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玩的事

喵喵查和他的降魔少年万(就这一发 大坑慎入)

今天整理文件夹,突然找到这篇文,凑不要脸的说,这是我能写出来带萌感的唯一一篇啦,贴出来给大家看着玩儿吧,当时为了好玩儿,也没有提纲,是个不会再填的未完深坑,所以谨慎进入哈!


直接复制的,标点hou乱。


————————

(一)

Erik的养父对他说过,在外面不要乱捡东西,你体质特殊,捡来的东西可能要了你的命。

但Erik怎么看,怎么觉得面前这个蓝眼睛美少年不像会要自己命的东西。

“我不 是 东西,Erik Lensherr!”

Erik忍着笑,问他,“不是 东 西,那是什么?”

“我是天使!见过没?天使!”

Erik回答,“没见过!”

少年顿了顿,嘀咕了一句,“没见过就好。”

Erik哦了一声,转身回家。

“喂!”少年拦住他,“你难道不想把天使带回家吗?”

“养父不让我养宠物。”Erik继续往前走。

少年追上他,一脚踢在Erik的屁股上,“狗屁,你们人类才是宠物,我是天使,听不懂吗?”

Erik回头,“随便你,我要回家。”

“带我一起回!”少年理直气壮,站在Erik面前,堵住前面的路。

“我家穷,养不起天使。”

“不用你养,我不吃饭。”

“我家地方小,没你睡觉的地儿。”

“我瘦,跟你挤一挤。”

“养父会让我把你扔了。”

“你跟他说我是你的守护天使。”

“……他不会信。”

“你杀毒灵蛇妖的时候,他怎么就信了?”

Erik瞠目结舌的看着少年……

“你怎么知道……”

“你身负使命,上帝派我来帮你啊!”

“……”

“你是白痴吗?Erik Lensherr……”

“不是……”

“我看是……不是就带我回家!”

“随便你。”

(二)

“你不是不吃饭吗?”Erik看着少年四仰八叉的躺在自己的下铺,眯着眼睛拍着肚子。

“别你你的,我有名字的。”

“你说你不吃饭,我才捡你回来的。”

“我有名字……”水蓝水蓝的大眼睛凑到面前,吓了Erik一跳。

“你别靠我那么近。”

“我又不会吃了你,怕什么?”

Erik想起对方刚才在饭桌上吃下半条烤羊腿,两大碗肉酱意面,一个脆皮猪肘,以及一盆蔬菜沙拉……

“我怀疑。”

“我又不是狼人。”

“狼人也没你吃的多。”

“滚!”

“天使说脏话吗?”

“天使爱说什么说什么,你怎么那么多废话?”

“那不说了,睡觉。”

一个小时以后,Erik蹑手蹑脚的从上铺跳下来……

在他下铺的床上,一只通体雪白的猫咪,蜷成一团,雪球一样,睡的正香。

Erik微笑,“就知道你睡着以后会现原形,原来是只猫妖。”

猫咪太可爱,他忍不住伸手轻轻抚摸着对方耳朵中间的一撮软毛……

“我知道你的名字,我一直都知道,你叫Charles……Charles Xavier……”

(三)

第二天早餐,以守护天使身份自居的Charles正襟危坐,严肃的望着对面的Erik。

“我觉得有些话必须得问清楚。”

Erik喝了一口燕麦粥,“说吧。”

“你养父养母人都不错。”

Erik翻白眼,“废话,你吃那么多,他们居然不赶你走。”

“我守护你,需要体力的。”

“行吧!随便你,你到底想问什么?”

“昨天的晚餐是谁做的?”

“我养父。”

“今天的早餐呢?”

“我养母。”

“你养母做饭怎么这么难吃,我吃不下。”

“那就饿着。”

Erik的养母微笑着走过来,“在聊什么?”

“他问我早饭是谁做的?”Erik冲Charles挤眼睛,说啊,说实话啊,让我父母把你赶出去。

“是我做的,觉得怎么样?”

“真的是您做的!”Charles露出甜甜的笑容,“我说怎么这么好吃呢!”他举起碗,把燕麦粥喝了个精光。

(四)

“Charles……Charles……”Erik站在后面一直拍Charles的肩膀。

“你能不能安静点儿,鱼都被你吓跑了!”

“跑不了,这是我家鱼塘。”

Charles转过脸,龇着牙齿,瞪着他,“我是说,他们都被吓的沉底儿了!”

“你这么爱看鱼,不会是只猫吧?”

“呸!你才是猫,你们全家都是猫。”

“那你这么兴奋干嘛?”

“我哪里兴奋了?”

“那这是什么?”Erik无所谓的看着捏在自己手里,一根毛茸茸雪白白的大尾巴,尾巴梢还在灵活的扭来扭去……

Charles刷的一下,脸红了……

“是……翅膀……”

“你是以为我没见过翅膀吗?”

“天使的翅膀就是这样的!跟你家农场里那些大鹅可不一样!”

“话说,我养父说,昨晚农场里丢了一只鹅……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Charles砸吧了一下嘴唇,坚定的说,“没有!”

Erik眼看着自己手里的大尾巴,哧溜一下消失了,“大概是我看走眼了……”他默默的想,“他不是猫妖…………他是只黄鼠狼!”

(五)

月圆之夜

“Erik……”下铺传来虚弱、颤抖的声音。

“又怎么了?”

“今天晚上一起睡吧。”

“不要,我不要抱着男的睡觉。”

“……你想什么呢?今天晚上这么冷,两个人挤挤暖和点。”

“今天晚上的气温是28摄氏度。”

“……我发烧了!”

“不要传染我!”

“发烧不传染!”

“……Charles……”

“啊?”

“你不会是害怕狼人吧?”

“我堂堂天使,怎么会怕那些邪门歪道的东西!”

“对对对,你是我的守护天使嘛!”

“就是的!”

“那今天是月圆之夜,你也知道,我的体质比较容易吸引那些东西……”

“Erik……别说了……”

“你怎么发抖了?”

“我害怕!我害怕,我承认还不行吗!我就是害怕狼人……哇……”Charles嚎啕大哭……

一分钟以后,他被抱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耳边略带笑意的声音,“害怕就说啊,逞什么强?”

毛绒绒的脑袋拱进Erik的颈窝,边抽噎边嘴硬,“我是天使,你的守护天使,真的!”

“行了,知道了!”他轻拍他的后背。

一刻钟以后,胳膊上的重量消失了,一只猫咪,小脑袋紧紧贴着他的脸颊,柔软的小爪子搭在他的脖子上,眯起的眼睛里透着微蓝的光。

“傻瓜……”Erik亲亲他的额头,“早就知道你怕狼人,本来就打算抱着你睡嘛!”

(六)

“Erik,今天跟我去书店。”

“干嘛?”

“我想多了解一下你们人类的想法,跟我去买书!”

“你自己去,我还有事。”

“跟我去!”

“你自己去!”

水汪汪的蓝眼睛——瞪——“我没钱,我不认识路,我会丢,我会找不到你,你也找不到我!”

“……走吧……”

……

“Erik!不要走那么快!!”气喘吁吁猫——Charles,边跳边蹦追上去。

“我没有,是你走太慢!”

“我都用跑的了!”

“哦……”

“哦什么?”

坏坏滴往下半身瞄,——“你腿短……”

“……我咬死你!”

……

书店银台,Erik看着Charles一手提一摞书,哼哧哼哧滴走过来——

“买这么多?看得完吗?”

“这摞是我的——”

Erik一本本看过去——

“人性的弱点,理解人性,乌合之众,人生的智慧,查拉图斯特拉,精神分析……”

“这摞是给你的——”

Erik一本本看过去——

Erik一口咖啡喷在Charles脸上——

“论猫奴的养成、养猫人的二十条军规、猫粮的5000种做法、怎样取悦你的猫主子、多愁善感的猫、读懂猫的九万种暗示、猫咪抑郁症的治疗方法、科学饲猫、猫的进化论……”

Erik咆哮,“我干嘛看这个,我又不养猫!”

“迟早要养的!快结账!我饿了!”

“迟早我也不会养啊!你不是不吃饭的吗?”

“干嘛不养,猫咪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动物!我平时不吃,但饿了就要吃啊。”

“我养来干嘛,又不能宰了卖钱!我怎么没见过你不饿的时候?”

“我说要养就要养……”危险的眯起眼睛——瞪——“因为你没有喂饱我啊!你太失败了!”

“我最失败的是把你带回家……”危险的眯起眼睛——回瞪——“我要养,就养一大群!”

“只能养一只!”

“你管我?!”

“只能养一只!你怎么这么磨叽,赶紧结账!吃饭去……”

“我可以把你放回昨天的地方,让别人捡走你吗?”

“晚了。”

“……”

“别磨蹭,我饿了!”

(七)怕狼的Charles喵终遇狼

下午,Lensherr家的门铃响了——

Lensherr大爷在后面农场里喂猪中……

Lensherr大妈在后面农场里赶鸭中……

Lensherr少庄主在后面农场里边磨刀边碎碎念早就该听爸妈的话不能乱捡东西,东西捡回来又还不回去,砸在手里糟心了吧,让你心软,让你手欠,家里眼瞅着被一只喵坐吃山空,成精真是太可怕太祸国殃民了,赶紧磨刀杀妖怪吧,世间留此一只就足够了……

Charles喵放下手里的书,放下手里的红茶,放下叼在嘴里的蛋糕,放下怀里的烤鸡翅,挪开脚边的蜂蜜果酱,起身去开门。

五秒钟的寂静无声——

一声尖锐、恐惧、惊悚、声嘶力竭、惊天动地、舍生忘死的——“喵”——响彻小镇碧蓝碧蓝的天空……

三十秒钟以后,Erik看到惊慌失措的Charles,拖着一根炸了毛的雪白尾巴——不对,是天使的翅膀——出现在他面前。

“狼……有狼……门口有一只狼……”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Charles身后,“Hi,Erik……”他在Charles的肩膀上方挥手,“你哪儿搞来这么漂亮的猫妖?”

“Hi,Logan。”

Charles的尾巴炸到不能再炸,一根根绒毛像钢针一样站起来,“狼……你们认识?……”他咬牙,“你他喵的才是猫,你们全家都是猫……”他犬齿竖在嘴唇外面,“让他从我身后走开……Erik……”

Charles喵拖着尾巴晕倒,正好倒在嗷嗷恐怖的狼叔叔身上。

Erik凌厉的眼神——瞪——向狼叔叔伸手——

“把他给我。”

狼叔叔抱着Charles喵,摆手,“不要,这么好玩儿,让我玩儿会儿。”

“他死沉死沉的,给我抱。”

狼叔叔歪脑袋,看着匍匐在自己单只手掌的软喵喵,“不沉啊。”

“……”

(八)Charles是啥味儿的?

是夜,Charles撑得睡不着,他给Erik读诗——

“月啊~~~漆黑漆黑的~~~~”

“闭嘴,Charles……”

“风啊~~~~老高老高的~~~~~”

“……”

“夜啊~~~~~~~啊~~~~”一个枕头砸在脸上……

“Erik……”潋滟的蓝眼睛近在咫尺,雪白的爪子扒在床栏上。

Erik坏笑……戳他的爪子,“……这是啥,天使大人?”

“……”某喵大惊失色——镇定思考——若无其事,小粉舌头舔舔爪子,“——你傻吗?是棉花糖呀。”

“……甜不甜?”

“当然,甜的发腻。”得意洋洋的伸舌头给对方看,粉嘟嘟软绵绵。

“那给我尝尝……”人畜无伤、优雅从容、正人君子的微笑。

“……”颤巍巍的伸爪子过去……“你不要咬啊,舔舔就好……”

Erik细细的含住,轻轻的咬……

“甜吗?”生怕暴露身份的天使喵问。

“甜……真甜……”生生把嘴巴里的两根猫毛咽进肚子里……

“Erik……”守护天使喵锲而不舍的继续追问。

“干嘛?”

“你过来,闻闻我的脸。”

“神经病啊,闻你脸干嘛?”

“你说我的脸是猪肉大葱味儿的,还是韭菜鸡蛋味儿的?”

“你胡说什么呢?”

“Logan为什么说我是包子脸?是不是狼的嗅觉比较好?”

“……”

(九)Charles你娘家人来了……哎?你娘家人怎么又跑了?

居住在森林里的野猫喜欢自行猎食新鲜的食物,城市里的家猫更喜欢妙鲜包多一些,而作为猫中翘楚,最为罕见的品类——猫妖——则喜欢每天早晨在自家(Erik家)的农场里寻觅新鲜的食材,与烹饪比起来,Charles喵认为,更重要的还是囤积,因为他吃的太多,人类有句话说的非常到位——饥不择食,但如果食材丰富,例如他所“守护”的Erik一家,在当地俨然富农,他可以对色香味做进一步的要求和指导……

这天,Charles守护天使大人亲临农场后院指导Lensherr大爷和Lensherr大妈工作。

外面传来门铃声——

鉴于上次受到惊吓的Charles连续一个礼拜都在掉毛,Erik少庄主决定自己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戴着眼镜,蓝色眼眸的棕发少年——

“你好……”少年彬彬有礼的说——“我叫Hank,是Charles的远房大表哥。”

是夜,远房大表哥留宿,Charles很兴奋,表示可以共享一床,Erik反对,把远房大表哥赶去客房。

第二天,门铃再响——

Erik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一身黑衣,深棕色头发的蓝眸少年——

“你好……”少年冷酷的说——“我叫Scott,是Charles的远远房大表哥。”

是夜,Chalres与远房大表哥、远远房大表哥相谈甚欢,凌晨,被Erik已再不睡又得多加一餐的理由拎回自家卧室……

第三天,门铃复又响——

Erik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一身红衣,浅蓝眼睛,金色头发的少年——

Erik轻车熟路,淡定问道,“让我猜猜……你是Charles的远远远房大表哥?”

“nop……”少年拽拽的说——“其实我是来找我远房大表哥Scott的,我是Charles的远远房二表哥。”

“……”

深夜,一个黑影,小(gui)心(gui)翼(sui)翼(sui)的从上铺爬下来,下铺软绵绵的被子上睡着软绵绵的Charles喵,黑影把喵捧在掌心里——

Erik皱眉——

“又重了两斤,太特么能吃了。”

门外轻微响动,Erik推门而出——

三双金眸,虎视眈眈的瞪着他——

Erik摊开掌心,一道光闪过,突然又暗下来——

他略有所悟的问道——

“难道是三位远房大表哥?”

银底黑斑大豹猫对着旁边的椅子傲然点头,被身边俊美不凡的黑豹啪的一爪子拍在脸上,是远远房大表哥Scott的声音——

“傻子,他在这边呢!真不知道一只豹猫是怎么把自己搞近视的!饿死你都不多。”

豹猫愤然回击,一爪子把后面的金钱豹鼻梁挠出一道血痕,金钱豹捂着鼻子泫然欲泣——

“我大表哥打你,你挠我作甚?”

Erik冷眼旁观——

三只大猫——哦,不对,是三只大型猫科动物变回人形,昂头挺胸俾睨天下——清高孤傲本就是族群属性,在这个区区人类面前万万不能失了体面——

只是形容略有瑕疵,

Hank一枚眼眶乌黑,看出眼痛鼻酸,吸溜着鼻涕强忍……

Alex鼻梁红肿,眼眶里都是泪花——

Scott还好,但Hank和Alex都在瞪他,三位远方亲戚气氛尴尬。

Erik嘴角抽搐,憋不住笑。

“那么……”他问,“各位表哥来我这个小农庄,肯定是有事?”

“有事!”Hank气咻咻的回答。

Erik双手插兜,站定再问,

“什么事?”

三只大猫同时开口,又同时闭嘴……

Hank眯着眼睛,舔舔爪子,对Scott语重心长的说,

“我来给你讲……”

Scott顺手帮他把眼镜戴上——

Hank转过头,对Erik语重心长的说,

“我来给你讲……”

“……”

“这件事要从二百五十年前开始说……”

Erik想了想,决定坐着听。

Hank想了想,决定坐着讲。

Scott和Alex没想就坐下了。

“二百五十年前,有一只孤苦无依聪明可爱的白毛蓝眸小猫咪……”

Erik摆摆手,“你直接说Charles就行了。”

Hank瞪他一眼,从善如流的改口说,“二百五十年前,Charles还是一只孤苦无依聪明可爱的白毛蓝眸小猫咪……”

Erik托腮望天。

“你应该懂,Erik,成仙之路是相当痛苦的,忍饥挨饿不谈,孤独寂寞不说,只是说那雷劈渡劫就已经很可怕了!”

Erik动容,心疼……“……Charles他……”

Hank舔舔嘴唇——“这些他都没经历过,他吃得香睡得好,没渡过劫……”

“那你刚刚说的是啥?”

“我只是先说一下普遍现象,做个铺垫。”

“……”

“二百五十年前,森林里有一条巨蟒,渡劫成蛟,飞升之前,想着以后只能云里来气里去,再触不到水,心里不舍,打算先游个泳再上天……结果得意忘形,一不小心,溺水而亡……”

Erik心道,“溺水而亡的蛟……这厮就算顺利飞升,估计用不了多久也会挂的很难看。”

Hank继续讲,“上天其实也没想到它会挂掉,看它迟迟不来报道,以为天雷劈歪了,索性又在它的尸身上劈了两劈,直劈的它里焦外嫩,骨肉酥香……我是说,把它给劈烂了……”

Erik瘪嘴——“真够惨的……”

“这巨蟒的尸体被河里的鱼分而食之,连它辛苦炼成的内丹都被一条鲤鱼给吞了……”

Erik隐隐猜到后面的事……

只听Hank说道,“这条鲤鱼又被Charles机缘巧合给吞了……”

Erik心道,“果然!傻喵有傻福。”

“我这个孤苦无依聪明可爱的白毛蓝眸远房小表弟因为少了修炼这一环,所以即便吞了内丹,也成不了仙,只能勉强算个妖……”

Erik翻个白眼,懒得再说话。

Hank颇为骄傲的一甩头,说,“Charles虽然嘴馋猫懒,但他的身份认同感还是很强的,他只花了一个小时,就默认了自己妖的身份,并为自己树立了非常靠谱的妖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Erik知道他与这群非我族类很难在三观和逻辑上取得一致,他不说话,只听。

“他决定出世!找个山头,干一番大事!”

Hank环视众人,一副“我表弟为妖精代言,我为我表弟代言,我骄傲”的样子。

Erik用手拼命的搓自己的脸,愁死他算了。

“当然,他那时候年纪还小,不太懂事,找错了山头,跟错了大王……”Hank尴尬的与Scott、Alex对视……三个人都默默的想起,那天他们找到Charles的时候,丫身上画了一道道的黄黑色迷彩,雄赳赳气昂昂的跟在一群浣熊后面要去山下村子里打家劫舍欺男霸女,三个人相视无语,一致决定把这一段略去不讲。

“我们几个表哥觉得Charles不太适合在妖精堆儿里混,强令他修炼一百年,修出人形,打入人类队伍中。”

Erik伸手扶额,这个学业规划和人生方向恐怕并不适合Charles。

果然,Hank说,“其实……一开始还算可以,但Charles一睡觉或者晕倒就现原形……怎么搞都不行,他自己还不知道,我们怕他伤心,又不好跟他直说……只好把他拎回山里再想出路……这一想,又过了一百五十年……”

Erik双手抱在胸前,似笑非笑,“那么你们的结论是……”

Hank说——“把Charles放在一个不是人、不是妖、不是仙、不是神的……管他什么东西的身边……”

Erik眯起眼睛,慈祥的问,“那个东西就是我?”

Hank为Erik的机智鼓掌——“对对对。”

“……”

Erik叹了口气,悠悠说道,“我还以为是Charles记得我们前世……”

三只大猫闻言,突然眼眸变色,金色取代蓝色,脑袋两边的耳朵咻的消失不见,变成六对儿竖在脑袋顶上的小尖耳朵,毛茸茸直挺挺……

Hank手掌一伸,向Erik比了个稍等的手势……

两分钟以后——

三只竖着耳朵,立着眼睛半人半猫的生物围坐在饭桌前,每人面前摆着几对酱鸡爪。

Hank说,“你可以开始讲了!”

Erik疑惑——

Alex用关爱残障人士的眼神望了他一眼,说,“你四不四sa?听八卦怎能没有毛嗑?”

“……”

Erik正要开口,突然一阵阴风吹过……

一人三大猫机敏回头,只见厨房的窗子开着,一人形黑影矗立墙边。

“Logan?!”非人非妖非仙非神的东西诧异开口。

“狼?”三只大猫嚎叫一声,迅速幻化原型。

“猫?……老虎?……我擦……豹子?”狼叔叔大叫。

基因(遗传因子)是产生一条多肽链或功能RNA所需的全部核苷酸序列。基因支持着生命的基本构造和性能。储存着生命的种族、血型、孕育、生长、凋亡等过程的全部信息。——以上,来自百度百科——

在野性的召唤、基因的影响、世俗的观念、约定俗成的自然法则的鼓动下——

三只表哥凶悍的龇着雪白锋利的牙齿冲Logan咆哮了一声,然后转身,一溜烟的跑掉了……

Logan幻化为狼,嘶吼一声,一溜烟追了出去……

闻声出来,懵懵懂懂,还没来得及变回人形的Charles小白喵,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两只大表哥、一只二表哥被一匹狼追杀出去,顾不上害怕,也蹭的一下,蹿出门去……

一只豹猫,一只黑豹,一只金钱豹,一匹狼,一只……呃……小白猫在镇子上狂奔而过,嗅到味道的狗骚动起来,顷刻间,全镇子五十多条野狗闻风而动,狂吠着也追了出去……

Erik甩开两条长腿,也追了出去。

但他不着急,因为他深知这样一个道理——

小短腿跑不快——也跑不远——

果然,差不多二十分钟以后,他在镇子边缘的小河边找到了被狗咬伤的Charles。

万幸,万幸,两件事——

第一件,伤口不深,可能包扎都可以免了。

第二件,Erik觉得这件事妙不可言……变回人形的Charles喵,没穿衣服……就这样赤糯糯滴睁大眼睛,坐在地上,望着他……眼睛蓝的好像洒满星星的天空。

“有没有受伤!”

Erik板着他的肩膀,全身上下的看——

——嗯!雪白软糯的,没瑕疵……——

“你怎么不穿件衣服就跑出来,感冒了咋办?!……让我摸摸脑门儿!”

Charles脑袋伸过来,让他摸——

“嗯,我摸摸脖子热不热?”

Charles偏过脑袋,让他摸——

“嗯,我摸摸胸脯凉不凉?”

Charles挺挺胸膛,凑到他的手掌里——

“嗯,我摸摸……”

“Erik,你是不是热啊,你脑袋顶上咋这么汗?”

“呃……喏……我的外套给你,赶紧披上!”

“Erik,我表哥可咋办啊?”

“放心吧,Logan是条心里有数的狼,不会伤害他们。”

“Erik,我表哥他们跑哪儿去了?”

Erik掐指一算——

“嗯……应该已经跑出州界了……”

“……”

(十)Charles猫打疫苗

Charles喵被狗咬,作为主人的Erik Lensherr决定负责任,带他去打疫苗——

“狂犬病很痛苦的,一定要去打疫苗!”

顽强的抱紧大树杈——

“我不!”

“乖!好孩子都不怕打针。”Erik仰头,从树叶缝隙里找到亮晶晶的蓝眼睛。

“我不!”

“Charles,你给我从树上下来!”

“有本事你上来!”

“你以为我上不去是吗?”

“……我不要打针!……Erik……你拿电锯干嘛?”

“下来!去打针!”电锯嗡嗡作响……

“我不要!!我不会得狂犬病……”开始向四周瞄,准备弹到对面的屋顶去……

“……你打一针,我让你大叔做一个礼拜的红烧鱼!”

“……真的?”眼睛贼亮贼亮的!!

“当然!”

“一天五条!连续七天?”

“……一天五条”——撑死你算了——

Charles麻溜利索的从树上跳下来——

……

镇医院,登记处——

护士问少年模样的Charles喵,

“多大?”

“二百五十五。”

“多大?”护士戳戳耳朵,再问一次。

“二十!”Erik私心满满的回答。

护士登记,笑眯眯的说,

“看起来好像没成年。”

Erik想起昨晚河边赤糯糯的喵,嘀咕道,

“他成年了。”

“拜托你们帮个忙好不好?”护士亲切的问。

“什么?”Charles喵最喜欢帮助人。

“今天镇属小学二年级集体打疫苗,能不能去给孩子们做个示范,让他们知道其实打针不怎么疼的。”

“没问题!”Charles喵最喜欢给人做榜样。

Charles和Erik走进大厅,六七十个孩子齐刷刷排着队,一脸恐惧的等着打疫苗——

“你们看这个漂亮哥哥多勇敢!”护士阿姨和蔼的说。

Charles喵兴高采烈的挥手致意——

Erik觉得脑仁疼……

Charles撸起左胳膊的袖子,演技略微浮夸——

孩子们翘首观望——

护士抽出针筒……装好针头……

Charles的右手摸上Erik的膝盖……

护士挤出针管里的空气……弹弹针头……

Erik的大腿被Charles捏的生疼……

针尖指向Charles纤细雪白的手臂……

扎下去……

Charles皱皱鼻子……哇的一声嚎啕大哭……

一屋子的孩子震惊三秒钟——

哭成一片……

(十一)Charles喵与塞壬

Erik天赋异禀,体质异于常人……

“你是远古造化秘境之初,融入千丈人间万古汪洋的一滴血……”Charles掩卷遐思,低头沉吟……

“说人话。”Erik一边抡圆了胳膊砍柴火,一边对蹲在门口啃鸡腿的Charles说。

“我在想你究竟是什么来历,怎么这么容易招怪物,就像一滴血就能招来鲨鱼群?”Charles托腮思考。

Erik拍拍手,坐在他身边,宠溺十分,甜度十分的笑——

“那你想到了吗?”

Charles眼睛亮晶晶的猛点头——

“是什么?”

“猪笼草!”

“……”

Erik去后院五分钟,回来看到大尾巴狼叔叔正在调戏良家软喵——

“你不要怕我啊,我是好狼。”

Charles大尾巴笔直的竖在身后,炸的好像鸡毛掸子——

Erik冲过去,把Charles护在身后——

“去去去,别欺负Charles。”

Charles感激的抱Erik大腿——

Erik愤愤的说——

“把他吓的直掉毛,你知道有多难打扫吗?!”

“G~U~N你的Erik!”

……

Charles和狼叔叔隔着八丈远——

Charles小心翼翼的问,“我远房大表哥、我远远房大表哥和我远远房二表哥呢?”

Logan垂头丧气的说,“没追上……”

Charles傲娇的甩尾巴,“他们可棒了,每次逃命都跑的老快了。”

“……”

“Charles……”Logan低声下气的小步往前挪,“我能不能靠你近一点?”

“不行!”

“你看,我回来的路上给你带了特产?”

眼冒蓝光,凑鼻子上去——

“是啥?”

“巧克力,瑞士莲的!”

“……嗯……那你过来一点点,把巧克力扔过来……”

“你看我这儿还有。”再靠近一步……

“是啥?”

“威化!Knopper的!”

“嗯嗯,拿过来拿过来!”

“你看,我这儿还有!”靠过去……吸一口……好香的喵……

“是啥是啥?”

“牛肉干!内蒙古的!”

“喂到我嘴里,快快!”

Logan挨着Charles的身边坐,趁机摸摸小脸蛋儿,Q弹软糯滴……

……

第二天,Logan再去农场——

Charles委委屈屈的蹲在树荫底下,用小木棍画圈圈……

“Charles?”Logan背着一兜子零食跟他打招呼。

Charles抬起头……露出挂在脖子上的小牌牌……

Erik的字迹——

“拉肚子中,禁止投喂。”

……

夜里,Erik卧室,

双层铺在摇……晃……晃……摇……

Erik探头看下去——

“Charles,你在干什么?”

Charles在被窝里拱啊拱,露出棕色的小毛卷——露出光光亮亮的小脑门儿——露出一双灯泡一样反光的猫眼……

“我睡不着。”

“……你白天睡太多好吗?睡不着也不要动,我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给我唱个摇篮曲。”

“……不会……”

“那随便唱点什么。”

……安静……

空中传来悠扬的,缥缈的,令人心旌摇曳的歌声……

“是你吗?Erik?”

“你分不出男女吗?这明明是个女……卧槽……是塞壬……”Erik翻身下床,钻进洗漱间。

“塞壬?就是传说里的海妖?”Charles在外面问。

“是的!”

“你会杀掉她?”

“当然,不杀掉她,她会害死很多人。”

“Erik你在里面做什么?”

“换装备!”

“带上我一起吧。”

“海里的东西不是都能吃的,Charles,况且你还在拉肚子。”

“……我才不想吃海妖,我想看看她们是啥样子的。”

“很危险!”

“……那我再考虑考虑……”

……五分钟以后……

Charles举起雪白的爪子挠门——

“Erik,你还有多久啊!”

“快了,快了!”

“再不出来,就看不到海妖了!”

“……来了……”

洗漱间的小门大开,Erik从里面走出来——光芒如水银泻地,闪的Charles睁不开眼睛……乌黑的皮夹,乌黑的披风,胸口有链甲隐隐泛着金光,腰部束紧,勾勒的臀翘腿直,长靴及膝,精致修身的长衣外套,下摆在他的脚踝上方微微摆动……

“你帅翻了Erik!!”Charles花痴脸——

“Charles……”Charles喜欢听Erik叫自己的名字,自己的名字在他嘴里怎么就那么好听呢?

Erik帮Charles擦擦嘴角的口水,“你控制一下你自己……”

“哦……那么Erik,这身衣服是你们猎魔人的战衣!!”

“呃……不是,是我养父养母做的!”

“那一定是你的护身符喽!穿上这身衣服百毒不侵?”

“呃……也不是,有几次来不及换,我就穿着耐克去杀妖了……”

“那为什么一定要花这么长时间换衣服呢?”

“……因为帅啊……”

“……知道了……我们走吧……”

“等一等。”

“带上武器?”Charles喵双眼闪光。

“不是,我把里面的射灯关了……费电……”

“……神经病啊,你在洗漱间里装射灯干嘛?”

……

评论(22)
热度(100)

© pp夫人 | Powered by LOFTER