突然决定把这篇完结掉!

突然发现账号和密码都想不起来了……

我分章先搬过来,然后回家补提纲去,补完就回来更新。


第一章

第二章(走微博)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走微博)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走微博)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我的流浪地球😭😭😭新一年贺岁档都要来了,我还沉迷于过去的一年~

【EC】七重山(寂静岭au)(24 完结)

“来吧,艾瑞克·兰谢尔,我会让你看到发生的一切……这是你应得的!”

……

他转头,透过阁楼那扇狭窄冰冷的窗子向外望去,肆虐的暴风,如众神的狂怒,那是他的愤怒,他的复仇,不需要任何证据,不需要任何审判,他挚爱的生命被残酷褫夺,他的怒火就是地狱,把每一个凄厉哀嚎的灵魂拖入深渊。

他不在乎跑来报信的镇长一家,他不在乎那些幼小稚嫩的孩子,他不在乎那些惊慌失措也不忘跑上阁楼要带他离开的忠心仆人,魔鬼留不住无辜的灵魂,待这充满罪恶的七重山在风暴的荡涤下灰飞烟灭,纯洁的人们,将回到安宁的栖息地——天堂。

他想起查尔斯……他们曾骑在马上,穿过丛林中一道道耀眼的光柱,那些记忆,宛如笼罩在圣...

【EC】七重山(寂静岭au)(23)

“查尔斯……你……总是能够找到我……”那声音里有无奈、有悲苦、有深深的渴望与眷恋,越来越低沉……越来越哽咽……“你救赎了我,我却没能力保护你……”

声音……来自身后……

面前,那卧床的病人,恐怖的伤者,他一动不动的望着查尔斯,浑浊的绿色眼眸涌出清澈的泪水……可那些眼泪,被肮脏的绷带吸纳、吞噬……

查尔斯的泪水,顺着脸颊不停的滑落,他朝他走过去,他小心翼翼的去摸那些露在外面,乌黑溃烂的指尖,微微的温热……他还活着……二百年之后……他还活着……

身后轻微的脚步声慢慢靠近,一双冰凉的手,轻轻的搭在他的肩上。

查尔斯仰起头,那也是艾瑞克,保持着他记忆里的容貌,他悲伤的双眼,正温柔的注视着他。...

【EC】七重山(寂静岭au)(22)

艾瑞克·兰谢尔站在卧室的窗前,远处的霓虹与玻璃上的水汽交叠在一起,就像一场绚丽却晦暗的梦,他多希望这一切都只是一个梦,当旭日初升,房间里洒满金色的阳光,在张开眼睛之前,他就能紧紧的拥抱躺在身边的查尔斯……

他这样想了几个月,梦也做了几个月……

他醒不过来,却偏偏只能在梦里看到那双迷人的蓝色眼眸,看到查尔斯在对着他笑。

你在哪儿啊,查尔斯,你究竟去哪儿了?

他们在上山的小路边找到查尔斯的车,可车上的人早已不知所踪,沿路的监控、山上的护林工,他们一遍遍的查看,一次次的询问,可没人见过那个俊美的蓝眼睛年轻人。

德朗先生叫上几个童年的好友,陪他一起进了山……他们踩着湿滑泥泞的山...

【EC】七重山(寂静岭au)(21)

艾瑞克·兰谢尔坐在城堡二楼的阳台上,越过眼前的乌木栏杆极目远眺,在黛色的山峦间,正缓缓汇聚、堆叠起层层黑云,仿佛静谧深邃的海面上,一艘阴森诡异的无人鬼船,正朝着七重山小镇的上空慢慢驶来。

如果是以往……他的心情大概也会随着这将到未到的坏天气而阴沉起来。

可是,此刻,他很平静,他的心脏沉稳有力的在胸口里跳动着,他望向远方的眼眸里,有种温暖的笑意。

他的医生……他的爱人,查尔斯·泽维尔,正依偎在他的身边,头枕在他的肩上,已经睡着了。

查尔斯太累了……今天早上他才把他从村民的家里接回来,可是查尔斯不想上床,他想跟艾瑞克坐在阳台上,吹吹风、聊聊天……他说,一个晚上不...

【EC】七重山(寂静岭au)(20)

查尔斯推开车门,探出半个身子……

艾瑞克·兰谢尔从马背上跳下来,径直朝他走过来——

“泽维尔医生,已经很晚了,明天再走不行吗?”

查尔斯拼命摇头,哪知艾瑞克一伸手,拉住了他的手,他笑的优雅又轻松,让查尔斯一阵慌张……

艾瑞克稍稍用力,查尔斯只能顺从的从车上跳下来,沉默无语,又尴尬万分的站在他对面。艾瑞克看着他的眼睛,低声问他,“是不是应该把话说清楚再走?”

查尔斯不敢与他视线相对——

他是来看笑话的?他是来嘲弄他的?还是……他真的什么都不懂?

查尔斯咬紧嘴唇,嗫嚅着,“对……对不起……我很抱歉,做了那样的事,却一走了之……我应该跟你道歉……”

“查尔斯……”——天...

【EC】七重山(寂静岭au)(十九)

开会好无聊,哇哇,还好脑袋里有ec陪着我。

——————

直到最后一束阳光消失在天边,潮湿的雾气贴在草木间浮动,他们才回到城堡。

晚上,查尔斯躺在客房的床上辗转反侧,他一直在想,那之后他们谈论了什么?他记不清楚了,他只记得艾瑞克·兰谢尔眼眸里的星光,就那样低着头,专注的看他、听他讲话。

夜色侵入他的头脑、他的心,他的信念——就像沉入大海的阳光,逐渐式微。查尔斯拉开被子,坐在柔软的毛毯里,慢慢的收起双腿,抱紧膝盖……把自己缩成一个小小的团。

做人很烦……明知道会痛苦,明知道不可能,偏偏就要一脚踏进去。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

一夜无眠的查尔斯,直到窗外天光发白才...

【EC】七重山(寂静岭au)(十八)

墓园虽然不大,但想清理出来,不是区区两个人就能做到的。不过,无论是这里的主人艾瑞克·兰谢尔,还是他的医生查尔斯·泽维尔,他们的目的也不是要把这里恢复到原来的模样……至少,今天不是。

艾瑞克拍着手上的尘土,跟查尔斯一起退到了窗台前,他们并肩站在那里,看着一起工作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的成果。更多的墓碑,或古老斑驳的,或特立独行的;更多的名字,或熟悉的,或从未见过的;更多的墓志铭,或简短精辟的,或娓娓道来的,从杂草丛生的庭院深处,显露出来。

就像查尔斯说的,他们逝去了,他们却还在,透过一点一滴的线索,把他们的生命延伸到活人的世界。查尔斯和艾瑞克的手,曾拂过那些冰凉潮湿的...

1 / 10

© pp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